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打闹的陆忆雪三人,突然发现虎妞独自站在那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虎妞,你怎么了?在想些什么呢?”二狗子发现虎妞独自站在那,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二狗子这么一问,狗蛋和陆忆雪的目光也集中在了虎妞的身上。

    “对呀,虎妞,你怎么了呢?雪哥要去城里了,你难道不开心吗,快来跟雪哥聊聊该带什么东西回来给你。”狗蛋也问道。

    虎妞摇了摇头“我没事。”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

    女孩子和男孩子有些不同,女孩子一般比男孩子成熟的早一些,别看虎妞平常大大咧咧的,但心思却是比较细腻的。

    虽然陆忆雪笑着说会回来的,但虎妞心中却有一种感觉,这一别,也许就是永远。

    毕竟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精彩,习惯了精彩的世界,谁又甘愿回到这小小的村庄平凡的过一生呢?

    当初自己第一眼见到陆忆雪的时候,便被他深深吸引了,清澈无比的大眼睛中带着一丝倔强,瘦小的身子,白白的肌肤,一副小帅哥的模样。

    “你好呀,我叫陆忆雪,我们能一起玩吗?”

    “虎妞等等我,我也要去。”

    “虎妞,你家还有酒吗?我和你借点行吗,我爹想喝酒了。”

    “什么?昨天我有和你借酒吗?”

    “呃,虎妞你记性真好,什么时候还啊,等我有钱的时候还吧。”

    “你问我什么时候有钱,我也不知道啊。”

    虎妞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幅与陆忆雪一起度过的画面。有初次见面陆忆雪单纯还有些羞涩的样子,有为了跟上自己的步伐在后面追赶着自己而着急的模样,也有长大后陆忆雪耍无赖的模样。

    只可惜他如今要离去了,虽然虎妞知道自己和他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但她还是不愿意失去陆忆雪的消息,哪怕只能远远的看着他,每天能知道他过的好,虎妞便知足了。

    “嘿,发什么呆呢,还不快讨好我,不然我可不带东西给你哦。”陆忆雪用手在虎妞面前挥了挥。

    虎妞这才从回忆中回过了神,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乌黑发亮的眼眸仿佛万里无云的夜空一般,长长的睫毛,白皙的皮肤,绝美的唇形带着一丝得意的坏笑,在这阳光的照耀下,少年带着一丝阳光的味道。

    虎妞看着有点呆,俏脸一红。

    “嘿,虎妞你不会病了吧,怎么脸红了,发烧了吗。”陆忆雪伸手便摸向了虎妞的额头。

    “嗯,没有发烧呀,怎么脸这么红呢?”陆忆雪有些好奇。

    “啊,没有,没事。”虎妞赶紧躲开了陆忆雪的手掌,低着头不敢看陆忆雪。

    “雪哥你是木头人吧,我都能看出虎妞这是思春了。”狗蛋偷笑着说道。

    “啊~~~”

    虎妞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狗蛋的身边,一记干净利落的锁喉抛摔就将狗蛋给治服在地上。

    狗蛋最后只发出一声尖叫便晕倒在地。

    吓得二狗子在一旁直打哆嗦,二狗子只觉得自己有些腿软,虎妞太可怕了,我还是少招惹她吧。

    虎妞解决了这个多嘴的狗蛋后,转身又变回一副乖巧的样子,对陆忆雪说道:“雪哥,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你能偶尔回来看看我们就好了,如果可以的话,你便摘下一撮城里路边的小草带回给我。”

    “呃,好吧,要小草干嘛。”陆忆雪被虎妞刚才一招给震撼到了。

    “雪哥你最好了。”虎妞开心的说道。

    “对了,雪哥,你还要记得把欠我的酒钱还给我,我可是一分一毫都记在小本子上的,你要是赖账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哼哼。”虎妞突然说道,还握了握拳头。

    陆忆雪见虎妞这幅模样,赶紧点着头说道:“一定,一定,我赚了钱后一定会还你的。”陆忆雪可不想吃虎妞一记锁喉抛摔。

    “这还差不多。”虎妞满意的回答道。

    “雪哥,那你们先玩吧,我有点事就不陪你们了,我先回家了。”

    “啊,虎妞你有什么事,今天居然这么早就回家了。”陆忆雪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大事,我爹喊我帮忙呢。”虎妞说完便转身就走。

    背对着陆忆雪之后,虎妞终于止不住的流下了眼泪,在她心中陆忆雪并非池中之物,这次离开,必定遇风化龙,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小小的村庄了,至于要的那一撮路边的小草,只要陆忆雪心中记得虎妞便满足了,因为她便是那路边不起眼的小草。

    陆忆雪三人看着虎妞远去的背影,她由始至终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陆忆雪。

    “她爹喊她帮忙?她爹今早不是和我爹一起去镇上买东西吗,虎妞今天真奇怪。”二狗子小声的嘀咕着。

    随着虎妞的离去,陆忆雪三人也有些兴致不高了。

    三人并肩的坐在谷堆旁,望着在农田里劳作的人们,陆忆雪不禁有些呆了。

    这熟悉的景色,熟悉的人们,熟悉的玩伴,终究还是要离开了啊。

    其实就这样平淡的过一生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陆忆雪心中知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有些事情还等着自己去做,所以自己不能逃避在这小村子里平淡的生活。

    陆忆雪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拍了拍二狗子和狗蛋的肩膀。

    “散了吧,我也回去收拾下衣物了。”

    “雪哥,那你明天什么时候出发?”二狗子问道,语气中也是有些不舍,毕竟再次相见也不知是何时,也不知道童年的玩伴到时候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纯真。

    陆忆雪向前走了两步,深深的给了二狗子和狗蛋一个拥抱。

    然后便转身离开。

    “明天一大早就出发,你们不用那么早来送我了,我走后可别太想我哦。”陆忆雪没有回头,只抬起了右手在空中挥了挥。

    “切,真自恋,我才不会想你的,你走了最好,我下我肯定是水牛村第一勇士了,哈哈哈……”二狗子大声的笑道,只是笑着笑着便没声了。真的不会想念这个有些令自己嫉妒的少年吗?那只有二狗子自己心里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