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哥哥你干嘛呢,你真坏。”秦仙儿嗔怒道。

    “谁叫某只猪怎么叫都叫不醒呢,还在梦里吃鸡腿呢。”陆忆雪偷笑道。

    秦仙儿被他这么一说,小脸微红,自己的不良睡姿就这么被雪哥哥看见了,真是丢死人了。

    秦仙儿哼道:“我才没有,你肯定看错了。”

    “我可没说仙儿呢,我说的是某只猪,看来仙儿是自己承认自己是猪了,哈哈哈。”陆忆雪捧腹大笑。

    啊!!!我又上了雪哥哥的当了,秦仙儿心里想到,真是气死我了,雪哥哥真令人讨厌。

    “啊。”一声尖叫响起,不过这次可不是秦仙儿所发出的。

    “仙儿你干嘛,有话好好说,咬我干嘛。”陆忆雪吃痛的说道。

    只见秦仙儿此时正拽着陆忆雪的胳膊,狠狠地咬住陆忆雪的肩膀。

    “痛痛痛,仙儿我错了,快松口吧。”

    听见陆忆雪的求饶声后,秦仙儿才缓缓的松开了牙齿。

    “仙儿你属狗的呀,怎么爱咬人。”

    秦仙儿别过头去,哼道:“哼,我可是有起床气的,睡不到自然醒我就要咬人,让你打扰我的美梦。”

    “呃。”陆忆雪摸了摸自己的肩膀,虽然隔着衣服,但此时肩膀上也是一排小牙印,这小丫头劲还挺足的啊。

    “好啦好啦,仙儿快起床吧,我煮好了早饭呢,快来吃吧。”

    “早饭?我马上来。”听到有吃的秦仙儿眼睛顿时发亮,快速的起床去洗漱了。

    陆忆雪望着她那小小的背影,小声的说了句“小吃货。”

    秦仙儿洗漱完毕便来到饭桌前乖乖的坐下,望着放在她面前热腾腾的面条口水都要就出来了,自从昨晚吃过陆忆雪做的饭菜后她便爱上了这种味道。

    “大家吃吧,还愣着干嘛,不用等我的。”陆枫从房间走了出来。

    陆忆雪和秦仙儿听见陆枫的话后,一点也没客气,抓起筷子便开动了,吃得津津有味。

    陆枫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孩子,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忆雪,这两天你就收拾下行李吧,我们后天就出发去城里,仙儿也能早点找到家人了。”陆枫边吃着面条边和陆忆雪说道。

    “啊,这么快就走了呀。”最先回答的倒不是陆忆雪,反而是秦仙儿,虽然是和家人失去了联系,不过遇到了陆忆雪一家相处得还挺愉快的,虽然这里没有家里那么豪华奢侈,也没有家里的山珍海味。但这里很宁静,很舒心,不用被父母管着,也不用在外人面前注重礼仪,可以做真实的自己,也许是因为这短暂的自由才令秦仙儿不愿那么快回去吧,回到那群虚伪的富家子弟中。

    “怎么了呢仙儿,难道你不想早点回到父母身边吗?估计你父母此时此刻正着急着寻找你呢,毕竟丢了你这么可爱的女儿,是我我也会着急的。”陆枫温柔的说道。

    秦仙儿低下了头,小声的“嗯”了一声。

    陆枫见她这幅模样,估计应该是被自己提起了父母而想家了吧。

    一旁的陆忆雪还在专注的吃着面条,没一会,一大碗面条便落入陆忆雪腹中,他满足的擦了擦嘴,对秦仙儿说道:“仙儿,快吃吧,既然后天就要出发了,那么待会赶紧抓紧时间带你去这小村庄游玩一圈咋样?”

    秦仙儿一听有得玩,刚才因为又要回到家里被束缚着的沮丧心情一下子缓解了不少,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陆忆雪,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那好,那就这么决定了,爹,今天我要做仙儿的导游了,饭碗就靠你收拾了。”陆忆雪语重心长的拍了拍陆枫的肩膀。

    陆忆雪这幅严肃的模样惹得陆枫一笑,伸手就是给他脑门一下,“臭小子,去玩吧,家里我收拾就好了。”

    陆忆雪笑着捂着自己的脑门。

    ……

    此时的村口,勤劳的人们早已在农田里忙碌着。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悠扬的笛声,这笛声清脆与柔和相应,委婉与清凉并存,宛如天籁,怡人心脾。

    令正在劳作的人们如同沐浴春风般温暖舒服,其中一人不由得打起了哈欠,然后就像被传染一样,周围的人都打起了哈欠。

    “怎么搞的,昨晚也没睡不好啊,怎么突然就犯困呢?”其中一人刚说完便倒在地上昏睡过去了。

    其他人也都像割稻草一样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突然村口走来一人,身穿丝绸白衣,头顶黑色斗笠,一层面纱遮住了他的脸,只见他手中握着一只玉笛放在口中吹着,边吹边走,那悠扬的笛声便是他所发出了,悠扬的笛声传遍整个小村子,整个村子都安静了,就剩下他的笛声在飘荡着,他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笔直的朝村子的北方走去。

    陆忆雪家中。

    “嗯?这是什么声音?”陆枫耳朵微动,悠扬的笛声传入耳中。

    秦仙儿抬起了头,往门外望去,嘴里喃喃自语“叔叔找到我了,看来放松一天的时间都没有了。”秦仙儿叹了口气,情绪明显有些沮丧。

    陆忆雪听见这笛声只觉得自己有些迷茫,如沐春风的感觉让他不停地打哈欠,陆枫手也一松,手中的碗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有点昏昏欲睡。

    笛声离他们越来越近了,陆枫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很重,很想倒头就睡。他费劲的抬头看了一眼秦仙儿,只见秦仙儿像个没事人一样,自己和陆忆雪都快撑不住睡意准备睡着了。

    陆枫心念一转,大呼一声不好,这笛声有蹊跷,马上调动着体内的真气,清凉的感觉刺激着大脑,睡意顿时一轻,陆枫转头望向门外笛声传来的方向。

    陆忆雪听见父亲大喊一声不好,也运转起了自己体内的真气,不过他的真气可没有陆枫那么雄厚,也只能令他稍微恢复了一点行动能力,大脑还是昏昏沉沉的,他下意识的便用手摸向身旁的寒铁剑,剑一入手,清凉的感觉便从手中传入陆忆雪的脑中,这才令他恢复了一些清醒。

    这笛声仿佛有灵性般,感觉到有人居然在抵抗着这充满魔性的笛声,笛声不由得加快了节奏,声音的加重了几分。

    陆枫心中惊道,这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