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忆雪呆呆的望着笔直插在墙上的寒铁剑。

    他伸手握住剑柄,用力一拔,将寒铁剑从墙上拔了下来。

    陆忆雪不停地打量着这寒铁剑,这是什么情况?

    “神剑?”陆忆雪自言自语的说道。

    “嗡。”陆忆雪手中寒铁剑轻微的颤抖了一下,仿佛在回应着陆忆雪。

    嗯?它还喜欢我喊它“神剑”,没想到小小寒铁剑也挺自恋的嘛,陆忆雪心中想到。

    “嗖”的一声,陆忆雪只觉得一阵凉风迎面吹过,又是几根头发从他眼前飘落。

    只见寒铁剑漂浮在他面前,笔直的对着他的脑袋,仿佛对陆忆雪心中的想法很是不满。

    看来这寒铁剑与自己心意相通,居然能知道自己心中说它自恋,陆忆雪心中想到这里,面前的寒铁剑不禁又靠近了他几分。

    “寒铁剑,呃,不是寒铁剑,是神剑,神剑大哥有话好好说,您再来几下我估计就要变光头了,就要带着你出家当和尚了。”陆忆雪连忙改口。

    寒铁剑这才退后了几分,陆忆雪也松了口气,看来自己修炼的路上并不一帆风顺啊,这才刚开始修炼几天,就遇到各种生命危险,什么差点死在猪蹄之下,什么被阉割做太监,现在还差点被自己的武器给剃成光头出家当和尚。

    唉,陆忆雪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望着面前漂浮着的寒铁剑,陆忆雪心中意念一动,寒铁剑便乖乖的飘落在陆忆雪的手中,看来这剑还是听指挥的,陆忆雪挥了挥手中的剑,自己能随时召唤它来到自己的手中真好,也不怕剑不在身边的时候被偷袭了,也不怕与人战斗的时候剑被劈飞了变成手无寸铁的尴尬了。

    就这样我就能随心所欲的用意念控制寒铁剑了?难道不用滴个血进行个仪式什么的?寒铁剑在陆忆雪手中“嗡”的一声,明显对陆忆雪这无语的想法有些不满,自己又不是蚊子,要他的血干嘛,兵器有情,自生灵性,而不是靠着什么仪式,什么滴血认主才有的灵性,只有获得兵器的认可,兵器才会听从命令。

    “呃,不滴血,不用仪式。”陆忆雪感觉到寒铁剑有些不满,急忙说道,自己可不想被剃成光头。

    陆忆雪轻轻的**着寒铁剑,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寒铁剑,但却是自己第一把武器,是母亲留下的唯一信物,不知不觉中还与自己心意相通。

    寒铁剑又如何?适合自己的才是好的,就算给我一把神兵,不能为我所用,不如手持寒铁剑,行走江湖。

    对了,既然自己已经能呼唤寒铁剑来自己手中,那自己是不是也能御剑战斗了,让寒铁剑自己去战斗,自己只要躲在后面就可以了?想到这里,陆忆雪不由得兴奋了起来,毕竟御剑这种事情可是很多少年梦寐以求的事情,多么帅气,就像大侠一般。

    既然心中有想法,陆忆雪也就不墨迹了,手中握着寒铁剑从床上下来,陆忆雪笔直的站立着,寒铁剑竖立在自己身前,深吸一口气,集中精神盯着手中寒铁剑,心中开始念念有词“神剑,神剑,给我起,给我起。”

    陆忆雪持续了好一会,可惜寒铁剑纹丝不动,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飞入空中,随着自己的心意而动,这次寒铁剑连搭理陆忆雪的动静都没,估计它心中正在想着,我这是怎么了?怎么遇到这么一个逗比的主人,真是懒得搭理他,让他继续这样自己搞笑去吧。

    过了一会,陆忆雪觉得自己这样也是有些尴尬,盯着寒铁剑心中默念那么久也没反应,自己都快盯成斗鸡眼了,这次寒铁剑怎么也没反应,仿佛已经无视了自己一样。

    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弱啊,连自己的武器都看不起自己了,唉,还是先乖乖打坐去吧,毕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努力修炼真气才是让自己强大起来的第一步。

    真气?对了,我怎么没想到。陆忆雪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闭上了双眼,缓缓的开始运转着体内的真气,一层浅灰色的真气便浮现在了他的身体周围。

    慢慢的,只见真气都开始往陆忆雪手中聚集过去,最后顺着陆忆雪的手掌没入了寒铁剑之中。

    “叮”一声,只听见寒铁剑发出轻快的一声震动声,便挣脱了陆忆雪的手掌漂浮在了陆忆雪的面前。

    剑一脱手,陆忆雪便觉得身体有些乏力的感觉,虽然注入真气的时间并不长,不过那一下寒铁剑便吸收了陆忆雪体内至少一半的真气,突然一下少了那么多真气,陆忆雪不免觉得体内有些空虚,身体也有些乏力。

    虽然身体乏力,但他看见漂浮在自己面前的寒铁剑,眼中不由得闪烁着一丝激动。

    成功了,自己成功了,原来御剑需要用真气,而不是用嘴命令剑,我真是太笨了,陆忆雪想起刚才自己那幼稚的举动,不免有些脸红。

    “左,右,左,右。”陆忆雪开始指挥这漂浮在空中的寒铁剑,只见寒铁剑便跟随着陆忆雪的指挥,忽左忽右的飘动着,只是每飘动一次,陆忆雪便觉得自己体内的真气也会随之消耗,精神上的消耗也不小。

    “太酷了,这御剑术真是帅呆了,待会我要好好的在二狗子面前炫耀一下。”陆忆雪兴奋的说道,因为御剑而消耗的精神和真气产生的疲惫感一下子消散了许多。

    “继续,真好玩,真棒!”

    “来,寒铁剑听我指挥,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寒铁剑便随着陆忆雪的左手右手挥动着。

    “对,就是这样,哈哈哈,我也会御剑了,不要停,我还要继续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陆忆雪开心的手舞足蹈的指挥着寒铁剑。

    “慢动作,慢动作……”陆忆雪突然眼前一黑,有种感觉身体被掏空的感觉便晕倒了在地上。

    失去了陆忆雪真气的支撑,寒铁剑也从半空中跌落在地上。

    呃,陆忆雪还是个未见过外面世界的纯真少年,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所以忘了要节制,结果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便令身体被掏空了晕倒在地上。所以在开心的时候需要懂得节制!避免身体被掏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