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的是想拔出来的时候偏拔不出来,不想拔出来的时候自己倒成功的出来了!

    大胖子的头终于冲泥土里拔出来了,只可惜他现在并不想出来,倒是希望再在泥土里多待一会,这真的是太丢人了。

    陆忆雪和陆枫呆呆的望着自己倒下的大胖子,有些发愣,两人用了那么大劲都没将他给拔出来,倒是将他的裤子脱了,露出了骚气的红色大裤衩,结果他自己却从泥土里出来了。

    大胖子倒下之后却没有了动静,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陆忆雪有些好奇,拿起被他们脱下来的裤子走了上前。

    “呃,大兄弟,既然出来了是不是要将裤子先穿上呢?”陆忆雪对大胖子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手中还提着他的裤子在他面前摇晃着。

    大胖子脸一红,转头将脸放进了刚才的土坑中,双手还不停地将两边的泥土往自己的脑袋上埋,这真的是丢死人了,我已经没脸见人了,还是让我安静的一个人埋在土里得了。

    只是他这么逗的动作却令陆忆雪笑得更加的大声了。

    “哈哈哈,别害羞啊大兄弟,来快吧裤子穿上,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不就大红裤衩嘛,男人骚气一些挺好的,哈哈哈。”陆忆雪大笑道。

    大胖子听后并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挥动着双手往自己头上填土。

    陆枫走到了陆忆雪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别再嘲笑大胖子。陆忆雪捂了捂自己的嘴,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忍住不笑了。

    陆枫见陆忆雪这忍住不笑的表情很满意,因为自己还有事情要问这个大胖子,还是先将他骗出来吧。

    只是当陆枫低下头看见这大胖子还在把头埋在土坑里,双手不停地往自己头上填土的样子,还是忍俊不禁的噗嗤一笑,还好陆枫急忙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有笑出声来。

    “嗯,嗯,嗯,这位想将自己活埋的大兄弟,麻烦你先把裤子穿上好吗,不然你这样穿着大红裤衩死在这竹林里,到时候被附近的村民发现可不是更加丢人,而且万一是认识你的人那可就…”陆枫这话还没说完,大胖子听到“万一是认识你的人”立马就跳了起来,一把抢过陆忆雪手中的裤子,急急忙忙的穿了起来。

    大胖子这穿裤子的速度令陆忆雪有些目瞪口呆,爹的嘴炮居然这么厉害,直接让大胖子起来穿裤子了。

    陆枫见大胖子这么迅速的穿起了裤子,心中不禁的想着,看来这大胖子的身份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这大胖子应该就是附近的村民,而且并不是正真的杀手或者是山贼。

    第一,自己和忆雪这才刚从水牛村出来,没有与任何人结下恩怨,就算是自己十多年前的仇家也不可能自己刚出水牛村就知道消息,然后派杀手来暗杀自己。所以这大胖子不可能是杀手。

    第二,自己与忆雪身穿布衣,并没有半分富有的气息,山贼的话也不可能费那么大劲蹲我们两个吧。

    第三,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陆枫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搞笑的山贼或者是杀手,山贼或者是杀手的话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或者是凶狠之辈,怕死的有,因为穿大红裤衩而害羞的这可从来没见过,如果这大胖子他真的是杀手或者是山贼的话,他还真是自己见过的第一个害羞的骚气山贼。

    此时大胖子已经快速的穿好了裤子,小眼睛一转,转身就想逃跑,只可惜这次陆枫可不会再大意放过他了,手如鹰爪一样抓住了大胖子的肩膀。

    “大兄弟,想什么呢?还想跑?刚才嘴上还求饶说不泡了,这么快就忘了?”陆枫狠狠地说着,手中的劲也加重了几分。

    “哎哟,哎哟,大侠轻点,我怕疼,我没跑,我只是转个身活动下僵硬的身体。”大胖子握着陆枫抓在他肩膀的手求饶道。

    陆枫这才松开了他的肩膀,“再想溜我就将你再倒插入土里,把裤子给扒了,再通知附近的村民来认领!”

    大胖子想到自己倒插在地上,露个大红裤衩,然后被村子里的人看见带回去,那可太丢人了!吓得大胖子赶紧摇头示意不会溜了。

    “说吧,你为什么要偷袭我们?”陆枫双眼盯着大胖子问道。

    大胖子被陆枫这么一问,顿时有些难以启齿,低下了头不敢触碰陆枫那直勾勾的眼神。

    “这个,这个嘛,那个…”

    “快说,别给我墨迹,再墨迹天都要黑了。”陆枫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说我说,其实我不是故意要偷袭你们的,我真的是被逼的啊大侠!我真的是已经没有办法了。”大胖子回答道。

    “嗯?被逼的,逼着来偷袭我们啊?”陆枫有些疑惑。

    “不是被逼着来偷袭你们的,而是已经被剥削的没有办法了,我才这突发奇想,想偷袭你们获得钱财的。”大胖子有些害怕的回答道。

    “哦!剥削,什么剥削?”大胖子所说的话不禁让陆枫生起了好奇心,是什么原因让这个看似老实的大胖子想到要抢别人的钱财呢?

    大胖子回想起了一些事情,叹了口气说道:“这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我们村本来是一个和睦温馨的村子,然而几个月前来了一批自称是朝廷官员的人,说什么因为国家的需要,要让我们多纳税缴粮,一开始我们并不同意,因为我们并不能确定他们的身份,没想到他们却蛮不讲理,直接就用武力强行征收,而且还控制着村子里的老人与小孩,只要强壮的青年不按时缴纳足够的银两或者是物品的话就伤害我们的家人,所以大家没办法只好乖乖的听话,缴纳着高昂的税。”说到这里大胖子顿了一下。

    然后接着说道:“一开始每家每户都还有些许存款能缴得起这高昂的粮税,只是那些人越来越变本加厉的剥削了起来,让很多家庭都不负重担而垮了,然后很多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就被抓起来做了苦力,我也快坚持不住要去做苦力了,所以今天在竹林里遇到了你们,才想着要偷袭你们获得钱财的,我发誓,我真的是第一次干坏事,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我要是被抓去做了苦力那我躺在家里的老母亲可就没人能照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