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那我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陆忆雪说罢便伸出了右手。

    小萝莉有些迟疑,不过还是乖乖的把左手交给了陆忆雪,害羞得低着头。

    陆忆雪正准备动身时,突然他的眼光发现了什么,左手缓缓抬起,伸向了小萝莉。

    小萝莉见陆忆雪把手伸向她,小心肝不由得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大哥哥要干嘛,不会又要摸我吧,想起刚遇见的时候那一幕,小萝莉的脸一下子便涨红地像个红彤彤的苹果。

    “你脸上还有血迹,我帮你擦擦。”陆忆雪温柔的说道。

    “嗯嗯。”小萝莉乖乖的说道,原来是帮自己擦干净刚才他所留下的血迹,真是吓死人家了。

    擦干净小萝莉脸上的血迹,陆忆雪便转身牵着她的小手往村子的方向出发了。

    ……

    气氛有些安静,陆忆雪在前方领着路,小萝莉在身后时不时的抬头望着前方略微消瘦的背影,时不时脸红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有点迷离。

    “对了,我叫陆忆雪,还不知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呢。”陆忆雪率先打破了这安静的气氛,因为他发现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小萝莉叫什么名字。

    “呃。”小萝莉被陆忆雪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的一愣,随后细腻的声音响起“我叫,我叫秦仙儿。”

    “秦仙儿,秦仙儿,名字真好听,很适合你,像个小仙女,我叫你仙儿好了,你可以叫我雪哥,二狗子他们都这么叫我。”陆忆雪温柔的说道。

    仙儿,仙儿,这可是只有自己的父母才这样称呼我呢,其他人都喊我小姐,秦仙儿仿佛对陆忆雪没有一点的免疫力,乖乖的点着头说道:“好的,雪哥。”

    陆忆雪继续带着秦仙儿在这山林里行走着。

    “就在前面了,我们赶快去吧,雪哥可还在危险之中呢。”

    陆忆雪远远的便听见虎妞的声音响起。

    陆忆雪便拉着秦仙儿往树林外走去。

    一出树林,便看见虎妞二狗子领着一群大人正往他这边赶,每个人手中拿着锄头,铁铲等武器,急急忙忙的往陆忆雪的方向跑着。

    突然他们发现树林里出现两个人影,一高一矮,走前一看,这不就是陆忆雪吗?身边还牵着个小女孩。

    “雪哥,我们来了。”虎妞远远的对陆忆雪喊道,急忙加快了脚步跑到了陆忆雪跟前,上下打量着陆忆雪,只见陆忆雪此时完好无损的站在她身前,除了身上的衣物还残留着血迹和有些残破外,身上丝毫看不出刚才被大野猪撞飞的痕迹。

    “雪哥,大野猪呢?你没事吧,你没受伤吧,来让我看看。”二狗子关切的问着,便开始动手动脚的打量着陆忆雪。

    陆忆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手一拍便拍开了二狗子在他身上游走着的手。

    “你干嘛,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我可对你没兴趣。”

    “呃。”二狗子尴尬的应到。

    “忆雪,你没事吧,我们听到虎妞说你在这山里被一只高达三米的大野猪给困住了,我们便急忙的放下手中的农活,带上家伙便赶了过来,大野猪呢?”粗狂的声音响起,这不就是二狗子的父亲郭德吗。

    “没事了郭叔叔,大野猪已经被我解决了,变成一只小野猪逃走了。”陆忆雪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继续说道“那野猪好像是被什么附体了才变得这么庞大的。”

    “嗯?你一个人解决了这么大的大野猪?”郭德有些惊讶的问道。

    “嗯,不过好像也不是我,是我手中这把母亲留给我的剑发挥了作用。”陆忆雪边说着边挥动着手中的寒铁剑,在这阳光的照耀下,陆忆雪隐隐的发现这剑变得有点不一样,虽然外表依旧黝黑没有任何变化,但在这阳光的照耀下依旧冰冷令别人感觉心中一寒。

    郭德望着这把不起眼的寒铁剑,只觉得心中一寒,虽然是乡村农夫,但凭借着早年在外所练就的眼光,这普通的寒铁剑给他一种不凡的感觉。

    “忆雪,你真的能独自解决那么大的野猪啊?不会是骗人的吧,我这么大都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野猪呢。”旁边的村民七嘴八舌的问道。

    “哼,我们才没有骗人呢,真的很大,二狗子都快被吓得尿裤子了呢。”虎妞急忙解释道。

    “哪有尿裤子,虽然我害怕可我才没有尿裤子。”二狗子急忙说道,只是脸微红,不知在掩饰着什么。

    “安静,安静。”郭德挥了挥手,安抚着七嘴八舌的村民,村民听见郭德的话也情不自禁的停了下来。

    “既然忆雪没事了就好了,我相信他们没说谎,毕竟最近可有点不太平,这片山林还是不要独自出入,说不定还隐藏着什么危险,咦,这位小姑娘是?”郭德说着说着便望向了陆忆雪身旁的秦仙儿。

    村民也被郭德的话给吸引了,都望向了秦仙儿。

    秦仙儿突然被这么多人注视着,瞬间不好意思的往陆忆雪背后躲了躲。

    “她是我们在山里遇到迷路的小姑娘,她因为被大野猪给追赶现在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怕她一个小女孩在这山里又出现什么意外,我便把她带回来,到时候再想办法帮她找回家的路。”陆忆雪解释道。

    大伙望着这水灵灵的小姑娘,心里想着,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怎么独自在这山里。

    “天也快黑了,我们还是赶快下山吧,大伙回家继续忙各自手头上的事情。”郭德喊道。

    说着一伙人便成群结队的下山了。

    在队伍后面的二狗子时不时好奇的望向身旁的陆忆雪。

    “干嘛,不会是被我刚才英勇的身姿所吸引了吧,水牛村第一勇士。”陆忆雪斜了他一眼。

    “呃,不敢当,不敢当,今后雪哥你就是水牛村第一勇士了。”二狗子掐媚的说道。

    “算了吧,这样的第一勇士我可不要。”

    二狗子被陆忆雪这么说的老脸一红。“雪哥别再嘲笑我了,你到底是怎么打倒大野猪的?你怎么除了衣服上有血迹和有些残破外,你怎么一点伤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陆忆雪迷茫的回答道。

    二狗子见陆忆雪没什么兴致说话,也就不继续追问了。

    秦仙儿却被他这么一问,脑海里浮现出那惊艳的一剑,仿佛带着身后千军万马的杀伐之气的一剑,天杀剑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