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雪,既然你选择了练武这条道路,那今天我们就从最基本的知识学起吧。”

    “好的父亲,我一定会认真听的。”陆忆雪明亮的大眼睛中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

    “习武可不是简单的舞剑,舞枪耍弄各种兵器或者靠拳头,那只是耍杂技的,并不是正真的武道。”

    “武道主要是内修与外修,内修真气外修武技。但强大门派的后人除了内修真气外修武技之外,他们还会修炼适合自己的神兵,与兵器一起修炼一起成长,因为只有与自己最锲合的兵器才能在战斗中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陆忆雪听的很认真,心中若有所思起来,那我是不是也能和那些强大的门派一样和我手中的寒铁剑一起修炼一起成长呢,握着此剑的时候总会让自己心神安宁,大脑冷静。

    “爹,那内修怎么修炼,外修又怎么修炼呀?”陆忆雪好奇的问道。

    “别急,我这不是正准备告诉你吗。”说着陆枫便脱下了外衣,露出了强壮的上半身,虽然荒废了多年,但还是有当年的风采。

    陆枫缓缓的运起了内力,只见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的背面缓缓的浮现出五条宛如小溪流般的经脉,从脖子一直延伸至脚踝。经脉上淡青色的真气像小溪水一样在经脉上慢慢的流动。

    陆忆雪早已看得目瞪口呆,这内修真气居然是这么修炼的,一条条淡青色的经脉在夜色中真是好看。

    “看好了,我身上的五条发着淡青色光芒的经脉便是奇经八脉之中的五条,奇经八脉一共八条,一条代表着你修为的一层境界,你每打通一条奇经八脉真气修为便提升一层。”

    “那奇经八脉共有哪八条呢?”陆忆雪好奇的问道。

    “别心急,我这不是为你一一道来吗”

    “奇经八脉是人体经络走向的一个类别。其中分别是: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阳维脉,阴维脉,阴蹻脉,阳蹻脉。这奇经八脉与我们身体的十二正经不同,既不直属脏腑,又无表里配合关系,别道奇行,故称奇经,所以真气都是在这奇经八脉中循环修炼着。”

    “其中这八脉中都有各自的代表性的穴位,所修炼的真气就如溪水般围绕着经脉运转,而这八个穴位便像个小湖泊般储存着我们的真气,让我们战斗中能持续的使用,而这八个穴位便是:公孙,内关,临泣,外关,申脉,后溪,列缺,照海。”

    “而这些穴位所对应的经脉,为了方便记忆,古人创了首“八穴歌””

    公孙冲脉胃心胸,内关阴维下总司。

    临泣胆经连带脉,阳维锐眦外关逢。

    后溪督脉内眦颈,申脉阳跷络亦通。

    列缺任脉行肺系,阴跷照海膈喉咙。

    “这些经脉穴位你记住了吗?”陆枫问道。

    “呃”陆忆雪听着这么一大堆顿时有点晕眩,看来自己并不是读书的料啊。

    陆枫没好气的看着陆忆雪,看来一下子让他记那么多东西还是有点难为他了,看来他对武技的天赋灵感好不代表他也是个书生命啊!

    “真拿你没办法,我还是说简单点吧,修内主要修的是真气,真气靠我们平日的打坐与冥想所得。”

    “然而你打坐冥想得到的真气要如何储存呢,就是要储存在奇经八脉之中,只有靠自己的悟性与能力打通经脉,让真气顺着经脉流动形成一个循环,而循环过后多余的便储存在对应的穴位之中,当穴位之中的真气满溢之时便可以引动多余的真气冲击下一条经脉了,但这方法只能对前六条经脉有效。”

    “最后两条督脉与任脉则没那么简单,督脉与六阳经有联系,称之为“阳脉之海”,任脉与六阴经有联系,称之为“阴脉之海”。”

    陆枫仰天长叹“要突破这两脉需要的真气如汪洋大海,单独的苦修是不可能到达的境界,需要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与自身的天赋和悟性,缺一不可,若是能达到此境界的无一不是人中龙凤。”

    “一旦到达这个境界,体内真气便如汪洋大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生生不息循环不止。”

    陆枫微闭着双眼,当他讲起这些知识时回想起了当初在书院课堂上的点点滴滴,老师在讲台上传授知识,下面的毛头小子却开着小差。

    “哇,我也希望我以后也能到达这样的境界,到时候打边天下无敌手,哼哼。”

    “少在那幻想,你有没天赋打通第一条经脉开始修炼都还不知道呢,你爹我当初可是在老师教导后自己尝试的让真气循环一百次便稳定了第一条阳蹻脉,那时我已经是班上天才一般的人物。”陆枫一脸得意。

    “爹,那你快教教我如何修炼真气,我肯定比你强。”陆忆雪不服气的说道。

    “臭小子,口气还挺大的,小心操之过急而修炼的更慢。”

    陆枫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身体已经盘膝而坐了。

    “来,坐我旁边,盘膝而坐,心静如水,气沉丹田,好好的去感受这天地之气,看看你能感受到什么天地之气,像你爹我所擅长的便是风之力,静可如微风般轻盈,动可如龙卷风般风卷残云毁天灭地。”

    陆忆雪听了父亲的话,便走向了陆枫身旁,盘膝而坐,放空心灵,气沉丹田。开始感应天地中的灵气。

    黑,一片漆黑,陆忆雪只发现自己周围只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感应不到,陆忆雪加大了感应力度,可并没有出现任何一种属性的真气,没有普通父亲般淡青色的风属性,也没有火红的火属性,什么都没有,为什么,陆忆雪不服输的继续集中感知力,一个时辰过去了,依旧没有,现在他身前的陆枫看着一动不动的陆忆雪也是充满了疑问。

    没道理呀,从陆忆雪情不自禁的舞剑舞的行云流水来看他应该在武道上天赋不错的,可为何这么久了却还感应不到天地之气呢?

    一般普通人半柱香便能感知道属于自己的天地之气,只是天赋的不同而已,估计给村里的二狗子半柱香时间也能悟出个什么吧。

    依旧的黑,陆忆雪只觉得自己在这片黑暗中越陷越深,难道自己没有天赋吗,是个只会舞剑的花架子吗?

    两炷香时间已经过去了,陆枫看着依然一无所动的陆忆雪摇了摇头,他不会是个连最基本的感知力都没有的武“痴”吧,陆枫想去唤醒他,可又怕看到他醒来后失望的眼神。

    如果天命如此,那儿子做个普通人也挺好的,至少少了江湖上的忧愁,也能快乐的生活,一开始看到儿子自己会舞那把寒铁剑,本来还以为这孩子能破开那剑的封印而得到爱人的线索,看来希望又破灭了。

    造化弄人啊!

    就在陆枫准备唤醒陆忆雪告诉他这个残酷的消息时。

    陆忆雪身上亮起了点点白光,不对,这不是白色,这亮光如同透明般,还带着丝丝灰气。

    这是?陆枫心中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