陆枫收起了内疚的心情,正色道:“忆雪,你喜欢练武吗?”

    “当然啦,我最爱父亲你说的仗剑走天涯的侠客呢,对了,现在我也有自己的剑了,我是不是也是一名侠客了,虽然不强大,但也能算半个江湖中人了吧。”

    陆枫看着陆忆雪一脸严肃的样子,不禁笑了笑,还是个单纯的孩子啊。

    “练武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江湖也不是你所玩过的过家家那么简单,忆雪,你要记住江湖险恶,人心难测。决定权在你自己手上,你若是不喜欢练武,做个普通人在这乡野悠闲的生活我也会支持你的,有时候简单平凡才是幸福。”

    陆忆雪听了陆枫的话后便陷入了沉思,眉头微皱,因为江湖并不像他自己想象那样的简单,对啊,人心难测,不是每个人都和二狗子虎妞他们一样单纯的,自己还只是困在这小乡村的井底之蛙。

    在他纠结是继续在这小乡村简单平凡的生活还是习武去江湖闯荡一番的时候,手中寒铁剑却发生了异变,寒铁剑挣脱开陆忆雪的手,漂浮在空中,在月光下散发出丝丝寒气,寒气包围着陆忆雪一人。

    陆枫见此异变,立刻奋不顾身扑了上去想护住陆忆雪,生怕他被寒气所伤,不料却被一层薄冰给阻挡在外,不论他怎么使劲都没能破开这层屏障。

    小小的院子里飘起了雪花,在这炎热的七月真是个不可思议的迹象。

    陆枫在屏障外不停地敲打着,边敲打边呼喊“忆雪,忆雪,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可陆忆雪却丝毫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他痴迷的望着眼前的剑,他仿佛看了满天的飞雪,仿佛听到了刺骨的寒风在耳边呼啸而过,自己就像突然身处冰雪世界一样,远远的他看到两道身影,无形的引力拉动着画面,模糊的身影只让他看到了一男一女的身影,男子倒在女子身前的雪地里,不对,是三人,婴儿哇哇的大哭声响起。

    画面一转,只见女子手中出现一把宝剑,剑身洁白如玉,丝丝寒气围绕着剑身,就像龙的吐息一般。慢慢的,从剑柄开始,仿佛被腐蚀一般,整把宝剑变成了黝黑的寒铁剑。女子缓缓的蹲下了身子,把剑留在了婴儿的身旁,随后起身望向了陆忆雪。仿佛想表达什么。

    陆忆雪努力的往前飞奔,努力的想看清女子的脸,他心里知道,虽然这么多年他都没问过父亲关于母亲的事情,装作一副懂事的样子,但哪个孩子不想娘,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有母亲的疼爱自己也想着有朝一日母亲能回来,自己也能像别的小孩一样在母亲的怀里撒娇闹脾气,听着母亲慈祥的唠叨。

    “别走,等等我。”陆忆雪一边奔跑着一边呼喊道。

    他有一种感觉,这就是他从未见过面的母亲,他努力想看清她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他努力追寻着,画面却越离他远去。

    女子回头望着他,仿佛充满了不舍,她的泪花在这风雪中晶莹剔透,化作朵朵冰莲飘向了他。

    他伸手一握,很凉。

    掌心冰凉的感觉令他大脑清醒了起来,陆忆雪缓缓的睁开双眼,周围的景象恢复如初,猛烈的风雪已不在,女子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手中还留有那朵冰莲,但冰莲也一闪即逝消失在他的手心。

    “忆雪,忆雪,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下去了,忆雪回答我啊!”

    陆忆雪听到了父亲呼唤,这才恍然,自己这是怎么了,刚才自己好像是被这寒铁剑所吸引,然后就看见了一副朦胧的幻影,那女子最后依依不舍的离去,这剑是母亲留下的,那朦胧的女子应该就是母亲吧,真可惜,最后还是没看清母亲的面容。

    陆忆雪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被一层寒气所包围,父亲被寒气所隔绝在外,自己面前的寒铁剑还漂浮在半空中散发着丝丝寒气。

    陆忆雪伸手一握便把剑握如手中,剑一入手便恢复了普通寒铁剑的样子,再也没有寒气所散发,平静的躺在陆忆雪手中,包围着陆忆雪的寒气也随之飘散,夜空中的月儿依旧明亮,草丛中的蟋蟀声音唧唧唧的响着,一切归于平淡,仿佛刚才只是梦一场,什么都没发生过。除了地上和树叶上薄薄的一层冰霜证明了刚才发生的异变并不是梦。

    “忆雪,忆雪,你没事吧。”陆枫急忙的走上前,拉着陆忆雪的手臂看了又看,生怕陆忆雪被这寒气所伤。

    “爹,我没事。”陆忆雪脑海中还回想着刚才所看见的画面,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

    陆枫看着陆忆雪这幅样子,难免心里有些担心,“你怎么了呢?这异变是怎么回事,这突然的变化吓坏我了,我可不想你受到什么伤害。”

    陆忆雪感受到陆枫关怀的目光,抬起了头,望向陆枫,四目相对。

    “爹,我刚才看到了一副画面,漫天的飞雪,雪地里,一男一女还有一婴儿。”

    这不是陆枫经常做的噩梦吗,他怎么看到了,这伤心的场景他可从未跟陆忆雪提起过。

    “这是母亲离我们而去的场景是吗?”陆忆雪继续问道。

    陆枫也沉默的低下头,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望向陆忆雪。

    “是的,这就是你母亲离我们而去的场景,那天的风雪很大。”

    陆忆雪伸手打断了陆枫的回忆,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了,我要习武,我要寻找到母亲的下落,她不是真的狠心抛弃我们的,她最后那恋恋不舍的眼神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唉,天下之大去哪找,我找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你母亲的下落。”

    陆忆雪挥了挥手中的寒铁剑,“父亲,这剑难道就没令你想起些什么吗?”

    “对啊”陆枫兴奋的说道,可没兴奋多久眼神便暗淡下来了,“可是我没法使用这剑,更别说找到线索了。”

    陆忆雪明亮的眼眸望着陆枫,手中紧握剑柄,“爹,教我武功吧,我想我能使用,让我分担你内心的忧愁,你思念爱人,我何尝不思念母亲呢。”

    陆忆雪手中的剑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决心,剑身寒光一闪既逝。

    陆枫看着陆忆雪坚定的眼神,心里想到,看来儿子已经长大了,比我这个没用的老爸还坚定。

    “既然你有这个决心,那我便把我所知道的传授给你,如果你的天赋异禀,你爹我就算砸锅卖铁也要让你去有名的书院学习,走向更广阔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