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向潇湘我向秦,君向潇湘我向秦,君向潇湘我向秦。(书=-屋*0小-}说-+网)”陆忆雪喃喃自语着。

    白衣男子和秦仙儿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陆忆雪的眼中,只有笛声还在陆忆雪的耳中徘徊。

    一曲离别完毕之后,刚才因为笛声而倒在农田里,小巷里和家中的人们都慢慢的苏醒了过来。

    “咦,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有些伤感,我不是正在劳作吗,怎么会有这样奇异的感觉。”人们擦去眼角的泪珠,心中突然多了一份离别的伤感。

    笛声终止了,这小屋子里又变得安静了,陆忆雪只觉得心里有些伤感,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

    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陆枫也缓缓的醒了过来,突然他一惊,猛的一抬头四处张望,看见陆忆雪站在门口的背影后,陆枫才松了一口气。

    陆枫揉了揉有些疼的脑袋,问道:“忆雪,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白衣男子呢?他这魔音真是厉害,我都抵挡不住。”

    “走了。”陆忆雪淡淡的说道。

    “走了?就这么走了?他没做什么吗?”陆枫有些疑问,难道白衣男子就是路过的不成?没有什么图谋催眠自己干嘛。

    “他是仙儿的叔叔,他带走了仙儿。”

    陆枫这才发现,屋里少了仙儿的身影。

    陆枫准备继续询问陆忆雪的时候,陆忆雪已经转身回了房间。

    忆雪这是怎么了,仙儿的家人来带她回家了不是很好吗,应该为仙儿感到高兴呀,怎么愁眉苦脸的,真是奇怪,陆枫心中不禁有些好奇。

    自己第一眼见到秦仙儿的时候就觉得她有些不一般,没想到她这个叔叔这么厉害,单凭一曲笛音便能把自己催眠,估计秦仙儿不单只是个千金大小姐,应该是某个大门派的掌上明珠。看来自己真是不够火候啊,在高手面前如此不堪一击,想当初自己还被称为天才,荒废的这些年,估计和当初自己的好友已经不是一个档次了吧,唉,陆枫摇了摇头叹息到。

    陆忆雪推开房门,望着这小小的房间,仙儿的东西都带走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仿佛仙儿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只有这空气中仙儿残留的淡淡香气告诉陆忆雪,仙儿来过,不是梦。

    陆忆雪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地面上的竹席,不由得回想起昨天夜里仙儿可爱的说道:“雪哥哥,你可不能趁我睡着就偷偷爬上我床哦,不然你就是禽兽。”想到这里陆忆雪不由得傻笑起来,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可是禽兽不如的人啊。”

    唉,不想那么多了,我和仙儿相识也就一天,怎么像和多年的情人分别一样伤感。陆忆雪双手枕着头便倒在了床上,想昏睡过去,睡一觉缓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嗯?怎么硬硬的,难道枕头底下有什么东西吗。”陆忆雪突然感觉到枕头底下有个硬硬的东西,便伸手摸向了枕头底下。

    突然,陆忆雪摸到一个温暖的东西,有些圆滑,这是什么?陆忆雪心中想着。

    陆忆雪将那东西握在手中拿了出来。

    陆忆雪张开手一看,原来是一个玉佩,玉佩色泽温润,手感光滑,内有一道虹光流转着,表面还有一滴水状的痕迹,但陆忆雪却不知这是秦仙儿所落下的泪痕。

    陆忆雪高举着这玉佩,这是仙儿特意留下给我的吧,玉佩上还残留着仙儿的体温。

    陆忆雪紧握着玉佩放在胸口,对了,仙儿不是叫我长大后一定要去找她吗?她还告诉了我她所住的地方,玲珑阁,玲珑阁,陆忆雪心中默念着秦仙儿住的地方,想要深深的印在心底不忘记。

    仙儿应该是有自己的苦衷不能随意出门吧,所以才叫我去找她,只是那位大叔也太厉害了,我在他面前都被他的气势压制着动弹不得,看来仙儿背景不一般,自己如果现在去找她估计连她的影子都见不着吧,陆忆雪自嘲的笑了笑。

    还是好好努力练功先吧,不然自己这么一介草民怎么能入玲珑阁的门呢?癞蛤蟆要吃天鹅肉也需要有本事才能吃到,不然的话也就只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想到这里,陆忆雪一个鲤鱼打挺便坐了起来,盘腿而坐准备打坐,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被他放在墙角的寒铁剑。

    想到白衣男子刚才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小子,你这寒铁剑居然有灵性,只可惜是寒铁剑,不然的话成长起来前途无量。”

    灵性?可惜是寒铁剑,不然成长起来前途无量?这是什么意思,陆忆雪心中疑问着。

    对了,难道说这寒铁剑能与我心意相通?是啊,刚才自己差点被白衣男子阉割的时候它可是自动的横在自己身前保护着自己。

    想到这里,陆忆雪盯着墙角的寒铁剑,心中默念着,寒铁剑,寒铁剑,来来来,来我手上。

    只可惜寒铁剑半天没有丝毫动静,陆忆雪不免有些失望,这寒铁剑怎么都不听指挥,难道只能是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它才会自己动吗?还是我呼唤的方式不对?

    陆忆雪继续口中默念着“寒铁剑,给我过来!”“帅哥,给我过来!”“美女,给我过来!”“剑哥,给我过来!”

    如果陆枫此时见到陆忆雪这幅逗比的模样,估计会以为陆忆雪因为秦仙儿的离开失了智,像个傻子一样对着寒铁剑呼唤着。

    寒铁剑依旧在墙角一动不动,仿佛无视了陆忆雪这逗比的举动。

    陆忆雪不免有些要放弃了,看来这寒铁剑太傲娇了,不听指挥,最后再试试吧“神剑,给我过来!”

    嗖的一声,陆忆雪脑袋一偏,他见一道黑色的影子闪电般飞向他,侧脸感觉一阵凉嗖嗖的,头发也被切断了几根飘落在床上。

    陆忆雪呆呆的回头望去,只见寒铁剑笔直的插在他身后的墙上,三分之一的剑身没入坚硬的墙内。

    这什么情况,还好我闪的快,反应再慢半拍我估计就见不到明天的日出了,我叫神剑它就有反应了,这寒铁剑是自恋还是对我不满要谋杀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