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枫双手插着裤兜,独自走在村里的小道上。

    此时正是黄昏,在农田里劳作的人们也正准备收拾手中的工作结束一天的劳作,好回家休息放松放松。

    农村姑娘们也三两成群的从菜园里往家中走,手里的菜篮子装满了一天的收获,脸上又说有笑的互相聊着天。

    突然,姑娘们发现远处走来一个人,只见他双手插着裤兜,凌乱的头发随着微风轻轻的飘动着,脸上带着稀疏的胡渣,双眼皮和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无神的大眼睛,鲜红的夕阳撒落在他的身上,让他颓废之中增添了一份忧郁的气质。

    姑娘们只觉得自己已经屏住了呼吸,这不是陆忆雪的父亲吗?平常基本很少见他出来走动,基本很难见到他,此时在夕阳的照耀下,真是太帅了!

    姑娘们此时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怎么办,怎么办,他走近了,我还没整理好发型呢,不行,我要给他留下好印象,虽然他已经有小孩了,但现在还是单身啊,这么帅的大叔简直是少女们心中的梦中情人啊,能得到他的青睐,做后妈又如何!

    姑娘们赶紧放下了手中的菜篮子,开始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与衣服,希望在陆枫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

    陆枫越走越近了,姑娘们赶紧摆弄好姿势,装作不经意间的样子慢慢靠近陆枫。

    陆枫微微抬起头,忧郁的双眼望向了她们,姑娘们只觉得大脑一阵晕眩,这忧郁的双眼,这帅气的面孔,啊!我要不行了。

    姑娘们纷纷装作一副要晕的样子,你推我搡的,准备在陆枫走过她们身旁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晕倒在他的怀中,要是能倒在他的怀中,估计能天天晚上做美梦吧。

    就在姑娘们还沉浸在自己美好的幻想的时候,只见即将从她们身边走过的陆枫扑通一声,倒在了她们的面前。

    这?这什么情况!

    姑娘们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一脸懵逼,说好的路过让我不经意的倒入怀中呢?怎么还没路过就比我先倒在了地上。

    姑娘们赶紧走上前,将陆枫围在了中间。

    “忆雪他爹,你怎么了?没事吧?”由于陆枫基本在家很少出门,也很少与村民打交道,所以姑娘也不知该如何称呼这位帅气的大叔了,倒是陆忆雪经常活跃在村子间,活泼开朗的性格,俊朗的脸蛋倒是赢得了村里大人的好感。

    “我没事。”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

    真好听,这是他第一次和我说话,姑娘们又各自沉醉在自己的美好幻想之中了。

    陆枫看着面前呆呆的姑娘们,心中好奇道,她们这是怎么了?我说了半天话也没人回应我一下,呆呆的,偶尔脸上还露出傻笑,不会被自己吓到了吧,这样我后面的套路可施展不出来啊。剧本不对!

    “嘿,你们没事吧?”这次轮到陆枫反问她们了。

    “没事,没事。”只见她们异口同声的说道,姑娘们被他这一问瞬间从幻想中拉回到了现实。

    “对了,忆雪他爹,你怎么走着走着就倒在了路上呢?”其中一位姑娘率先问道,这便是前些天外屋子远处偷偷议论陆枫的王如花。

    陆枫听见王如花的问题,心中不禁内流满面,终于按剧本走了,不然自己这样傻傻的看着她们发呆的样子真的是好尴尬啊!

    陆枫缓缓的抬起头,用忧郁的眼神望着王如花,四目相对,陆枫正准备接对白的时候,嘴唇刚微微张开,王如花大脑嗡的一声,仿佛被雷电所击中一般,脸上带着一脸傻笑便晕倒在地。

    “呃。”陆枫只觉得有点尴尬,这都是怎么了?自己颓废在家几年而已,这世道就变了吗?现在的姑娘都是怎么了。

    身旁的姑娘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声,窃窃私语道:“王如花真是犯花痴了,看看她那样,羞死了。”

    陆枫不禁露出了一脸无奈的样子。

    旁边一位淡定点的姑娘接着说道:“忆雪他爹,你别见怪,如花她可能是白天累了,现在有些血糖低而已,你这晕倒又是怎么了呢,有什么困难说出来我们或许能帮帮你。”

    看来还是有正常人的,陆枫又想摆出一副忧郁的样子,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可别再“吓”晕这位姑娘了,不然今晚只能回家吃土了。

    “只是这几天家里没有粮食了,忆雪这么小还天天照顾我,今天上山捞鱼还受了伤,我身为父亲没照顾好忆雪,也挺内疚的,这不是出来找吃的吗,不料几天没吃东西了,脚步有些虚乏便倒在了地上。”陆枫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那姑娘只觉得这声音令她如沐春风一样,原来是因为饿的呀,小忆雪真不容易,独自照顾着家里也没有人照顾忆雪,心中不由得对陆忆雪生出同情之心,毕竟那么好的一个孩子,不过他老爸那么帅就不追究他的责任了。

    如果陆枫知道她此时心中的想法,肯定会仰天大喊道“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这都什么逻辑!”

    “原来是这样啊,天这么晚了,你上哪找去呀,对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这有些蔬菜你可以拿回去先讲究一晚上吧。”

    “这怎么可以,这可是你劳动一天的成果呢。”陆枫委婉的拒绝了。

    “哎呀,没事的,你就收下吧,大家都住一个村里,随便没怎么接触,但忆雪可很受大家欢迎呢,谁家没个困难呢,这点小忙我还是帮的上的。”那姑娘温柔的说道。

    说着便把手中的菜篮子交到了陆枫手上。旁边的姑娘听了后也把手中的菜篮子往陆枫手上推。

    “不用那么多,够了够了,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明天我一定会叫忆雪还你们的。”陆枫望着手中的菜篮子说道。

    “什么??忆雪受伤了,没有大碍吧!”只见晕倒在一旁的王如花就像诈尸一样整个人弹了起来。

    “啊!如花你干嘛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吓的旁边的姑娘捂了捂胸口。

    “呃,是的,没什么大碍。”陆枫回答道。

    “那忆雪受伤了家里就没人照顾你了吧,不如把我的菜篮子带回去,顺便把我也带回去吧,我会洗衣做饭,活还好。”王如花眼中闪着光,赤裸裸的花痴形象,嘴上说着,身体还不断地挪向陆枫。

    陆枫不由得与王如花保持距离,脸上还是保持微笑:“真不用了,忆雪没什么大碍,我会照顾好他的。”

    说着说着便拿起菜篮子起身回头就跑,跑的时候还不忘回头说道:“谢谢姑娘的好意,明天我会叫忆雪归还给你的。”

    “别跑啊忆雪他爹,带上我,我活好。”王如花躺在地上大声的向陆枫喊道。

    只可惜陆枫听见后脚步更快了,一眨眼便消失在了小胡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