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陆忆雪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长舒一口气,吃饱的感觉真好,白天的乏力现在也恢复了一些。

    “对了,仙儿晚上该睡哪呢?”陆忆雪这才想起这个重要的事情,这小屋子不大,只有两个小房间,晚上可不能让仙儿睡在客厅里吧。

    秦仙儿眨了眨大眼睛,没有说话,一副服从组织任何安排的样子。

    陆枫沉思了下,让秦仙儿和自己睡一起的话不太好吧,那只能和忆雪一起将就几晚了,反正都是小孩子。

    “仙儿,你这几晚就和你雪哥哥一起睡吧好不好。”陆枫问秦仙儿。

    一起睡??

    回想起刚才在屋子后面发生的一幕,陆忆雪和秦仙儿同时小脸一红。

    秦仙儿心中想到,今天这是怎么了,白天才被雪哥哥摸了,刚才还被雪哥哥看了,虽然大坏蛋没有承认,现在还要我们睡一起!那我不就成了他的人吗?妈妈说过只有夫妻之间才能睡在一起的,怎么办,怎么办,难道我就这样和雪哥哥成为夫妻了吗?秦仙儿内心此时陷入了天人交战。

    陆枫望着这两个孩子奇怪的表情,却不知道他们之间刚才所发生了什么,觉得这么小的孩子没那么多想法,就像哥哥和妹妹一起睡而已。

    就在秦仙儿天人交战的时候,陆忆雪赶紧说道:“家里不是还有凉席吗?仙儿睡我床上好了,我拿个凉席睡地上就好了。”

    秦仙儿回过神来,望着陆忆雪,不好意思的说道:“雪哥哥,这样不好吧,你大晚上的睡地上多凉呀,万一着凉生病了可怎么办。”

    陆忆雪撸起袖子,展示起了自己小小的肌肉,“没事的,你看我这么身强体壮,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生病。”

    陆枫和秦仙儿见陆忆雪展示着那瘦小的胳膊,不由得笑了起来,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也缓和了几分。

    “那好吧,忆雪,你就将就点睡几天地板吧,床就让给仙儿睡。”

    “好的,没问题。”陆忆雪回答道。

    秦仙儿望着陆忆雪,心中想着,雪哥哥对我真好。

    饭后陆忆雪便开始收拾着饭桌,轻车熟路的一会就收拾好了。

    “忆雪,你收拾好了就先回房休息吧,累一天了,仙儿你也早点休息吧,我过几天便带你出发去城里,你也别心急。”陆枫对他们说道,说完便转身回去自己的房间。

    “嗯,仙儿,我们也去休息吧。”陆忆雪说着便转身回房间去了。

    秦仙儿见状也只好乖乖的跟着陆忆雪回房间了。

    一进门,只见陆忆雪正在整理着凉席,把凉席平铺在地上,为今晚打地铺做好准备。

    秦仙儿好奇的打量着陆忆雪的房间,小小的房间没有任何的装饰,不像自己闺房一样温馨可爱,但从干净整洁的床和小小的书桌来看,倒也能接受,至少是个干净的环境,回家之前只能在这里睡了。

    “还愣着干嘛,仙儿你快去床上休息吧,我待会就在这地上打坐就好了,我现在也算是刚入修炼的门槛,我可要抓紧修炼才行。”陆忆雪对着秦仙儿说道。

    秦仙儿点了点头,绕过陆忆雪走向了床边。

    “雪哥哥你真勤劳,睡觉都不忘打坐。”

    “哪有,我只是笨鸟后飞,我昨天才刚入修炼的门槛,可比不上你们这种大户人家,你今早用的笛子也是你修炼的武器吧,那令大野猪行动迟缓的笛声也是你学会的武技吧,你才这么小就会这么厉害,我比你大好几岁才刚开始修炼呢。”

    秦仙儿被陆忆雪夸得有些不好意思。

    秦仙儿回想起早上那浑身散发着金色真气的身影和拿着那把寒铁剑所施展出来的“天杀剑法,”雪哥哥真的是才修炼一天吗?那种气势和杀伤力,被家里人称为千年难得一遇的哥哥也没他这般厉害啊。

    “雪哥哥你今天白天也很厉害啊,怎么也不像是才修炼了一天的人呀。”秦仙儿歪着小脑袋好奇的问道。

    陆忆雪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早上发生的情况不是我所能控制的,还是好好修炼,能被自己掌握的力量才是真的。”

    秦仙儿也没有继续追问,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就像自己隐瞒了家里的情况一样,既然陆忆雪现在不想说,那也没必要继续追问了。

    陆忆雪终于弄好了凉席与被子,便盘腿坐在了凉席上,准备开始打坐。

    “仙儿早点休息吧,我就在这开始打坐了哦。”陆忆雪说道。

    “嗯嗯。”秦仙儿点了点头。

    陆忆雪吹灭了灯火,这个小房间里瞬间变得一片漆黑,只有点点星光从窗户外撒落进来。

    秦仙儿躺在被窝里却没有睡意,瞪着大眼睛,感受着这被窝的味道,身上穿着陆忆雪的衣服,还躺在陆忆雪的被窝里,秦仙儿不禁有些小鹿乱跳,小脸通红,只可惜在这黑暗的房间里陆忆雪并没有看见。

    没有任何胭脂香水的香味,被子也不是丝绸的,但是一股淡淡的阳光的气息令秦仙儿觉得很舒服很安心。

    秦仙儿转身偷偷的望了一眼陆忆雪,只见陆忆雪正背对着她专心打坐,秦仙儿小声的喊道:“雪哥哥,雪哥哥。”

    “嗯?怎么了。”陆忆雪回应道。

    “我有一个小要求,你可不可以答应我。”秦仙儿小声的说道。

    陆忆雪心中想着,小要求?睡觉还有有啥要求?便回道:“好的,你说吧。”

    “虽然我们现在共处一室,但我还小,你不会对我做过分的事情吧。”

    “呃。”陆忆雪被她这么一说顿时觉得尴尬,看来自己一世英名就毁在了刚才在浴室所发生的意外。现在的小丫头想法真多。

    “开玩笑啦,我相信你。”秦仙儿嘻嘻一笑,虽然雪哥哥有时候不正经,想到洗澡的时候他那流鼻血的样子就脸红,但他保护自己的时候也是很迷人的。

    陆忆雪松了口气,不然这么尴尬自己晚上只能去客厅睡了。

    “那你今晚可不能趁我睡着了就上我床哦,你要是上我床了就是禽兽。”

    陆忆雪刚松一口气又给憋了回去了,秦仙儿这话说的,不禁令陆忆雪想起以前二狗子给他讲“禽兽不如”的故事,难道自己今晚要做一回禽兽吗?

    陆忆雪不由得摇了摇头,笑道:“好好好,仙儿你快安心睡觉吧,我如果偷偷上你床我就是禽兽。”今晚还是让我做禽兽不如的人吧!

    秦仙儿得到了陆忆雪的回答,乖乖的嗯了一声,便安静的睡了过去。

    陆忆雪见她安静的睡着了,平复了一下刚才被秦仙儿逗乐的心境,继续盘腿而坐,专心的打坐起来,背后的经脉缓缓运转着,经脉上的四个金色光点就像天上的星辰一样微微的闪烁着,淡淡的天地之气围绕着陆忆雪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