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哥哥,你没事吧,我叔叔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的。”秦仙儿开到陆忆雪的身边,关心的问道。

    陆忆雪一听到秦仙儿提起她叔叔,裤裆就不由的觉得凉嗖嗖的,赶紧回道:“没事,没事,我没事。”陆忆雪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捂了捂裤裆。

    秦仙儿见他这奇怪的样子,不由得噗嗤一笑,大概雪哥哥是给叔叔吓到了吧。

    陆忆雪转身准备把在一旁昏睡过去的陆枫给叫醒,刚准备动手拍拍陆枫的后背时,白衣男子传来不友好的目光。

    陆忆雪动作也一停顿,生怕又惹白衣男子不高兴,万一又要来一次阉割的游戏,自己的小心脏受得了,裤裆的宝贝也受不了,给吓得勃不起可就和被阉了没什么区别。

    “不要叫醒他,他没事的,待会他自然会醒,我不喜欢在外人面前露脸。”白衣男子淡淡的说道。

    陆忆雪刚伸出去的手便乖乖的收了回来,心里想道,仙儿这叔叔也太奇葩了吧,又不是长得丑,还不好意思露脸,还要把别人都催眠了才现身,看来自己刚才就不该反抗那充满魔性的笛声,舒服的睡一觉就好了,结果害得自己差点就被阉了。

    “仙儿,我们走吧,是时候回家了,偷偷带你出来玩那么多天,回去估计又要被你爹责备了。”

    “啊,这么快就要回去呀。”秦仙儿明显有些恋恋不舍的说道。

    她可不想那么快就回到家中当一只被关在鸟笼里的金丝雀,面对着一群虚伪做作的富家子弟,想想就头疼。在外面游玩多自由自在,她有点喜欢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且还有救过自己的雪哥哥,虽然他不富贵,武功也不高强,但是他真实真诚,在自己危难的时刻愿意用生命保护自己,而那些虚伪的富家子弟在秦仙儿眼里都和二狗子一样。

    “怎么了,不愿意回去吗?”白衣男子见秦仙儿这般愁眉苦脸的样子,温柔的问道。

    秦仙儿嘟着嘴说道:“难道我可以不回去吗?”

    “不行。”白衣男子果断的回答道。

    “仙儿,这次我偷偷带你出来玩已经是准备好了被你父亲责罚,如果再不回去他可是要生气的,你母亲现在也很想念你,所以我们还是快快回去吧,别让他们担心了。”

    “好吧。”秦仙儿委屈的说道,不回去也不行,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出来这么多天了,母亲估计现在正在着急吧,毕竟自己第一次偷跑出去玩。

    “叔叔,那等会走行吗,我回房间收拾下东西,我的衣服还没拿呢。”秦仙儿对白衣男子说道。

    白衣男子摸了摸秦仙儿的头,露出温柔的笑。“仙儿这才乖,知道不让家里人着急,快去吧,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叔叔,你就在这外面等我吧,我自己去就行了。”说罢,秦仙儿便小跑的跑回了陆忆雪的房间。

    只留下陆忆雪和白衣男子在客厅。空气有些安静,气氛有些尴尬,陆忆雪只好低着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也不去看白衣男子,省的发生什么“意外”。

    白衣男子也不理会陆忆雪,走到台阶下,也不顾台阶的灰尘便坐了下来,背靠着木门的门框,手中掏出一支玉笛,轻轻的**着。

    陆忆雪见他手中的玉笛,不由得好奇的多看了两眼,这和秦仙儿当时手上拿着的那支挺像的,不过又有些不同,仿佛秦仙儿的那支玉笛比较多一分历史的沧桑。对了,那时候对付大野猪的时候秦仙儿不也是使用了玉笛吗,那笛声还令大野猪行动迟缓起来,和刚才这个大叔所施展的笛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难道这门武技是仙儿家里人独有的吗?

    就在陆忆雪心中沉思的时候,幽幽的笛声又响起来了,不过这次却没有那令人昏睡的感觉,倒像是白衣男子随性而为的笛声,笛声清脆又柔和,宛如天籁之音,陆忆雪不由自主的便沉迷在了其中。

    此时在房间中整理衣物的也听见了这天籁之音,才刚遇见就要离别的伤感不禁油然而生。

    秦仙儿收拾着自己的衣物,手中也出现了一支玉笛,只是这支玉笛比白衣男子手中的玉笛更加精美,还带着一丝古朴的气息,笛身系着一对小玉佩。

    秦仙儿轻轻的**着这对玉佩,便解下其中一个握在手中,喃喃自语道:“才刚遇见便要分离,我还来不及去了解你,虽然我们有些陌生,但你用生命护着我的举动,临死前对我的坏笑,早已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这一对鸳鸯玉佩我便留下一个赠与你,来日再相见,希望你不要忘了我。”说着说着秦仙儿眼中便泛起了泪花,一滴泪便落在了手中的玉佩中。

    相遇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少女的心却被一些细微的举动给打动了,这不是一见钟情,而是生死之交。

    秦仙儿将手中的玉佩放入枕头底下,又轻轻的**了一下温暖的被子,直至床沿。秦仙儿这才拿起自己的衣物走出了房间,而她身上陆忆雪的衣服却并没有换下。这就当雪哥哥和我所互换的情物吧。

    秦仙儿走到陆忆雪的身旁,并肩站着。因为矮陆忆雪一个头的身高,秦仙儿拉了拉陆忆雪的衣角,示意他弯腰。

    陆忆雪有些疑惑,不过还是乖乖的弯下了腰,秦仙儿搂着陆忆雪的脖子,脚尖微垫,悄悄的在陆忆雪耳边说道:“雪哥哥,我就要走了,你不能忘记我哦,你长大后一定要来找我,我家住在玲珑阁。”秦仙儿并没有请求的语气,而是用了约定的语气说道,说完便在陆忆雪的脸颊上亲亲的一吻。然后秦仙儿便走向了白衣男子。

    “叔叔我们回家吧。”

    白衣男子停下了口中笛声,抬头看了看秦仙儿便起身拉着秦仙儿的小手往外走去。

    秦仙儿没有回头,她怕被他看见自己流泪的样子,眼睛鼻子都红红的肯定不美了,我要给他留下美的印象,我相信他会来找我的。

    只留下呆呆的陆忆雪傻站在门口,手还摸着自己的脸颊,那里有秦仙儿留下的余温。

    白衣男子回头深深的看了陆忆雪一眼,便转身继续出发了。手中玉笛轻轻放在唇边继续吹了起来,悠扬的笛声又传遍了小小的村子。

    陆忆雪呆呆的望着白衣男子牵着秦仙儿离去,一大一小的背影渐行渐远。

    忽然远方传来秦仙儿甜美的声音,随着这优美的笛声唱着:

    扬子江头杨柳春,杨花愁杀渡江人。

    数声风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