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我回来了。”陆忆雪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进来。只是没有人回应他。

    陆忆雪推开家门,发现屋子里面并没有陆枫的踪影。

    陆忆雪不由得有些好奇,爹去哪儿了?居然不在家里面,真是奇怪。

    陆忆雪摇了摇头,不去想他去哪儿了,反正这么大个人也不能走丢,那副落魄的样子也不可能被绑架,随他去吧。

    空荡荡的屋子就剩下陆忆雪一个人了,不免觉得有些孤单。陆忆雪只好回房间开始收拾衣物。

    打开小小的衣柜,陆忆雪随手便拿了几件布衣包裹了起来,看着这些布衣,陆忆雪不免想起了秦仙儿穿着自己衣服的诱人模样。

    对了,仙儿走的时候还穿着我的衣服呢,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好好保存。

    想到这里陆忆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仙儿是大小姐,家里的衣柜估计都比我这小小的房间大吧,怎么会保存好我这一件不起眼的布衣呢。

    陆忆雪拿起秦仙儿给他留下的玉佩,将玉佩戴在了脖子上,透过肌肤,陆忆雪只觉得一股暖流进入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有些郁闷的心情淡了几分。

    看来这玉佩还有安神定心的作用啊,陆忆雪摸了摸贴在自己胸膛前的玉佩。

    陆忆雪望了望窗外的天色,只见艳阳依旧高照,天色还早,自己却无事可做,不如抓紧时间打坐一会吧,等爹回来了再去煮饭。

    想到这里,陆忆雪便盘腿而坐,开始打坐起来,扎实的功底才是持久的前提,这样才不会因为体内虚乏而晕倒在地。

    就在此时,村子的另一边。

    王婶正一人在家里的小院子内收着已经晾干的衣物,一个远远的身影朝她走来,由于年纪大视力不太好,王婶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那道身影越来越近了,王婶定睛一看,这不是陆忆雪他爹吗?这可是难得一见的风流人物,可是村子里很多未婚姑娘茶余饭后讨论的对象,只可惜他却一般躲在家里不出门,很难才能见上一面,今天难得见他出来一趟也不知道干嘛去。

    没错,这道身影便是陆枫。他笔直的朝着王婶走去。

    “王婶,你在这院子里干嘛呢。”充满磁性的声音从陆枫口中发出。

    “啊。”王婶被陆枫这突如其来的打招呼有些吓一跳,她也没想到陆枫会主动来找自己聊天,陆忆雪父子来水牛村那么多年,自己和陆枫也没说过超过十句话,更别说主动找自己聊天了,这还是这一次呢。

    “王婶,王婶,你怎么了。”

    王婶这才回过神来“没事,没事,怎么了忆雪他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王婶这才仔细的看了看陆枫,依旧和当初刚来水牛村时一样帅气,只是比当初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拉碴的胡子,忧郁的眼神,散乱的头发,俊美的五官,怪不得能迷得村里的姑娘神魂颠倒的。

    陆枫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我和忆雪明天就要离开水牛村了。”

    “啊,你说什么,你们要离开水牛村了,去哪儿?”王婶有些惊讶的说道,陆枫这么多年都窝在家里,只有陆忆雪活跃在村里,怎么突然一下说走就走呢,如果陆枫自己离去倒也没什么,毕竟没有多少交集,可他刚才说的是带着陆忆雪一起离开。

    但是王婶和陆忆雪的感情可不一样,王婶从第一次见到陆忆雪便喜欢这个俊俏懂事的孩子。

    虽然陆枫颓废在家不怎么照顾陆忆雪,但是陆忆雪很是受村民们的喜爱,其中陆忆雪和王婶的关系最好,王婶一有好吃的便会特意给陆忆雪留上一份,而陆忆雪也经常去帮王婶干活,王婶已经习惯了有陆忆雪在的日子,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孙子一般对待了,这突然说走就走,王婶心中不免有些舍不得。

    陆枫也看出了王婶脸上的不舍“忆雪也这么大了,实话说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这么些年都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没有好好照顾好忆雪。”

    陆枫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么些年也是多亏了您的照顾,以前我耽误了忆雪的前程,最近我才醒悟过来,我自己怎么样都好,可不能再这样耽误忆雪的前程了,我要带他去城里学习,他有好的天赋,应该去更广阔的天空。”

    王婶喃喃自语着“更广阔的天空。”

    “也是,忆雪这孩子从小就聪明伶俐,确是不应该让他和你一样颓废在这个小村子里,你确实不是个称职的父亲,你带忆雪走后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对忆雪不理不顾的,不然的话还不如回来这,把忆雪交给我照顾得了。”想到陆忆雪即将要跟着陆枫离开了,王婶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怨气,便教育起了陆枫来。

    陆枫见王婶这幅教育人的模样,连忙点头说道:“王婶说的是,我会记在心里的,以后不这样了,我会好好教育忆雪的。”

    王婶见陆枫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也就不继续教育他了,叹了口气,忆雪终究还是要走的,这个小村子困不住他,只有更广阔的天空才能容他自由翱翔,我会默默的祝福忆雪,如果有一天忆雪累了倦了,只要他还想回来,我还是会像现在这样照顾他的。

    “好了,既然已经道别完了,你也就走吧,只希望你刚才说会好好照顾忆雪不是敷衍我的,我也有些累了,我就先回屋休息去了。”王婶挥了挥手示意陆枫回去,转身就要回屋子里,那本来就有些苍老的背影此时更加苍老了几分。

    “王婶,等一下。”陆枫喊住了王婶。

    王婶听到陆枫的声音,身子一顿,转了过来看着他“还有什么事吗?”

    陆枫没有说话,走到了王婶跟前,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塞入王婶手中。

    “这是我早年在外闯荡的时候偶然获得的一枚千年人参,您老人家留着吧,在危急时刻可救人一命,也当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给您一些小小的心意。”

    王婶急忙推开“不行,不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你还是留在身上吧,忆雪在外闯荡比我这个老太婆在家容易受伤多了。”

    陆枫却不等王婶将千年人参归还给他便转身就溜,远远的说道:“没事的王婶,您就留在身边吧,万一哪天就派上用场了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