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心态,让心态保持平静,切记不可操之过急。(书屋 shu05.com)”陆枫的叮嘱在耳边响起。

    陆忆雪深吸了口气,缓缓的吐了口浊气,让自己的心境保持平静。

    “你现在尝试着感应着你体内的真气。”陆枫说道。

    陆忆雪用精神查探着自己的体内,他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漂浮着淡淡透明的真气,还带有一丝死寂的灰色。这就是我的真气,还好我没放弃,虽然不知这真气是什么属性。

    “漂浮不定的真气并不能为我们所用,这些天地之气还只是无主之物,要想让无主的天地之气化为己用,你需要炼化它,你现在尝试着用自己的意念去调动体内的天地之气,让它跟随着你的第一条奇经八脉“阳蹻脉”运转,当你能让它稳定的在你体内运转的时候,你所吸收的天地之气便会转化成你所用的真气储存在申脉穴中。”

    父亲的话在耳边响起,陆忆雪没有半点犹豫,便集中起精神,开始调动起体内的天地之气,这些漂浮不定的天地之气仿佛感应到了陆忆雪的召唤,便乖乖的顺从着阳蹻脉由下至上,再由上至下的运转了起来,一个循环后,丝丝透明中带点灰的真气便融入了自己的申脉之中,陆忆雪意念一动,真气又从申脉之中涌出,让他身体为之一振,仿佛充满了力量,这就是真气吗?好奇妙的力量啊,当初刚获得这些天地之气自己可是没少吃苦头,这次怎么这么顺利,仿佛自己就是这些天地之气的君王一样,在自己面前这些天地之气乖乖的臣服为自己所用。

    陆忆雪还惊讶的发现随着自己冥想,周围又飘来来点点亮光,悄悄的融入了自己的身体。

    只是没有了第一次那35颗亮光进入身体时的那中深入骨髓的疼痛,这些亮光一入体内便感觉到一阵清凉,不止提升了自己体内的真气,还让陆忆雪的脑海更加清醒,对周围的感知能力也提高了。

    陆忆雪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轻吐一口浊气。

    “忆雪,你怎么了,才半个时辰你就睁开了眼,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不舒服就先别练了,来,先休息会,反正修炼也不在于一时,需要日积月累的努力。”

    一直紧张的关注着陆忆雪的陆枫一见儿子睁开了双眼便急忙上前问道,生怕他再出什么差错。

    陆忆雪见父亲这么紧张,急忙回道“爹我没事。”

    他顿了顿接着说“我好像成功了。”说着便心念一动,一层透明中带着灰的真气便浮现在他的右手之中。

    陆枫望着儿子手上这淡淡的真气顿时瞪大了双眼,虽然还只是稀薄的一层,但这确确实实是真气,这才半个时辰,自己当初100个循环才稳定了天地之气的运转,才提炼出了真气,这可是花了一天功夫才悟出来的,这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有些资质稍差的需要多次的尝试才能成功。

    “忆雪,你循环了多少次?怎么这么快就提炼出真气了?”

    陆忆雪摸了摸脑袋,老实的回答道“1次就提炼出来了。”

    “什么!你一次就成功了?”陆枫惊讶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你炼化的时候就没感觉到天地之气难以驯服,身为无主之物都会有不稳定性,需要慢慢驯服。”

    “没有呀,我感觉这种天地之气特别温顺温和,我意念一动他们便跟随我的想法开始运转起来。”

    陆枫此时心中各种无奈,我儿子究竟是怪胎还是天才啊,真是怪事年年有,这几天特别多。

    “好了好了,虽然你这么顺利的修炼出第一条奇经八脉,但你可不能怠慢了,同一境界的也有初期,中期,后期之分。区别就在于你穴位中真气的储存量。”

    “爹,我刚修炼完,突然发现肚子空空的,好饿啊~”陆忆雪摸着肚子说道。

    “饿了呀,我煮了小米粥呢,你身体现在可不能大补,我给你盛点小米粥补充下体力先。”

    “不对,饿什么饿,刚才我的话你听到没,别以为提炼真气是件简单的事情,要脚踏实地,日积月累的修炼听到了没。”陆枫猛的一回头,心里想到,这臭小子打岔的能力也不知从哪学来的。

    “遵命父亲大人,请赐予我小米粥喝吧,我快饿得又要晕过去了。”陆忆雪一脸严肃的说道。

    陆枫看他严肃的样子,不由得忍俊不禁的笑了。转身便去盛小米粥了。

    “慢点喝,小心烫。”

    “好的,哇,太美味了。”陆忆雪一脸幸福的喝着小米粥,这可是陆枫第一次为他做的食物,虽然只是简单的小米粥,但却有不一样的味道。

    自从昨夜过后,这个颓废的父亲便悄然的在改变着。

    陆枫摸了摸陆忆雪的头,目光充满了温柔,他知道陆忆雪之所以那么努力,都是为了不让自己在这么颓废下去,让自己看到眼前的人也需要自己好好珍惜,所以陆枫心里默默的下定了决心。

    “忆雪,虽然这些简单的我能教给你,但我始终不是真正的老师,我决定带你离开这小乡村,我带你去我以前学习的地方,让你去更好的环境修炼。”

    “而且你体内所发生的事情和你所获得的天地之气都是我无法明确的事情,我需要带你去见见我多年未见的恩师,他老人家见多识广,应该能解决你身上的你迷团。”

    “真的吗?我们能出去走走见见外面的世界吗?自从父亲颓废到这个小乡村后,我们已经5年没离开过了。”陆忆雪的眼神中充满了期盼。

    “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尽快吧,我也想尽快知道你体内的是什么,希望不是坏事吧。”

    陆忆雪看见陆枫脸上挂满了担心,挪了挪身子靠近陆枫。“父亲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陆枫嘴里念叨着。

    “天色以晚了,忆雪,你也继续去休息吧,这两天也是让你有点折磨,多休息会。”

    “好的,爹你也早点休息吧。”

    “好的。”说罢陆枫便起身走出了房门,回头一望,发现这臭小子已经躺下呼呼大睡了,陆枫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臭小子心可真大,顺手便把陆忆雪房门关上了。

    陆忆雪感觉到父亲已经走出了房间并把房门关上了,一个翻身便坐了起来,双腿盘膝而坐,黑暗中他的眼眸很明亮,看似神经大条的他其实内心无比细腻。

    他并不是真的要睡觉,而是为了不让父亲发现他还继续修炼而担心,微闭双眼,透过精神的感知,他发现这小小的房间有着点点亮光,这便是他所需要的天地之气,既然现在能修炼了,那便开始累积,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至少修炼起来没什么痛苦。

    听村里见多识广的老人说过,大门派之中的天才可是从懂事后便开始修炼,自己15岁才修炼实在不算早,为了未来走向更广阔的天地不太落后于他人,那么便从此刻开始争分夺秒的修炼,勤能补拙。

    这小小的房间便散发着点点亮光,只见透明的天地之气缓缓的被陆忆雪吸入体内,令他身体周围产生了一层朦胧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