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男子们你望我,我望你的,最后还是纷纷的放下了拳头叹息着,没办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虽然不怕死,但想到家人们的面孔,还是将拳头放下,为了家人还是选择忍受吧。

    摔倒在地的男子见青年男子们纷纷放下了拳头,低头叹气的样子,赶紧爬了起来,捡起掉在一旁的刀,重新坐上了马背。

    “哈哈,贱民就是贱民,还想造反?也不看看老子的大哥是谁?”重新骑上马背后,那人又开始狂言妄语起来,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他这幅令人厌恶的嘴脸,引起了强壮青年们的不满,个个愤怒的瞪着他。

    只是那男子仿佛好了伤疤忘了疼,丝毫将刚才人家一巴掌给拍下马的事情给忘了。

    “怎么?还瞪我,继续瞪!”话刚说完,马背上的男子便抽出皮鞭就往领头的青年男子脸上抽。

    “啪”的一声,皮鞭狠狠地抽在了青年男子脸上,青年男子脸一歪,闷哼一声,只见皮鞭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鲜红的血痕。

    “你!”士可杀不可辱!那群青年男子顿时暴动了起来,纷纷走前了两步准备和那马背上的男子拼了。

    领头的青年男子赶紧抬起了双手,将暴动的其他伙伴给拦了下来,“我没事,继续走吧。”

    “这怎么能忍,大不了一死!这些被人剥削压榨还要被欺凌的日子我们受够了!”人群之中一人喊道,其他人也纷纷点头准备拼了。

    “够了!想想家里的老人孩子,你们以为我怕死吗!”领头的青年男子喝道。

    他身边的那群青年男子听了他这番话后,再次低下了头,默不作声,刚才都已经选择了忍耐,只是这小小的走狗太过于嚣张了,才令因为他们愤怒而冲昏了头脑。谁又愿意在屈辱之下苟且偷生呢?只不过想起家中还有可爱的孩子与年迈的父母和爱人,他们还是低下了头,自己受苦受累没事,最不希望他们被自己连累的受罪啊。

    “对对对,哈哈哈,你们给我乖乖的听话,这样你们家人可就不用受你们今天这样的苦头,哈哈哈。”马背上的男子很是得意,为了报复刚才被拍下马的事情,他准备待会更加变本加厉的虐待他们,反正他们一个个那么强壮,抽个几十鞭子估计也没什么大碍,反正他们的家人还在我们手上,看他们怎么嚣张?

    领头的青年男子低下了头,如果此时有人能看见他的脸的话一定会被他吓一跳,脸颊因为咬牙切齿的原因而颤抖着,双眼血红的如同一匹吃人的野兽。他沉声说道:“我们可以继续前行了吧,要是耽误了你上头的大事我怕你估计也吃不了兜着走。”

    马背上的男子听见他提起自己的顶头上司,不禁打了个寒颤,自己的顶头上司可不是自己这样的嘚瑟小人,而是心狠手辣之人,若是自己耽误了时间被他责罚起来估计自己要生不如死,还是快快赶路吧!

    “哼,还不赶紧走,要是走的慢小心我再抽你们这群贱民,要是耽误了那位的大事,不单只我不好过,估计你们家人也不会好过!”马背上的男子说完便骑着马转身就往前方走去,其他骑马的人员围着那群青年男子,一行人继续开始上路了。

    那群青年男子是选择了忍耐不反抗,可是有些人看到这一幕却忍不了了,那就是躲在草丛里的千手飘三人。

    “这个狗娘养的,真是欺人太甚,居然敢这样对村里的兄弟,我要弄死他!”千手飘已经愤怒的脸色有些涨红,这口气实在是难以咽下,平常虽然官兵们剥削村民,强迫村民们去干苦力,但至少没有欺凌他们,除了控制着村子,也没对老人孩子做过分的事情,所以大多数手无寸铁的村民才选择了妥协,只是今天这一幕千手飘已经忍不了了!

    千手飘刚准备站起来去解救那些村民,蹲在身旁的陆枫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怎么?难道这你都能看得下去?你如果看得下去就在这待着,别拦着我,我自己去解决那群渣渣。”千手飘望着陆枫说道。

    “就是啊爹,你干嘛呢?我也看不下去了,千手大哥,我和你去,这样的人渣太气人了!”此时就连陆忆雪都看不下去了,他也是不解父亲为何拦着千手飘。

    陆枫严肃的看着千手飘,问道:“真的不忍了?没听见他说你对他下手了,村子里的土狼可是会对你们的家人下手的,真的不顾你的家人了吗?”

    千手飘被他这么问的一愣,他说的也对啊,家人怎么办呢?这可真是两难啊!千手飘内心纠结着。

    陆忆雪也陷入了沉思,觉得父亲说的有道理,不能头脑发热的就冲上去大杀一番。

    千手飘正在苦恼的时候,陆枫脸上却浮现了一丝笑意,这让千手飘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陆大哥,见你这笑容,莫非你有什么好办法?”

    陆枫摇了摇头,回答道:“我哪有什么好办法,我只有最简单粗暴的笨办法,这次你看清了他们这群人的嘴脸了吗?还选择忍耐吗?”

    千手飘沉默了,心中挣扎着,忍还是不忍?忍了这些官兵肯定还会变本加厉的欺凌着我们,不忍估计他们就要对村子里的老人孩子下毒手了,这可怎么办呢?

    陆忆雪在一旁也陷入了沉思,不过对于入世未深的他来说,这问题确实难。

    陆枫见千手飘纠结的样子,看来他还心存侥幸犹豫着,那只好让我来推他一把,让他下定决心。陆枫开口说道:“你还心存幻想?幻想着有一天他们离开村子还你们平静的生活?”

    千手飘点了点头。

    “你错了,面对恶势力你一味地退缩只会令这恶势力越发庞大,他们也会越来越变本加厉的剥削,压榨甚至欺凌你们,今天连这些小喽喽都敢动手鞭打村民,明天你敢说他们不会将魔爪伸向你们的亲人?”陆枫哼道。

    千手飘呆了。

    “哼,所以面对这些恶势力不能低头纵容,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可不能让这些星星之火的恶势力燃烧成扑不灭的熊熊大火啊!”

    千手飘终于被陆枫这一番话给骂醒了,眼神坚定的望着陆枫点了点头说道:“对,我不能再这么软弱了,我要站起来反抗这些剥削者,这些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