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哥,雪哥,起床了吗?”

    正在打坐的陆忆雪被这呼喊声给吵醒,他缓缓的睁开双眼,起身往门外走去。

    只见院子里站着个白白胖胖的小胖子,小胖子见陆忆雪从门口走出来,立马凑上前。

    “雪哥,你没事吧,昨天本来约好一起去捞鱼的,可是昨天我来的时候叔叔说你病了,在养病。”

    “没事呢,昨天身体有些不适而已,现在已经好了,对了,二狗子,你今天这么早来找我干嘛?”

    “雪哥,你484傻?我找你当然是出去玩呀,难道我还能找你看书学习啊。”

    “呃。”陆忆雪哭笑不得得回答道。

    二狗子又向前凑凑了凑。

    “呃,二狗子你干嘛,有话好好说,凑那么前干嘛,我可对男人没兴趣的。”陆忆雪退了两步。

    “雪哥你想法怎么这么多,咦,这想法弄得我起一身鸡皮疙瘩。”二狗子嘴上边说着,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

    “雪哥,我只是想偷偷告诉你,昨天你不在的时候,我和虎妞,狗蛋他们去了村子里的后山探险,没想到发现一处隐秘的小溪,那里的水好清凉,水里的鱼又大又肥美,为了不被太多人知道我这不才凑你跟前想小声告诉你嘛,没想到你想法这么多。”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我们出发吧,捞条大鱼回来今晚又能美餐一顿了。”陆忆雪回想起前天晚餐的红烧鱼,不由得口水都流了下来。

    二狗子看着眼前傻傻的留着口水的陆忆雪,不由得挠了挠后脑勺,心里想到,今天雪哥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昨天生病引起的后遗症吧,看来病得挺严重的。

    “雪哥别愣着了,既然决定了我们就出发吧,还要爬山路呢,去晚了天黑可就赶不回来了。”二狗子晃了晃还在幻想着美味晚餐的陆忆雪。

    “呃呃,好的。”陆忆雪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二狗子等下,我回屋里拿件宝贝。”陆忆雪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屋里,当他再出现在二狗子面前时,背上已经绑着个被麻布所包裹的长条形物体。

    二狗子好奇的想上前去摸一摸,不料被陆忆雪反手一拍给阻挡了。

    “哎呦。”二狗子吃痛道。

    “这是什么啊雪哥,还神神秘秘的不让碰。”

    “这是宝贝,可不是随便就能碰的。”陆忆雪神秘的说道。

    “哼,不给碰就不碰,我才不稀罕你的宝贝。”

    “别心急嘛,待会去到那我再给你和狗蛋,虎妞一起看。”陆忆雪上前挎着二狗子的肩一起去叫上狗蛋,虎妞去林中捉鱼。

    陆枫透过窗户看着走远的陆忆雪和狗蛋,叹了口气,心想,剩下的这几天就让他好好放松去玩耍吧,到时候去了外面的世界压力就大了,可能也没这么天真愉快的玩耍了,我也该准备准备了,这幅身体颓废多年,估计都生锈了吧。

    “王婶早啊,这么早就去劳作了呀。”

    “是的呢,忆雪你和二狗子又准备出去探险了吗?”对面王婶和蔼的问道。

    陆忆雪得意的说“对的,王婶今天说不定我能多抓几条大鱼,到时候分您一条补补身子。”

    “乖,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你有这份心我就心领了,千万要注意安全别受伤了。”王婶宠溺的摸了摸陆忆雪的头。

    “我会的。”

    王婶看着走过身旁的陆忆雪,心里想道,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长得还俊俏。

    “嘿,狗蛋出发了!虎妞你也在啊,正好,省的我们去你家里找你了。”二狗子响亮的嗓门在村口响起。

    “雪哥,二狗子,我们在这村口等你们好久了,怎么才来呀。”虎妞说道。

    “还不是雪哥今天一大早怪怪的,对我想法有点多。”二狗子嘀咕道。

    “嗯???”

    二狗子突然感觉背后散发着丝丝寒气,寒气中还带着杀气。立刻急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快出发吧。”

    就这样,四人又说有笑的出发了。

    ……

    “怎么还没到啊,我们估计都快要翻过这座后山了吧。”陆忆雪一边拨开长到他肩高的杂草一边问道,他们已经从早晨走到中午了,可还没到达目的地。

    带头的狗蛋说道:“马上就到了,如果不是因为隐秘没什么人去,那小溪里的鱼儿能那么肥美吗?估计早就被村民捕捞完了。”

    陆忆雪心想,也是,有道理。

    “快看,就是那,我们到了。”虎妞喊道。

    陆忆雪顺着虎妞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条清澈无比的小溪缓缓的从山上流淌下来,两岸的树木密密麻麻的遮挡着阳光,从这长到陆忆雪肩高的杂草来看,确实是个少有人影的地方,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误打误撞发现的。

    走进小溪旁,陆忆雪手捧起一些溪水倒入嘴中。

    入口甘甜凉爽,确实是个好地方。

    喝完溪水陆忆雪便靠着一旁的大树做了下来,解下了背在背后的长条形物品放入手中。

    “虎妞你们过来,我给你们看个宝贝。”陆忆雪呼唤着正在小溪旁玩耍的三人。

    三人听到陆忆雪的呼唤便都凑在陆忆雪身边。

    “雪哥,你这神神秘秘的是什么宝贝啊?”虎妞好奇的问道。

    “切,我估计是什么脆弱的东西,摸都不让摸。”二狗子还在对早上陆忆雪不给他碰宝贝的事情耍脾气。

    “雪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拿出来让我们看看。”狗蛋急切的问道。

    只见陆忆雪慢慢的拨开包裹用的麻布,露出了里面黑又长的物品。

    陆忆雪抓起黑又长的物品便在空中挥舞了几下。

    二狗子几人定睛一看,这才看清楚此物不过就是把黑铁剑罢了。

    “噗嗤,雪哥,这就是你说的宝贝啊,不就是把寒铁剑吗,我家也有把寒铁打造的锄头,用来耕田可好用了。”虎妞忍不住笑道。

    “哈哈,我还以为什么东西那么宝贝还不给摸呢,原来只是这玩意。”二狗子也在一旁笑了起来。

    这,这可是把神奇的剑啊,陆忆雪心中想到,前天晚上还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不过白天拿出来一看,好像确实只是一把黝黑的寒铁剑,唉算了,解释给他们听他们也不会懂的。

    “雪哥,你这把剑能不能借我回家劈柴呀,我感觉应该挺好用的。”狗蛋一脸呆萌的说道。

    陆忆雪此时心情不知该怎么形容了,但他只想说一句“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