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一个房间里,昏暗的烛火下只见陆忆**着那个黑色木盒子,陆枫没有任何话语,就这么平静的望着黑色木盒子。

    烛火在这黑暗中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被黑暗所吞噬。没过多久,陆枫动了,他盘腿而坐,将黑色木盒子横在自己腿上开始打坐起来,淡淡的青色光芒围绕着他的身旁。

    只见他腿上的木盒子感受到这淡青色的天气之气后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仿佛在兴奋着,也不知道里面是何物,抖动得想随时破木盒而出。

    ……

    平静的夜晚就这么过去了。

    清晨,一缕晨光透过窗户照射在陆忆雪的脸上,暖暖的感觉令陆忆雪从打坐中醒来,陆忆雪被这阳光照的眯着双眼,美好的一天又这么开始了。

    陆忆雪起身伸了个懒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早晨清爽的空气,一夜的打坐并没有让陆忆雪觉得疲劳,反而因为天地之气的洗礼令陆忆雪觉得精神抖擞,伸展了下身躯,只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一样。

    陆忆雪望向了床上,只见秦仙儿还在美梦中没有醒来,樱桃小嘴的嘴角还流着口水,身上的被子也被她给踹到了地上,身上只穿着陆忆雪的布衣。

    陆忆雪见她这睡姿,脸上不禁笑了起来,这小姑娘睡姿可真逗,晚上睡觉也不老实,被子还踹到床下,也不怕着凉感冒了,陆忆雪走上前,将地上的被子给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给秦仙儿盖上,生怕惊醒了秦仙儿。

    他将被子给秦仙儿盖好后,转身就要离开,不料秦仙儿突然死死的拽住他的衣角,嘴里还嘀咕着“鸡腿,鸡腿,我要吃鸡腿嘛。”陆忆雪对这个可爱的小萝莉真是没脾气,睡觉还想着吃,肯定是个小吃货。

    他轻轻的松开她的手,将她的手重新放进被窝里,走出了房门。

    陆忆雪走到客厅里,只见陆枫的房间还关着,估计还在睡觉没起床吧。

    大家都还在睡觉,自己也没事做,倒不如去院子里练练剑法,虽然没人教过自己什么剑法,就当强身健体好了。

    陆忆雪心中想着便回到房间带上了寒铁剑,独自走向了院子。

    陆忆雪深吸一口气,再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右手握剑,缓缓抬起,眼神注视着手中剑,忽然,他动了,没有学过任何剑法的他就在这小小的院子里舞起了剑,一招一式都舞的有模有样的,只是有些动作有些稚嫩,没有实战的用处,倒比较像体操一样,一刺一劈都带着破风声。

    院子里的动静传入陆枫的耳中,陆枫缓缓睁开眼,停止了一夜的打坐,他松了松因为打坐一夜而有些僵硬的身子,走到窗户前,看见陆忆雪独自在院子里舞剑,他那动作虽然行云流水,招式优美,不过却不适合战斗,陆枫摇了摇头,忆雪还是太年轻,虽然在剑法上有些天生的天赋,但还是缺乏老师的教导,这样的剑法可不适合战斗,倒比较适合取悦他人。

    就在陆枫准备转身离开窗口的时候,只见陆忆雪突然静止了,双手握剑,立于胸前,双眼紧闭,丝丝杀死从陆忆雪身上散发出来,陆枫心中一惊,从未和别人战斗过的陆忆雪身上怎么能散发着杀气,寒铁剑剑刃上突然寒光一闪,陆忆雪周围仿佛静止了一般,地面飘动动的灰尘都静止了,陆忆雪眼睛一睁,这眼神没有任何感情,空洞的眼眸仿佛能看穿世间的一切,陆枫远远的看着他这空洞的眼神,心中都不由得受到陆忆雪的感染,心底涌上一股寒意,好强的杀意!

    没有任何花哨,陆忆雪一个拔剑斩,陆忆雪整个人瞬移一般移动到了身前的三米处,身上的杀意瞬间顿时四处飘散,强烈的杀意令一旁的大树都被震的沙沙作响,陆忆雪仿佛泄了气的气球一般,身子一软,寒铁剑便插在了地上,陆忆雪双手扶着剑才没让自己直接一头栽倒在地面,额头的冷汗也滴落在地面,陆忆雪赶紧盘腿而坐,打坐了起来。身旁插在地上的寒铁剑也散发出丝丝寒气围绕着陆忆雪,陆忆雪感受到这清凉的感觉,皱紧的眉头也放松了几分。

    陆枫已经惊呆了,陆忆雪这剑法从何学来?那杀气连自己都感觉有些心悸,这剑法但从气势就能感觉出不凡,当初自己只有在那些大门派弟子所施展的武技里才能感受到这样的气势。

    不过显然陆忆雪并没有掌握这剑法,昨夜他打坐的时候,脑海中不知不觉的多了一些东西,这天杀剑法便是其中之一,他也不知这是为何,刚才练剑的时候他不禁想尝试下这剑法,所以刚才他握着寒铁剑,心中默念着脑海中的天杀剑法心法。

    三尺剑,手中握。

    眼观剑,剑从心。

    心生善,杀意冽。

    除邪魔,卫正道!

    -----------天杀剑法

    心中默念完毕,陆忆雪只觉得浑身的真气如同决提的洪水一样,疯狂的涌入手中的寒铁剑,他顺势拔剑一斩。只可惜最后没坚持住,强烈的杀意和剑气失控而四散,陆忆雪也身子一软。

    看来自己还是真气不足,自己的身子也有些瘦弱,不能很好的控制这霸道的剑法。

    陆枫离开了窗户,坐在了自己的床边,陷入了沉思,看来忆雪这几天对自己的冲击太大了,自己真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因为她的离去,自己就陷入相思之苦,却忘了身为人父的责任,从忆雪的天赋来看,恐怕真的是自己耽误了忆雪的前程,既然起步已经比别人晚太多了,那么就不能再耽误了,明天收拾下行李,后天就启程,也不知道十多年未见老师,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还好吗?

    没过多久,陆忆雪一声呼喊声打断了陆枫的沉思,“爹,起床了,该吃早饭了。”

    陆忆雪在院子里稍微打坐了一会,恢复了一些体力便起身开始做早饭了。

    “仙儿,该起床了,太阳都要晒屁股了。”

    “嗯~~~,不要嘛,人家鸡腿还没吃完。”秦仙儿显然还在睡梦中没醒来。

    这个小吃货,看来只能用专治赖床三十年的秘术——掀被子大法!

    陆忆雪偷偷的走上前,抓住被子的一角,沉住呼吸开始蓄力,瞬间用力一掀,“懒猪起床啦。”

    秦仙儿被这一刺激的,瞬间发出一声尖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