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的剑气划过陆枫的侧脸,“轰”的一声斩在了小院子里的大树上,只见大树便被切开了两半,切割面光华无比,这若是斩在人的身上,威力可想而知。

    陆忆雪此时双手握剑直指空中的弯月,而陆枫则脑袋向右偏着,寒铁剑此刻就离他的侧脸一只手指的间隙。

    这一击掏空了陆忆雪体内的真气,陆忆雪终于坚持不住了,身子一软就倒在了陆枫的怀里。

    陆枫赶紧搂着陆忆雪,防止他摔倒在地。

    陆枫扶着陆忆雪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刚坐下陆忆雪便盘腿而坐,开始打坐了起来,此时此刻他疲乏的不是身体,而是体内干枯的经脉。

    陆枫回头望向了小院子里的大树,只见此时大树已被陆忆雪的剑气由下至上切成了两半,光滑的切割面,可想而知剑气的锋利与杀伤力。

    陆枫摇了摇头,叹息道“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小子的剑法,正真面对的时候才更能感受到那恐怖的威力啊。”

    只可惜这强大的剑法也有很明显的弊端,比如需要长时间的准备,陆枫刚才只需要用自己敏捷的身手便能轻松的躲开陆忆雪的攻击,而且每次使用后陆忆雪都陷入了后继无力的尴尬,相当于孤注一掷的招式。也可能是因为陆忆雪目前修为尚浅,还不能完全掌握这套剑法,所以施展起来需要这么久的蓄力时间。

    陆枫也坐在了门前的台阶上,背靠着木门,晃了晃手中只剩下小半截的树枝,切割处还有因为与寒铁剑剧烈磨差而产生的小火苗。

    陆枫将手中的树枝丢在了地上,用脚踩熄了树枝上的火苗。

    没过多久,陆忆雪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从虚弱的状态中恢复了一点。

    他望着眼前被劈作两半的大树,再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对别人使用,没想到威力居然比上次又增进了几分。

    陆忆雪急忙转过身看向陆枫,双手捧着陆枫的脸颊,左看看右看看,仿佛要找出什么东西一样。

    “哎,哎,哎,忆雪你这是干嘛呢?别晃了,别晃了,你这晃着我的头有点晕。”陆枫握着陆忆雪的双手,将他的手从自己脸颊上拿开,陆枫被陆忆雪这么一晃不禁有些晕眩。

    陆忆雪瞪着大眼睛问道:“爹,你没事吧,刚才你没抵挡住我那一下我可真是吓死了,我那时候完全都已经收不住手了,自己的身体也都被剑带动着不受控制。”

    是的,刚才陆枫手中的树枝应声而断作两节的时候,陆忆雪的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就算陆枫武艺高强也不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抵挡利剑吧,而且这么近的距离,一突破树枝的阻碍后寒铁剑就像挣脱束缚的野马一样迅疾,陆忆雪担心陆枫躲不过他手中的剑而受伤。那自己可就后悔莫及了。

    还好陆枫的武艺比陆忆雪高了不止一点半点,最后时刻随机应变脑袋一歪,寒铁剑便贴着他的脸颊划了过去。

    陆枫拍了拍陆忆雪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就凭你那点修为也想伤我,真是太天真了,从现在开始,我决定要对你制定严格的训练,太弱了,省的出去外面丢了你爹我的脸。”

    真的是太弱了吗?陆枫抬手摸向了自己的鬓发,刚才真是好险,我反应再慢一步,被这等威力的剑法近距离的斩在身上,就算自己内力深厚,估计就算不重伤也要被削掉一层皮吧,而不是断几根头发那么简单。

    “呃,好吧老爹,你没事就好,严格训练我吧,我可不怕苦不怕累。”陆忆雪见父亲这生龙活虎的样子,心里也松了口气,要是自己伤了唯一的亲人,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好了,好了,今晚我就先不严格要求你了,毕竟明早就要出发了,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带你出去外面,今晚就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到时候可别嫌累。”陆枫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

    陆忆雪听后,并没有因为接下来几天要赶路和露宿野外而感到痛苦,黑色的眼眸反而更加明亮了起来。

    “没问题的父亲,我激动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嫌累,倒是父亲你在家里这么多年没出去活动,不会身体生锈而拖我后腿吧。”

    陆枫听了陆忆雪这番话后,抬手就要敲陆忆雪的脑袋,只可惜陆忆雪早已逃回了房间,只留下陆枫在原地。

    陆枫见陆忆雪这逃跑的速度,没好气的说道:“这臭小子,顶嘴和逃跑倒很有一套。”

    陆枫也转身将屋子的大门关上,回了自己的房间。

    陆忆雪回到自己的房间,并没有因为刚才的脱力而倒头就睡,反而点亮烛火,在这小桌子前坐了下来。

    借着微弱的烛火,陆忆雪轻轻的**着手中的寒铁剑,虽然它外表不华丽,别人也都认为只是一把普通的寒铁剑,不过陆忆雪却不在乎,因为这剑已与自己心意相通,还能在危急时刻保护自己,就像母亲不能在自己身边,特意留下来保护自己的。

    刚才那一剑真是威力十足,这还是自己第一次靠自己的能力完整的释放出天杀剑法,第一次释放的时候还是身体不由自主的释放的,第二次只是初次尝试就虚脱在地,并没有完整的释放出来。

    陆忆雪握了握拳头,这种充满力量的感觉真好。虽然陆枫今晚并没有严格要求陆忆雪修炼,但陆忆雪上床便盘腿而坐。

    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开始修炼了,但陆忆雪却隐隐觉得自己还是起步太晚了,自己未来想去更加广阔的天地,就不能与这小小的村子里的同龄人比,就像仙儿,比自己小这么多,却能用笛音迷惑敌人,虽然她没提起,但陆忆雪却能感觉到,大户人家的孩子估计早已从小就开始修炼了吧,为了拉近与别人的距离,自己现在只能比别人努力更多倍。

    既然现在打坐能代替睡觉,那自己何不抓紧时间修炼呢。顺便总结下刚才那一剑的感悟,早些掌握这“从天而降”的天杀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