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雪,忆雪,出来吃饭了。”

    陆忆雪隐约中听见有人呼唤他的名字,他缓缓的抬起了沉重的眼皮,模糊的景象印入陆忆雪眼中,首先印入眼中的便是掉落在陆忆雪身边的寒铁剑。

    陆忆雪捂着自己有些沉重的脑袋,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倒在地上睡着了。

    陆忆雪扶着墙缓缓的站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双手揉了揉太阳穴。

    这才回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刚才自己正在练习御剑术,正在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结果突然身体就很乏力,体内一阵空虚,就像被掏空了。

    看来是自己太过于得意忘形了,这才刚修炼几天,体内的真气还不够雄厚,不足以支撑长时间的御剑。

    刚才自己因为能御剑而太过于兴奋,所以才手舞足蹈起来,却忘了真气的消耗,结果发力过猛便晕了过去。

    “唉,自己还是太年轻,心态不够沉稳,以后自己遇到什么时候都需要冷静点,可别得意忘形而犯了错。”陆忆雪叹了口气。

    稍微缓了缓,陆忆雪便起身向外走去,推开房门来到饭桌前。

    “嗯?忆雪,你这是怎么了?”陆枫好奇的问道。

    只见陆忆雪没精打采的坐在陆枫对面,脸色有些苍白,眼圈有些发黑,感觉就像纵欲过度的人一样。

    陆枫心中好奇的想到,忆雪这是怎么了,不就仙儿回家了吗?怎么忆雪突然变成这样,真奇怪。

    陆忆雪却不知道陆枫心中想着什么,有气无力的说道“爹,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陆枫只好带着心中的疑问吃饭了。

    饭后,陆忆雪终于恢复了一些精神,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着。

    陆枫见陆忆雪这幅模样,不禁摇了摇头,也不好意思打扰陆忆雪休息,只好自己默默的收拾着饭桌。

    “对了,忆雪,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吧。”陆枫边收拾着手中的碗筷,便对陆忆雪说道。

    “嗯。”陆忆雪依旧闭着双眼,淡淡的回道。

    “你行李收拾好了吗?”

    “我没多少行李呢,就带几件衣物就好了,对了,明天就要出远门了,我得去和二狗子他们道别去,毕竟是一起玩了好几年的玩伴。”想到这里,陆忆雪便睁开了双眼,起身往门外走去。

    陆枫见陆忆雪快去的往门外走去,不由得摇了摇头,还是个贪玩的少年啊,一提到玩便精神了起来。

    村子的农田里,只见二狗子正坐在谷堆边无聊的发呆,有些昏昏欲睡。

    陆忆雪见二狗子昏昏欲睡的样子,不由得放轻了脚步,慢慢的靠近二狗子背后,突然猛得拍了一下二狗子的肩膀,并大喊一声:“快跑,大野猪来了!!!”

    二狗子被陆忆雪这突如其来的大喊声吓了一大跳,听见大野猪三个字,条件放射的整个人都从地上蹦了起来。

    “快跑啊,快跑啊!”二狗子也不顾回头看看到底有没有大野猪,直接就飞快的逃跑。

    只留下陆忆雪在原地大笑不止。

    “哈哈哈,笑死我了,水牛村第一勇士。”熟悉的笑声在二狗子身后传来,二狗子逃跑的脚步不由得放慢了几分,二狗子回头望去,只见陆忆雪正在那捧腹大笑着。

    二狗子不由得老脸一红,看来这大野猪是我一生的痛啊,自从遇到大野猪后,现在看见家里的老母猪都有些害怕,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二狗子心在流泪,再也不能在虎妞面前装威猛了。

    “雪哥,不带这样玩的。”二狗子有些尴尬的说道。

    “这不看你无聊嘛,我让你精神精神,哈哈哈。”陆忆雪一本正经的说着,只是微翘的嘴角掩盖不住陆忆雪想笑的心情。

    二狗子只好低着头默不作声。

    陆忆雪见二狗子这样,也不好继续嘲笑他了。

    “好了好了,我不再提大野猪的事了,虎妞和狗蛋呢?”

    二狗子见陆忆雪不再笑话他了,这才正色道:“在那边干活呢,雪哥怎么了,是不是又有好玩的事情要和我们分享,不过去打大野猪这种事情还是别带上我了,我怕。”

    陆忆雪无奈的看着二狗子,真是白长那么大个子了,居然还这么胆小。

    “放心吧,不是。”陆忆雪无奈的说道。

    陆忆雪朝着正在劳作的狗蛋和虎妞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过来。

    狗蛋和虎妞见到陆忆雪对着他们招手,也都放下了手中的活,朝着陆忆雪走来。

    “雪哥,喊我们有什么事?对了,怎么没看到秦仙儿呢?”虎妞开到陆忆雪身边,突然发现被陆忆雪带回家的秦仙儿却没有跟在他身旁,不由得问道。

    陆忆雪被这么一提仙儿的事,有些伤感起来。

    “她回家了,被他叔叔接回去了。”

    “啊,她叔叔?居然这么快就回去了。”狗蛋不由得惊讶道。

    “唉,她能早点回家挺好的,这样她家里人也不会心急了,不说这个了,我今天来可是要炫耀下我新学会的御剑术的。”陆忆雪得意的说道。

    “什么,什么,御剑术?”二狗子等人听后都急忙的靠近了陆忆雪,将他围在中间。

    “是的,就是御剑术。哼哼。”陆忆雪见小伙伴的反应很是满意。

    “真的吗?雪哥,快施展一下,让我们开开眼界。”狗蛋有些崇拜的说道。

    “哼,看好了哦。”陆忆雪嘚瑟的说道。

    只见陆忆雪运转着体内的真气,身上开始散发着淡灰色的光芒,然后缓缓的顺着手掌注入到寒铁剑内。

    “嗡”的一声,寒铁剑便复活了一样,自己漂浮在半空中。

    “哇,雪哥,你好棒棒。”二狗子眼中充满了崇拜的光芒,毕竟武侠梦是很多少年向往的方向。

    “呃,二狗子你正常点说话,听得我鸡皮疙瘩都来了。”陆忆雪听见二狗子这么娘的说话,胃里一阵翻滚,手上的鸡皮疙瘩也起来了。

    “我不嘛,我好崇拜雪哥哥,你就是好棒棒,我要学,我要学,雪哥哥教教我,我要嘛。”二狗子一边说着一边晃动着陆忆雪的手臂。

    陆忆雪被他这幅模样弄想把昨晚吃的饭都吐出来,准备挣脱二狗子的手,再反手给他一记重重的上勾拳,如果一记上勾拳解决不了,那就再来一记下勾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