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一声奇怪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秦仙儿和陆枫不由得往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陆忆雪此时正揉着自己的肚子,望着陆枫说道:“爹,鱼没捞到,今晚是不是没有吃的啊,我好饿呀。”

    陆枫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是,这么多年都是陆忆雪打理着这个家,每天都是陆忆雪从外待会食材回来煮饭吃,今天空手而归确实好像要没饭吃了,这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咕噜咕噜。”又是一声肚子的叫声,不过这次可不是陆忆雪所发出的,只见秦仙儿不好意思的在那摆弄着衣角,害羞的说道:“我也饿了。”

    也是,独自在山里被大野猪追赶那么久,到后来还差点葬身于山野。不单只心神的疲惫,身子也消耗了那么多能量,此时松懈了下来,不由得觉得肚子空空的。

    陆枫望着这两个可爱的孩子,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好了,好了,忆雪你就和仙儿在家好好休息吧,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你们也累了,今晚就让我露一手,给你们做点好吃的。”陆枫温柔的**着陆忆雪的头。

    “真的吗?”陆忆雪一脸期待的望着陆枫,昨天晚上的小米粥他还意犹未尽呢,虽然简单的食材,但味道却不一般,看来老爹以前也很会做饭呢,今晚看来又能吃到他做的美味饭菜了。

    “可是今晚家里没有食材了呢。”

    “就这么对你爹我没信心?我说了给你们做一顿好吃的就一定会做到,我有手有脚的还能让你们挨饿啊。”陆枫自信的说道。

    陆枫望了望即将落入山下的夕阳,急忙说道:“忆雪,你就带仙儿收拾下吧,换身干净的衣服,我出门一趟,你们等着我回来别乱跑。”

    陆忆雪和秦仙儿乖乖的点了点头。

    陆枫见他们这么乖巧,便快步的走向了屋外,心里想道,我不仅有手有脚,我还有英俊的面容啊,虽然有些胡渣,但却多了一份忧郁的帅,那天那群村里的姑娘说的话他可是听见了,想到这里陆枫不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胡渣,嘴角微翘露出坏笑,明明能靠脸吃饭,为什么还要用手用脚呢?

    陆忆雪望着陆枫的背影,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心中隐隐觉得父亲终于要从阴影中走出来了,这可真是太好了,每天看着父亲痛苦的样子自己也一样痛苦,表面上自己装作一副神经大条的样子从不过问母亲的事情,其实只是不想让父亲提起伤心的往事而已,父亲如今终于从心中的阴影走出了一点,我相信有一天他会坦然的告诉我有关于母亲的事情。

    陆忆雪回过神来,只见秦仙儿还傻呆呆的和他一起站着不知道该干嘛好,陆忆雪只好拉着秦仙儿的小手,在板凳上坐了下来。

    “仙儿你随便坐吧,就当自己的家好了,别这么拘束,不过我家肯定没有你家豪华吧,你这么美肯定是城里大户人家的千金吧。”陆忆雪笑着说道。

    “没,没,没有,雪哥哥家挺好的。”秦仙儿因为被陆忆雪拉着小手不免有些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说话都吞吞吐吐的了,但她却不介意陆忆雪这样拉着她,因为被他这样牵着手很安心。

    “走了这么多山路还没喝点水呢,你渴了吧,我去给你倒点水去。”陆忆雪说着便走向了厨房。

    秦仙儿见陆忆雪走向了厨房,这才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小小的家,虽然没有一点奢华,还有些残旧,还没有自己家的杂物房豪华,但却干净整洁,看来雪哥哥还是个勤劳的人呢。

    “来,喝点水吧。”只见陆忆雪端着一碗水从厨房出来了。

    秦仙儿接过碗便喝了起来,不说还好,一说还真觉得好渴。

    心情放松下来的秦仙儿只觉得自己身体黏糊糊的,头发也凌乱的披在背后,这都是因为白天在山里为了逃脱大野猪的追赶,跳入河里,结果又在地上翻滚,现在衣服也脏兮兮的。真想洗个澡把自己洗干净呢。

    秦仙儿偷偷的看了眼陆忆雪,只见陆忆雪正把寒铁剑握在手中,仔细的观察着手中剑,左手轻轻的用布擦拭着。

    “雪哥哥,你,你家有地方洗澡吗?”怯生生的声音响起。

    陆忆雪只见秦仙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女孩子都爱干净,这一身泥土肯定不舒服。

    “就在屋子的后面就有了,那有个小屋子,我给你打点水洗澡吧。”

    说完,陆忆雪便起身望院子里走去,在井边开始打起水来。

    “水我给你打好了,仙儿你快去洗吧。”陆忆雪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

    “好的,谢谢雪哥哥。”秦仙儿对着陆忆雪甜甜一笑便往屋子后面走去。

    不一会屋子后面便响起了水流的声音,这水流声不禁令陆忆雪有些想入非非,他晃了晃脑袋,自己真是禽兽,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陆忆雪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父亲出去找吃的了,仙儿也去洗澡了,自己一个人也没事可做,倒不如抓紧时间打坐修炼一会。

    想到这陆忆雪便双腿盘起,气沉丹田,把杂念排除脑外,让自己的心境保持专注,开始修炼了起来。

    体内的真气开始顺着奇经八脉开始缓缓运转起来,只见陆忆雪背后亮起了一条金色的经脉,半透明还带着灰色的真气围绕着这金色的经脉运转着,四周半透明的天地之气缓缓的向他飘去,最后没入他的体内被他所吸收。

    天地之气随着他的经脉运转一周后便化为真气融入经脉中间的穴位之中,只是每次吸收真气的时候,那四个金色的亮光便闪烁一次,一些真气便分散至四个金色的亮光之中,甚是奇异。

    陆忆雪只觉得这种天地之气非常的平和,只是随着自己的经脉运转一个周天便轻轻的被自己所吸收,滋润着自己身体各处的经脉。

    这时他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白天被那大野猪给踏碎身体的感觉,此时自己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体内,所有经脉与肉体都还好好的,仿佛早上就像做梦一般,难道自己的身体恢复那么快是因为经脉上的金色亮光吗?天寿星?天杀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