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家人怎么办?陆枫大哥你有什么好主意吗?”千手飘问道,他心中还是放不下家人,不能丢下家人不管不顾。

    陆枫见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反抗这些剥削者了,缓缓说道:“当然有,既然选择反抗了那就要一推到底,直接将他们赶出村子,包括你说的土狼!”

    “啊,可是我不是他的对手,虽然没和他交过手,但是在他身上我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息。”千手飘听见陆枫提到土狼,眼神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陆枫见他这幅表情也是一愣,这土狼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给千手飘这么大的压力,千手飘的武力明明也不低呀!

    陆枫拍了拍千手飘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说道:“别慌,只要你有这个决心,土狼我和你一起去对付,只要土狼一败,其他小喽喽还不是只能乖乖投降,我倒要看看这土狼到底是何方神圣?”

    “对,你别怕,还有我呢。”陆忆雪在一旁说道,将手放在了千手飘的另一边的肩膀上,一副有我在没问题的样子。

    千手飘见陆枫肯帮自己一起对付土狼,心中的底气也足了些。也是啊,如果陆枫大哥肯帮我,以他出神入化的刀法配上我这神秘莫测的暗器手法,对上土狼也不是没有机会赢,看来这次真的有希望摆脱被人剥削的日子了。将陆忆雪完全忽略不计了。

    “还愣着干嘛?既然选择了反抗,那就要做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里准备,成则重回自由,败则变成土狼的刀下鬼,所以我们必须成功,不许失败!有没有信心!”陆枫的一番话打断了千手飘的沉思,只见陆枫伸出了右手,手心向下。

    陆忆雪此时也热血沸腾了起来,明亮的黑眸闪烁着,这不正是自己向往的江湖生活吗?行侠仗义,惩恶除奸!陆忆雪率先伸出了右手放于陆枫的手背,坚定对陆枫点了点头,说了一声“有!”

    千手飘见他们两个信心满满的样子,自己也不禁有些热血沸腾,男人就要有血性,在人家胯底下憋屈的生活真不是滋味,是时候夺回失去的自由和财富了!千手飘也伸出右手,叠在陆忆雪的手上,因为热血沸腾与被土狼压制了太久的原因,他忍不住的大声的呐喊着:“有!!!”

    他这一声震耳欲聋的呐喊声震得陆忆雪和陆枫赶紧捂住了耳朵,就连远处正在行走的马匹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呐喊声给吓得一阵嘶叫起来。

    马背上的官兵赶紧安抚着胯下躁动不安的马匹。

    “是谁!”领头的官兵安抚好胯下的马后大喊一声,这树林里是谁突然发出这么一声吓人的呐喊声?吓得自己差点被胯下的马给甩到地上去。难道是有人埋伏我们?

    周围骑马的官兵瞬间紧张了起来,都往中间靠拢了起来,警惕的望着四周,怕被敌人偷袭。

    而此时的草丛之中,“嘘,大兄弟你那么激动干嘛!这突然大喊吓我一跳,你看那边的官兵都被你惊动了!”陆枫捂着耳朵说道。

    千手飘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小声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刚才一时间太过于兴奋了,我小声点,小声点。”

    “现在小声点还有什么用?你没看那群官兵都已经被你惊动了吗?还差点把他们胯下的马都给吓跑了。”陆忆雪捂着耳朵没好气的说道。

    千手飘将头伸出草丛,望向那群官兵,只见他们此时正靠在一起,警惕的四处张望着。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千手飘重新蹲了下来,问道。

    陆枫刚想开口,陆忆雪就抢先说道:“你笨啊!一个字干!”

    千手飘点了点头,心中想着,是啊,既然决定翻脸了,那还怕什么?想到这里,千手飘站了起来,红莲镖一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等等,将刚才那个最嚣张的官兵留下活口,你懂的。”陆枫说道。

    千手飘点了点头,当然要留他一命,但并不是饶了他,而是不让他这么轻松的就解脱。

    千手飘体内运转着真气,轻轻一跃便飞入半空,双手合十,嘴中默念一声“千手暗器之飞叶”。话音刚落手中的红莲镖便化成无数幻影,一道道鲜红的影子瞬间飞向那群官兵。

    正在四处张望的官兵们突然只见自己眼前闪过一道鲜红色的残影,然后眼中的画面就定格在了这一瞬间,这画面开始慢慢的变成了黑白灰的色调,一点痛苦也没有,一声惨叫声也没有发出就掉落下了马背,纷纷倒在了地面。唯独剩下那个刚才鞭打村民的官兵还完好无损的骑在马背上。

    “什么情况?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倒在了地上,快起来啊!别偷懒,耽误了上头的大事小心被折磨死!”那个安然无恙的官兵见身边的伙伴纷纷倒在了地上,不禁有些慌张,这太诡异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倒下了,连声音都没吱一声。最重要的是别人都倒下了,为什么自己安然无恙呢?他此时独自在马背上感觉背脊有些发凉。

    那群村民见周围的官兵突然一下子悄无声息的都倒下了,也是一愣,这什么情况?难道他们这么快就遭到报应了吗?可是那个最嚣张的那个还在马背上安然无恙,只是表情有些呆滞。

    千手飘一击便将这些普通的小喽喽给解决了,原本散为无数鲜红色幻影的红莲镖又重新的合并了起来,最后重新合并成两朵鲜红色的莲花从远处飞回了千手飘的手中。

    千手飘收回红莲镖后,缓缓的落回了地面。

    陆枫有些惊叹,心中想到,这千手暗器确实非同凡响,敌人连惨叫声都还没发出便离开了这人世间,看来刚才与自己对决的时候他并没有下杀手的意思,还有保留。

    “千手大哥,你这暗器真厉害。”陆忆雪对他这暗器手法简直是崇拜啊,这暗器手法施展起来不单只威力大,而且还炫酷啊!

    千手飘得意的说道:“那是当然得。”

    “好了,别愣着了,我们出去吧,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呢。”陆枫率先走出了草丛,陆忆雪和千手飘见陆枫走了,也动身跟在陆枫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