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黑色身影听到二狗子这番话愣了愣,一脚踹在了二狗子的屁股上,二狗子顿时摔了个狗吃屎。

    “哎呦。”二狗子发出一声惨叫。

    “是我,瞧你那熊样,就不能男人点吗,还饶命劫色的,还不反抗,你这熊样倒贴给我我都不要。”

    二狗子这才摸着屁股转头看去,只见虎妞正双手叉腰,一脸鄙视的看着二狗子。

    “虎妞你干嘛呢,找我就找我呗,还弄得和绑架一样。”二狗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站了起来。

    “怎么,虎妞你拖我进这昏暗的小胡同里,不会是想夺走我的处男之身吧!”二狗子美美的想到,手还松了松上衣的扣子,朝着虎妞靠近了几分。

    “滚!”虎妞赶紧推开他,远离了他几分。

    “我找你你是想问你,雪哥明天什么时候出发,他告诉你了吗?”

    二狗子这才明白虎妞找自己来的目的,虎妞还是不死心呀,心里还想着雪哥。

    虽然名字叫虎妞,但虎妞却长得一点也不虎,样子清纯甜美,还扎着一对小马尾,一副邻家小妹妹的样子,很受村子里的男生喜欢,长大后想必也是村里的一枝花。

    二狗子自然也暗恋着虎妞,只可惜虎妞只对陆忆雪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现在陆忆雪要离开了,自己又有追求虎妞的希望了,二狗子当然不能回答虎妞了。所以二狗子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摇了摇头。

    “嗯?雪哥真的没有和你说吗?你们也没问他吗?”虎妞有些疑惑的问道。

    二狗子还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并没有说话。

    虎妞沉默了一会,然后掰动着手指,发出一阵咔咔的响声,朝着二狗子走去。

    “虎妞,你这是干嘛?”二狗子有些害怕,虎妞这幅充满杀气的样子朝着自己走来,肯定没什么好事。

    虎妞没有回答他,回应他的只有虎妞的小拳头。

    “啊!”二狗子的惨叫声在这小胡同里断断续续的响起,虎妞开始了对二狗子一阵拳打脚踢。

    “我真不知道,真不知道雪哥明天一大早就出发!”二狗子终于招架不住了,发出最后一声呐喊,便晕倒在地,身体还不断地抽搐着。

    虎妞这才停手,拍了拍双手,淡淡的说道:“好了,我相信你不知道。”不知道这三个字虎妞还特意的加重了语气,心中想到,就你这小样我还收拾不了你?虎妞转身就离开,也不理会躺在地上抽搐的二狗子。

    所以今天一大早虎妞就急急忙忙的从家里出发,担心去迟了陆忆雪已经走了,那就见不到陆忆雪最后一面了。

    “终于到了,还好雪哥还没出发。”虎妞远远的看到陆忆雪家门还敞开着,明显陆忆雪还未出发,虎妞松了一口气,放慢了脚步,因为刚才赶路让她此时小胸脯不停地起伏着,大口的喘着气。

    就在她路过陆忆雪家门前的草丛的时候,只听见草丛里发出细细沙沙的响声,而且草丛还不断地晃动着。

    虎妞好奇的靠了进去,想看看这草丛里是什么在作祟。

    就在虎妞探头想仔细看清楚这草丛里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道黑影钻了出来,虎妞定睛一看,“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

    只见一名女子披头散发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双手抬着朝着虎妞走去,嘴中还念叨着:“吃的,吃的,我要吃的。”

    虎妞见这恐怖的女子朝着自己走来,连忙的退后着,边退后嘴里还边说着:“你要干嘛,你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可要喊救命了!”

    那女子听后身体一顿,用手撩开散乱在自己面前的长发,露出了本来面目,“是我啊虎妞,快给我,给我吃的,我快死了…”话音刚落,那女子便晕倒在地。

    虎妞见她晕倒在地,她缓缓的靠近了那个女子,这才看清楚这女子的面容,这不正是村子里的王如花吗,她怎么一大早的出现在这里,还一副吓人的样子。

    虎妞扶起她,将她带到一旁的大树下,让她靠在树上坐了起来。

    王如花这才缓过来,微微睁开了眼睛,双眼通红布满了血丝,这吓人的眼神令虎妞都不敢直视她。

    “吃,吃,吃的,给我点吃的…”王如花有气无力的说道。

    “啊,哦,好的,好的。”虎妞便将她背后的包袱拿到胸前,从里面拿出自己亲手做的烧饼递给王如花。

    烧饼刚入王如花的手中,她便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由于吃的太猛,王如花发出一阵咳嗽声,明显给噎到了。

    虎妞拍了拍她的后背,让她顺了口气,“如花姐,你这一大早的在这干嘛呢?还一副吓人的样子,你不会是想装鬼吓人吧。”

    王如花吃完一个烧饼,这才恢复了一些体力,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我在等我的爱人,他说好今天给我答复娶不娶我,结果我激动的一宿没睡着,只想早点见到他,然后我半夜就开始在这等天亮,等他一出门就去和他要答复。”

    “呃,不会吧如花姐,你在这蹲谁呢?谁是你的爱人,能让你这么紧张一宿不睡觉。”虎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王如花脸微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就是陆忆雪他爹呀。”

    “啊,你说什么,陆忆雪他爹看上你了?不会吧!他不是基本都不出门吗,怎么就和你发生了什么。”虎妞惊呼道,这简直就是她听过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讨厌,什么和我发生了什么,我也想能发生什么呢,真是羞死人了。”王如花害羞的遮住了脸。

    “呃。”虎妞见她这幅模样也是无语。

    她转头望向陆忆雪的家,只见两道身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身上还背着行囊,陆忆雪将门锁好,转身出了院子。

    他们这一转身,陆忆雪虎妞倒是认清了,他身旁的是谁啊,这刚毅的脸庞,帅气的五官,还有那小马尾。雪哥他爹呢?虎妞心中疑问着,起身就向陆忆雪走去。

    王如花见虎妞走了,她也起身往陆忆雪的方向走去,嘴里还喊着:“虎妞你去哪?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