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帅哥别跑啊,我还没说完呢!”王如花见陆枫带着陆忆雪像一阵风一样的跑了出去,急忙喊道,边喊还一边追了上去。

    陆枫见这王如花追了上来,加快了体内真气真气的运转速度,顿时化成一阵风消失在了王如花视野中。

    陆忆雪被陆枫这么拖着快速的奔跑,不禁有些懵逼,爹这是怎么了,怎么跑的这么快,好像很怕这王如花似的。

    陆忆雪在奔跑中,突然记起了还在自己怀中的包裹,这正是虎妞特意给自己送来的干粮,自己还没来得及谢谢她呢,就被陆枫拉着一路狂奔,想到这里,陆忆雪大声的喊到“虎妞,谢谢你的烧饼,我一定会还你钱的,等着我!”

    虎妞早已经被惊呆了,不明觉厉,今天早上怪事太多了,让她一下子有些消化不了,一个是吓人的王如花,一个是奇葩帅气的雪哥他爹的“表哥”。他们的行为简直就像个专业演员,让虎妞完全看不懂,大人的世界太复杂了。

    此时陆忆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才令虎妞回过神来,唉,雪哥都已经走远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好好道别呢。

    也罢,省的自己因为要离别而伤心忍不住哭泣,虽然自己知道与他不可能,但还是会忍不住去幻想,现在雪哥被拉着飞快的跑走了也好,就当快刀斩乱麻,断绝自己的幻想。

    虎妞并没有回应陆忆雪的话,而是在原地朝着陆忆雪离去的方向挥了挥手,心中默默的祝福着,雪哥再见了,希望你能在未来的路上一帆风顺,在更广阔的天空自由的翱翔。

    “累死老娘了,现在的男人见到我都这么害羞嘛,这个陆枫的表哥见到我跑的比陆枫还快,算了,我还是在这等我的未婚夫出来吧。”王如花气喘吁吁的说道,由于陆枫跑的太快了,一眨眼就消失在了王如花的视野中,王如花只好放弃,回到了陆忆雪的家门口,还是继续等自己的颓废大叔吧,大叔比较宅应该跑不快,自己能追得上他。

    王如花想的很美好,只可惜她所想的大叔早已变成了阳光帅气的“表哥”逃走了。

    虎妞见王如花这幅模样,一阵无语,王如花的自恋程度简直超越了二狗子了,以前自己以为二狗子已经够自恋了,直到见到王如花这幅模样后,才知道二狗子还是太年轻了。

    “花姐,你慢慢等吧,我先回家了,再见。”虎妞现在只想离王如花远一些,太可怕了,万一被她传染自己也变成这样可就丢死人了。

    “哎,等会,虎妞你等会,还有吃的吗?再给我一些,我一定要蹲到男神出门。”王如花一把拉住虎妞的手,不让她离开。

    “呃,花姐,我已经没有了,我带的烧饼都给我的雪哥带去路上吃了。”

    “没了呀,那好吧,我再忍忍,男神估计也快起床了。”王如花只好松开了虎妞的手。

    虎妞赶紧离开,心中还默默的想着,犯花痴的女人太可怕了,还在那蹲,估计人家见到她这幅模样早就吓跑了吧!还好自己还保持着机智,不然像她一样的话估计雪哥早就躲得远远的不敢见我了吧。

    陆枫带着陆忆雪一路狂奔至村子入口处才放慢了脚步。

    陆枫松开了陆忆雪的手,在这村子入口处停了下来。

    陆忆雪也跟着停了下来,这才有机会缓一口气,他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爹真的是跑太快了,虽然有他的真气护体,但自己也是拼了命才跟上他的脚步,不然的话自己可能就是被他拖着跑了。

    陆枫走到一旁的路碑前停了下来,上面清晰的雕刻着“水牛村”三个大字,陆枫伸手摸了摸这道石碑,叹了口气。

    他回头望向村子里,只见此时已有几位起的早的村民在村子里活动了,他望着这些熟悉又陌生的背影,不禁叹了口气,因为自己颓废闷在家基本足不出户,很多人都叫不出名字,但自己还是感谢这些善良的村民,在自己浑浑噩噩的日子里照顾着小忆雪。

    多少年过去了,自己终于走出来了,这是个自己颓废多年的地方,此时此刻陆枫只想大声的对着天空呐喊“我终于对生活重新燃烧起希望了!”

    陆忆雪此时也缓缓的走到陆枫身后,将手放在陆枫的手后背。

    陆忆雪也舍不得离开这温馨的小村子,这里有一起玩耍多年的小伙伴,有自己熟悉的善良村民,还有待自己如孙子的王婶。但自己还是要离开,虽然村子里的人都对自己很好,但家里却始终缺一道重要的身影,自己想找到她,想知道她为何要离开我们令父亲如此伤心。

    而且陆忆雪也希望去外面的世界看看,雏鸟总是渴望自由自在的蓝天,这不是欲望,这是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向往!

    陆枫转身看向陆忆雪,没有说话,只是搂着他的肩膀,一起望着清晨里村子的风景,望着开始忙碌的村民们。

    “爹,我们出发吧。”陆忆雪平静的说着。

    “好,我们出发。”话音刚落陆枫就转身走去,没有丝毫犹豫。

    陆忆雪回头望了望,心中默默的想着,虎妞,二狗子,狗蛋,王婶,大家,我们有缘再相见。然后便跟上了陆枫的步伐,一起向远处走去,没多久这两道身影就消失在了村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