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的一声。

    这次陆忆雪又没有躲过陆枫手中的树枝,结结实实的挨了陆枫一下。

    “啊。”陆忆雪发出一声惨叫,这迅疾的树枝抽在手臂上让陆忆雪觉得火辣辣的疼。

    “啪。”又是一声抽打的声音。

    “啊,爹,你等会,等会,我准备准备。”陆忆雪又是一声惨叫,只可惜陆枫并没有打算就此收手,也没打算给陆忆雪准备的时间。

    陆忆雪只好慌乱的往后退着,散乱的脚步差点令陆忆雪摔倒在地,一边后退一边想抬起右手将寒铁剑横在身前,想抵挡陆枫手中的树枝,最好能斩断树枝,那自己就可以有很多时间缓冲了。

    姜还是老的辣,陆枫就像是看穿陆忆雪的心思一般,每当陆忆雪的右手刚刚抬起,准备将剑横在身上,陆枫都能比他快一步的将树枝抽在陆忆雪的右手上,将他的手给抽回去。

    “啪”“啪”“啪”抽打的声音不断在这个小院子里响起,而随之响起的自然是陆忆雪的惨叫声了。

    一直这么挨打也不是个办法呀,陆忆雪甩了甩火辣辣的右手,这疼痛差点没让自己连手中的寒铁剑都握不稳。

    突然陆忆雪灵机一动,自己可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给抽懵了,自己现在可是修炼之人,我可以动用真气啊!

    想到这里,陆忆雪便开始运转体内的真气,一丝淡灰色浮现在陆忆雪的身上,手中寒铁剑也像被充满能量一般,一丝淡灰色的真气包围着剑身,周围的温度也开始低了下来。

    一阵夜风吹过,陆枫突然觉得有些凉凉的感觉。

    “啪。”又是一声抽打的声音,只可惜这次陆忆雪却并没有惨叫。

    陆枫只见陆忆雪此时身上正散发着淡淡的灰色真气,自己手中的树枝抽在陆忆雪的右手上,只是看起来好像没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是的,这次被树枝抽在自己的右手上,陆忆雪只觉得身上的真气为他抵挡了一大半的伤害,突然一下居然没那么疼了。

    陆枫楞了楞,心中叹道,好小子,才这么一会都懂得运用真气来保护自己了。

    陆忆雪见陆枫的眼神有些走神,这可是好机会,陆忆雪可不会轻易的放过,手中寒铁剑一横,便把陆枫手中的树枝切作两节。

    只见半截树枝化作一道抛物线掉落在不远处,陆枫手中只握着剩下的半截树枝,切口出还冻上了一层冰霜。

    陆忆雪一击得逞后并没有松懈,而是快去的和陆枫拉开距离,手中紧握寒铁剑,立于身前,做好了随时抵挡陆枫的进攻。

    陆枫看着自己手上只剩下半截的树枝,再看了看摆好姿势如临大敌的陆忆雪,不由得笑了笑,心中想着,好小子,这战斗经验哪学来的?还有模有样的。既然这次都摆好了战斗的姿势,想必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那我可就不像刚才一样哈弄弄了。

    想到这,陆枫挥了挥只剩下半截的树枝,身上亮起淡淡的青色光芒,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了陆忆雪的身前。

    陆忆雪只见眼前陆枫的身影突然虚幻了一下,如同一阵清风一样,就出现了在自己的身前,陆忆雪心中感叹道,这速度好快啊。

    陆枫开到陆忆雪的身前,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手中的半截树枝直直的朝着陆忆雪刺去。

    树枝不断地在陆忆雪眼中放大,好快的速度,陆忆雪赶紧向后退去,提剑向树枝斩去,只是这树枝就像粘附在陆忆雪身上一样,不管陆忆雪怎么后退就是甩不开,而且树枝和陆忆雪身体的距离还越来越近。

    说时迟那时快,陆忆雪眼看就要被树枝刺中了,陆忆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有全力一提寒铁剑。

    “啊,好痛。”很可惜,陆忆雪还是慢了一拍,半截树枝穿过陆忆雪双手间的缝隙,直直的刺在了陆忆雪的胸膛上。

    陆忆雪吃痛的后退了两步,捂着疼痛的胸口。

    陆枫一击得逞后却并没有要放过陆忆雪的意思,青色光芒一闪,陆枫又开到陆忆雪身前。

    陆忆雪还没缓过神来,只见陆枫又来了,心中不禁苦喊道,爹这是干嘛,这是要折磨死我啊!

    只见月色之下,一大一小的身影在交着手,说好听点是交手,其实实际情况就是陆忆雪单方面的被虐。

    一阵阵惨叫声便在这小院子里响起。

    不知过了多久,陆忆雪在陆枫的攻击之下,反应能力也提高了一些,被击中的次数也减少了一些,但每次格挡住陆枫的攻击都会被击退几步,这就是修为的差距。

    陆枫终于停下了攻击,一副悠闲的样子,淡淡的说了句:“今晚月儿真没。”

    而此时陆忆雪则是一脸狼狈的样子,胸膛不断地起伏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地上。

    他听见陆枫淡淡的说着月儿好美,心中不由得暗暗的想着,月儿美和虐我有什么关系,真是无妄之灾啊!

    陆枫却好像听到了他心中的话一样,淡淡的说道:“忆雪,你是不是不懂我为何要突然袭击你,还一直抽打着你。”

    陆忆雪一脸疑惑的样子,虽然表面没说,但心中却想着,我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懂的样子啊。

    “那是因为明天我们就要离开水牛村了,江湖险恶,有很多危险都是在不经意间发生的,所以我希望你能有一些自保的能力。”

    “外面的世界可不像这个小小村子那么简单,有时候就算我在你身边,我都不能及时保护着你,因为那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可不像我今晚这样拿着小树枝刺你了,那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陆枫叹了口气,望着天上的月儿,仿佛回想起当年在江湖上的点点滴滴。

    陆忆雪听后,也是一惊,爹这么快的速度在我身边都有时候不能及时保护我吗?那敌人要有多快的速度啊!江湖有那么险恶吗?

    然而多年后陆忆雪才懂得,险恶的不是江湖,而是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