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陆枫手持一把青色的弯刀,硬生生的斩开了那密集的竹叶雨。一道刀光从竹叶雨之中闪过,直冲竹子顶端的大胖子飞去。

    这道刀光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大胖子刚发现就被这道刀光给击中了。

    “轰”的一声,周围的竹子被这爆炸给震得沙沙作响,大胖子给这刀光击中,炸得他腿上一个踉跄,摇摇欲坠的就要被炸下了这竹子顶端,还好他有着不俗的轻功功底,这才摇晃了几下终于稳住了脚步,没有被炸得掉落在地面。

    虽然脚步稳住了,不过他的千手暗器——飞叶也被打断了,原本如利刃的竹叶此时失去了胖子的控制,瞬间变回了脆弱的姿态,犹如雪花一般缓缓的飘落在了陆枫的肩膀上,再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大胖子稳住了身子,此时他的双手已经被那道刀光给留下了一道伤痕,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滴落了下来。他低着头看着陆枫和他手中青色的长刀。

    只见此刀身长五尺,刀身碧玉通透,上面纹着一片片羽毛的图案,刃如残月。

    陆枫此时也盯着他,千手暗器——飞叶已经被破,此时满天的竹叶没有任何杀伤力,陆枫见大胖子的双手中流淌着鲜血,看似已经没有什么抵抗能力了。

    陆枫抬起手中的青色弯刀,直指大胖子,口中说道:“乖乖束手就擒吧!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大胖子见陆枫咄咄逼人的样子,抿了抿嘴,心中郁闷的想着,真是悲剧啊!难得下定决心准备打劫一次,没想到居然遇到武功不俗的陆枫。自己从这对父子一进竹林就开始暗中观察着他们,见他们两个白白嫩嫩的,长相英俊帅气,虽然穿着布衣,但这长相却不像是穷人家,所以大胖子就利用自己的轻功一直在这竹林顶端暗中的观察着他们俩。

    他内心挣扎了许久,只是想到家里正躺在床上的老母亲,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摘下一片竹叶夹在手指之间,涂上些许麻沸散,自己不是为了要他们性命,只是为了能麻醉他们获取他们的钱财。只可惜一击未中,还让陆枫警惕了起来。此时更是被陆枫追上,还被他击伤。

    大胖子没有回应陆枫的话,想到还躺在家里的老母亲,他握紧了双手,心中想着,不行,我不能被抓住,娘还在家等着我呢,她还需要我回家照顾她。

    想到这里,他的双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片薄如蝉翼的鲜红色飞镖,分别夹在双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若不仔细看的话,还发现不了他手中夹着暗器。

    陆枫见大胖子站着半天不说话,心底升起一丝危险的感觉,不行,我不能再和他废话了,虽然看他此时受伤了,但说不定他又在搞什么花招了,我还是先治服他再说。

    想到这里,陆枫突然动了,身体青光亮起,双腿一蹬便跳上了竹子,陆枫手持青色弯刀就顺着竹子快步的跑了上去,向着大胖子冲了过去。

    陆忆雪此时只能在原地看着陆枫,因为自己去了也帮不上忙,因为自己不会轻功,够不着啊!

    突然陆忆雪灵机一动,自己虽然还不会轻功,但自己却不一定够不着啊!然后陆忆雪就开始悄悄的密谋着什么事情起来。

    陆枫和大胖子之间的距离并不远,陆枫在青色真气的加成下,一眨眼便冲到了大胖子身前,就还有两步距离了,陆枫只见大胖子脸上并没有任何慌张的表情,明亮的小眼睛十分平静,陆枫见他这么平静,心中不好的预感更加明显了。

    不管他那么多了,谁知道他是装的还是被吓的,手下见真章。陆枫抬起手中弯刀就向大胖子斩去。

    然而就在陆枫抬刀的瞬间,大胖子动了,嘴中轻声的说了一句:“千手暗器之摘花。”

    大胖子缓缓的抬起了双手,对,就是缓慢的动作,陆枫虽然和只离大胖子不过两步的距离,但他却突然的惊奇的发现,大胖子这缓慢的动作自己却有些躲避不开的感觉,陆枫眼中的景象突然都变得慢动作了起来,陆枫瞳孔收缩了起来,这大胖子的动作在陆枫眼中实在是太慢了,但自己的身体也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抬不起双手,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大胖子那双肥胖的双手朝他刺来。

    此时大胖子手中的鲜红色的飞镖已经被他夹在大拇指与食指之间,呈一副摘花的姿势朝着陆枫刺去。

    鲜红色的飞镖缓慢的在陆枫眼中放大着,陆枫虽然将胖子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但是想躲却躲不开!

    陆枫内心在挣扎着,自己这是怎么了?仿佛中了邪一般,这短短的一瞬间突然在自己眼中就像漫长的一天一样,自己该怎么躲避这看似缓慢的暗器啊!

    是的,这一瞬间只有在陆枫自己的眼中才显得那么漫长,远处的陆忆雪只见陆枫冲到了大胖子的身前,然后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不动了,陆忆雪也搞不懂陆枫为何突然不动了。

    大胖子手中鲜红的飞镖离陆枫的额头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了,只是陆枫却还是反抗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鲜红的飞镖在自己眼前无限的放大,完了,自己这才刚出山就要栽在这片竹林了吗?此时陆枫心里的想法和大胖子是一样的,怎么刚出山就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真是运气“太好”啊!

    不行,自己不能这么快的就栽在这里,我倒下了谁来保护忆雪,我倒下了忆雪必然也会遭到这大胖子的毒手。

    想到这里,陆枫心一横,体内五条经脉同时极速的运转着,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真气,陆枫终于挣脱了这慢动作的景象,身子一轻,瞳孔重新变回正常,但是此时大胖子手中的鲜红色飞镖离他的脑门只剩下两指的距离。

    说时迟那时快,恢复了正常的陆枫没有多想,身上的轻功一散,身体便自由落体的向地面落去,拉开了与大胖子的距离,右手的弯刀一抬。

    只听见“叮”的一声,陆枫手中的弯刀便与大胖子手中的鲜红色飞镖碰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