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忆雪得到肯定的回答,转头便准备跳入河中,“从背后抱紧我,闭上眼,屏住呼吸,有我在没事的。”小萝莉默默的点了点头,她也不知为什么自己变得那么听话。自己可是只听妈妈的话,爸爸的话都不听。

    小萝莉还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的时候,陆忆雪已经纵身一跃跳入了河中。

    “啊!”小萝莉这一声尖叫不由得喝了一大口河水,吓得她赶紧闭上了双眼和嘴巴,因为害怕搂着陆忆雪脖子的手也越来越紧,双腿也缠上了陆忆雪的腰间,像个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抱着陆忆雪。

    陆忆雪正在努力的往对岸游着,突然觉得脖子上的小手抱的越来越紧,他心中大呼不好,小萝莉肯定因为心中害怕,才死死的抱着他,还好没抱着他的双手,不然还没到对岸就已经沉入河底了。

    陆忆雪不禁加快了速度,小萝莉虽然没影响他的行动,但被死死嘞着脖子的感觉可不好受。

    “呼”终于到岸边了,陆忆雪的头一露出水面便想深吸一口气,不料被恐惧的小萝莉死死的嘞着脖子,顿时涨得满脸通红,二狗子见状立马伸手把陆忆雪拉了上来。

    只见背后的小萝莉还紧闭着双眼,双手死死抱着陆忆雪的脖子,双腿缠在他的腰间,生怕被河流给冲走。

    “呃,呃,嗯,啊,啊”陆忆雪涨红着脸被嘞着发不出声音了,他只觉得这小妞力气真大,自己快被队友给反杀了。

    “小妹妹,没事了,别害怕,快松手吧,再不松手雪哥可要死在你手中了。”虎妞走上前安慰着小萝莉。

    “嗯?”小萝莉缓缓得睁开了一只眼,她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样子真是俏皮可爱,只是陆忆雪真的快死了!

    “啊!大哥哥对不起,你没事吧?”小萝莉发现已经不在水中之后立刻松开了双手,她突然发现自己这样的姿势有点不雅,小脸又是一红,便跳下了陆忆雪的背后。

    “呼。”陆忆雪终于能深吸一口气了,涨红的脸也终于稍微褪去了一点。陆忆雪此刻才知道呼吸着空气是多么舒服的事情。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大哥哥,人家只是害怕,不是故意的。”小萝莉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连说三个对不起,小手还在摆弄着衣角。

    陆忆雪望向了小萝莉,此时小萝莉已经浑身湿透了,湿哒哒的秀发此刻就像一条条海带贴着她的后背,身上湿哒哒的衣物也都紧贴着小小的身躯。

    嗯?我还在胡思乱想些什么!逃命要紧!

    “没事,大家都上岸就好了,我们快跑吧,这河应该也阻挡不了大野猪,最多只是拖延它而已,我们还是要抓紧赶路,逃回村子里找大人帮忙。”陆忆雪急忙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大野猪便开到了他们对岸,此时的大野猪比刚才更疯狂了,两根长长的獠牙此时只剩下一根了,它的赤瞳中越发暗红,还带着丝丝血丝,身上居然还冒起了黑色的气体。

    “不好,快跑,它赶来了!”陆忆雪立刻蹲下身子,示意小萝莉上来。小萝莉熟练的跳上了他的背后,就在他们准备继续溜的时候,他们目睹了超出他们认知的不可思议的画面。

    只见那庞大的野猪倒退了几步,身子微俯,后面两个猪蹄在刨动着,突然它动了,一个蓄力冲刺,四肢小短腿一跃,带动着它那庞大的身躯便朝陆忆雪他们飞了过去。

    陆忆雪等人已经看呆了,这是什么情况?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是什么?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

    “轰”猛的一声巨响,大野猪安稳着落,落在了陆忆雪等人年前。

    陆忆雪等人也被这一震,震得一个踉跄。

    这野猪到底是什么鬼,什么野猪才能生出它这么个怪胎啊!陆忆雪心中大呼道。

    看来这次是逃不了的了,可恶,就算我死我也要拔它两颗獠牙,让它嚣张。陆忆雪手中握着寒铁剑,默默的运转着经脉,争分夺秒的在恢复真气。

    大野猪可不给他机会,它此刻已经完全被断獠牙的愤怒所支配着大脑,它眼中只有陆忆雪,只有把他践踏在猪蹄之下才能解狠。

    没有任何花哨,大野猪继续对陆忆雪发起着冲撞。

    “你们快跑,它现在眼中只有我,”陆忆雪大喊道。

    “雪哥,我们不能抛下你。”虎妞眼中含着泪花。

    “别管我了,你们手无寸铁留下来只能让我分心,倒不如赶紧回去通知大人来救我。”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到,陆忆雪心中哀叹。

    虎妞咬了咬牙,心一横,“雪哥,你一定要坚持住,不然你死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赶紧跑回去通知村里大人。

    二狗子和狗蛋见状,也跟了上去。

    小萝莉却死死的牵着陆忆雪的手。

    “你怎么还不走!快走啊!你要是出事了家里大人会伤心的!”陆忆雪呵斥道。

    “我不走,我能帮上你的忙的大哥哥,相信我。”小萝莉嘟着嘴倔强的说着。

    此时大野猪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朝着陆忆雪二人冲了过来,陆忆雪身子一横便挡在了小萝莉的身前。

    小萝莉望着陆忆雪的背影,手中不知何时掏出了一把玉笛。

    婉转悠扬清脆的笛声在生后响起,陆忆雪却顾不得往身后看,因为大野猪已经近在咫尺了,突然,大野猪仿佛受到笛声的影响,一顿,身子便变得行动迟缓起来了。

    陆忆雪眼见大野猪变得迟缓,他也不犹豫,立刻抓住机会,提起手中剑便朝着猪腿刺了过去。

    “嗷~~~”大野猪被这一刺,瞬间失去了平衡而倒地,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失去,陆忆雪一击得逞,不作任何停留,再次一跃便跳到了大野猪的背后,对着它的背后又是一剑。

    “嗷~~~”一阵阵杀猪声在这山里响起,陆忆雪得饶人处不饶人,剑剑见血,只是没有真气的陆忆雪没能把剑刺去皮糙肉厚的大野猪要害。但此时的大野猪也已经皮开肉绽得,浑身流着血。

    陆忆雪终于累倒在地,吃了我那么多剑,这大野猪应该是不行了吧,好险,终于逃脱了危险。

    他望向了身后的小萝莉,终于知道笛声从哪传出来的了。

    小萝莉也耗光了最后的力气,停止了笛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妹妹,你这笛声真厉害。”陆忆雪夸奖道。

    小萝莉被陆忆雪这么一夸,小脸上也浮现了得意的笑容,正准备好好嘚瑟一下自己的能力,抬头望向陆忆雪,小脸上的笑容没了,她小手捂着樱桃小嘴,双眼瞪大,手指着陆忆雪的身后。

    陆忆雪看她这样,不禁回头看了看,这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