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俊盯着千手飘,激动的说道:“胖子飘,你真的会武功啊!”

    “那是自然,只是我母亲叫我做人要低调,而且在村子里每天日升而作,日落而息也没有用武之地,所以你们才不知道我会武功,你们看这群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官兵,他们已经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这都是我做的。”千手飘得意的说道。

    村民们一脸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千手飘如此厉害,这些官兵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死了,而且他刚才还说那背着青色弯刀的男子武力不低于他,这么厉害的两个人,感觉能打得过那凶残的土狼吧。

    “那太好了,你们给我们带来了希望,你们要是能打败土狼,那你们可是这周围好几个村子的大恩人啊!”村民们握着陆枫的手说道。

    “现在我们还没和土狼交过手,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不过我可以坚定的告诉你们,我们这次既然敢把土狼的手下都给杀了,那我们就已经决定了和土狼对抗到底,要么土狼败,要么我成为他的刀下鬼,绝不退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陆枫坚定的说道。

    “好!好!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种被人压迫欺凌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他们今天能这般欺凌我们,明天就能对我们的家人下手,所以我们不能再忍耐下去了,你们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说,我们一定全力相助!”其中一名村民大喊三声好!对陆枫说道。

    其他村民也纷纷点头,齐声喊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陆枫见村民们这么齐心想反抗土狼,愿意全力支持自己,自己也充满了力量!

    陈子俊通红的双眼也恢复了一丝清明,激动的看着千手飘,喃喃说道:“飘,真的有希望吗?”

    千手飘握紧了他的双手,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会拼死战胜土狼的!虽然不一定会胜,但我们也要去试试,我们一味的退让容忍是不行的,你看看这些小喽喽,都是因为我们平日里的容忍与退让才令他们如此嚣张!我们就算最后失败了我们也要试一试,因为他们今天能如此嚣张对你下毒手,那么总有一天会会将毒手伸向我们的家人的。”

    陈子俊想起了家中刚出生不久的可爱儿子,贤惠的妻子和白发鬓鬓的父母,想到他们被这些无良的官兵给欺负的场景,陈子俊的眼眶不禁湿润了,自己忍了又有什么用,从刚才那官兵嚣张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意思。

    千手飘见陈子俊这幅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着他。

    “我没事,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让我也出一份力吧!人多力量大,让我做什么都行!”陈子俊盯着千手飘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干劲。

    千手飘见他终于不再阴沉了,千手飘也松了一口气,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天天郁郁寡欢的。

    “好的兄弟,你有干劲就好,但这次主要的目标就是他们的领军人物土狼,只要这土狼一倒,那剩下的小喽喽就不值得一提了。”千手飘说道。

    “不过还确实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的帮忙。”一旁的陆枫说道。

    村民们听后急忙问道:“什么事?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们也去!”毕竟现在过的日子还不如去一趟刀山火海痛快。

    陆枫严肃了起来,脸色凝重。

    村民们看到他这幅模样不禁心中有些不安,难道这任务很艰难吗?

    陆枫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一群爱家的好男人,你们能忍受这些官兵的剥削与欺凌,全都是因为你们不想你们的家人受到这种委屈,所以你们并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你们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我敬佩你们!”

    这番话说出了村民们的心声,令他们心血澎湃了起来,若不是因为有家人的牵挂,谁会愿意低头做人,大不了和他们拼了。

    “所以,我才突发奇想,想出此计策,我希望在我和千手飘与土狼战斗的时候,你们能冲破官兵们对村子的包围,将你们的家人带出村子外,然后在村子外的这片树林等待着我们的信号,到时候我与千手飘若是战胜了土狼,我们便丢出绿色火焰的信号弹,我们若是不敌土狼,那么我们便会丢出红色火焰的信号弹。”陆枫说道这里便从行李之中拿出了两个信号弹递给了千手飘,千手飘接过信号弹后便好奇的研究了起来。

    村民们不禁有些好奇,让自己冲破那些麻袋官兵的包围倒是没问题,可为何要要将家人带到这树林里来呢?而且红色绿色信号弹又是怎么回事呢?

    陈子俊眼珠一转,率先说道:“你是说让我们先将家人救出来,然后在这等候你们的信号是吗?若是绿色的信号弹那么我们便能带着家人一起回村子里,若是红色的信号弹那么我们便叫家人远离,我们自己回村子里支援你们是吧。”

    村民们听了陈子俊的分析后,纷纷点头称赞,这可真是个妙计啊,这样可以将家人救出,还能让自己等人不需要有牵挂,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战斗内去。

    陆枫咳咳一声,打断了村民们的交流声,村民们停止了言论,安静的看向了他。

    “若是我与千手飘两人一起都不敌土狼的话,那你们见到空中绽放出红色的信号弹后便带着家人远走高飞吧。因为连我们修炼之人都打不过他的话,你们再去也只是飞蛾扑火罢了。”陆枫沉声说道。

    “什么!”陈子俊与村民们都惊呼一声。

    “那你们怎么办?我们可不能就这么丢下你们不管!胖子飘还能说是为了救他家中的老母亲,可你们呢?你们与我们无亲无故的,为我们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不值得的,我们也无以回报你们。”村民们望着陆枫说道。

    陆枫嘴角微翘,一副洒脱的样子,说道:“不是我们,只有我,而我要你们帮我一件事我便能安心与土狼战斗了。”

    “什么事?”村民们异口同声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