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俊,你就这么放他走了?你难道忘了他刚才怎么对待你的吗?你可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就走了,他这种小人感觉就算把他打残打死也不为过。”村民们在陈子俊周围七嘴八舌的说道,他们并不理解陈子俊为何这么轻易的就放他走了。

    官兵此时也一脸懵逼的站在那发呆,原本他都已经做好了被暴揍一顿的准备,结果陈子俊的做法却超出了他的想象,自己刚才怎么对待他的自己心里可是很清楚,他居然就这么放过自己了?

    陈子俊轻轻咳了一声,周围正在七嘴八舌议论着的村民立刻停止了讨论,看向了陈子俊。

    “放他走吧,我心意已决,不想与他纠结那么多。”陈子俊平淡的说道,仿佛将刚才被他用鞭子抽打和脸上还残留的鞭痕给忘了,仿佛这官兵现在在他眼中只是一个陌生人。

    “为什么!”虽然陈子俊打算放了他,可村民们却并不想让他这么轻松的就离去。

    “够了!”陈子俊怒喝一声,正准备将那官兵给围殴一顿的村民被他这一声怒喝给吓得停下了脚步。

    “你们这是干嘛?你们是准备和他们一样吗?学他们以强欺弱,以多欺少吗?他们是小人,我们现在也要做小人吗?”陈子俊盯着村民们,大声的质问他们。

    村民们听了他的质问后,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后还是沉默的低下了头。

    “我放他走不是因为怕他,也不是因为我仁慈,而是我不能像他一样做个小人,我不能被愤怒与仇恨支配,这样只会令我迷失自己陷入黑暗之中,更何况他这虚弱的样子不配做我的仇恨对象,我的目的是打倒土狼,将村子重新恢复成为以前的和谐模样。”陈子俊大声喊道,一脸不屑的看着那官兵。将心中的事情呐喊出来之后,陈子俊原本脸上的阴霾终于一扫而光,微皱的眉头也终于松了下来。

    千手飘见陈子俊现在的模样,心中想着,我的好兄弟终于变回了以前的模样,刚才第一眼看到他那血红的眼神时自己还真是吓了一跳,还好他本性善良,没有被仇恨给遮蔽双眼,变成一个阴暗的人。

    陆枫看向陈子俊的眼神也悄然的发生了变化,没想到陈子俊居然能放下心中的仇恨不去报复那个官兵,如果自己被那个官兵那般欺凌,陆枫试问自己如果被这样对待能这么快就释怀吗?答案是否定的。陈子俊居然有这般的思想觉悟与胸怀,看来他与其他的村民并不一样,日后他若是有机遇的话估计必能成大事!

    村民们听了他这番话后,也有些自愧不如,既然陈子俊都不在意了,那自己还有什么借口去欺凌那个官兵呢。

    陆枫见村民们有些消沉了起来,赶紧大声喊道:“大家快动起手来吧,别为这件小事而纠结,他只不过是个小喽喽而已,既然啊俊都不在意了,那我们还是赶快回村子里解救你们的家人吧!啊俊说的对,打败土狼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千手飘也喊道:“对,我们目前最大的敌人就是土狼,最重要的是解救我们的家人,还村子一个安宁的生活。我们快将死去官兵手上的武器给带上,然后回村子里去。”

    村民们听了他们的话后,点了点头,还是先回去解救家人吧,既然陈子俊都能不计较了,自己还是先干正事吧。然后村民们就开始收起了地上的刀剑,拿在了手上。

    陆枫见他们都人手一件武器,整装待发了,陆枫大喊一句:“出发!”

    然后就由千手飘在前面带路,陆枫,陆忆雪和陈子俊紧随其后,村民们也整好了队形跟在了他们身后。

    “为什么!”突然在大队伍的后面响起了一声嘶哑的呐喊声,村民们回头一看,这不正是被陈子俊放过的官兵吗?他此时终于从发呆中清醒了过来。

    他此时此刻倒是觉得被人家这么视如空气很不是滋味,还不如被揍一顿了。

    村民们没有搭理他,转头继续前进着。

    陈子俊犹豫了一下,对千手飘轻声说道:“你们先走,我马上就来。”

    千手飘对他点了点头说:“去吧。”

    然后陈子俊便穿过大队伍,开到了那个官兵面前,他盯着他平静的说道:“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不是你,我不会像你一样做个小人,我们所在的层次不一样,你在我眼中只不过是一个小喽喽!”

    小喽喽,小喽喽,我确实只是个小喽喽啊!靠着土狼的名号欺负村民,估计要是没有土狼这些村民随便一个都能将自己打败吧,我真可笑。那个官兵突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陈子俊见他这幅模样,没打算多搭理他,转身就准备跟上大部队。

    “嘿嘿嘿,我劝你们还是别去找土狼了,你们可不是他的对手。”阴冷的笑声从陈子俊背后传来。

    陈子俊刚迈开的腿就停了下来,有些好奇的转过头看向那个官兵。

    官兵见陈子俊回过头来,很是满意,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我劝你还是跟着他们一起去找土狼的麻烦了,念在你绕我一命的份上,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他们是敌不过土狼的,你还是快快逃命吧,他们这次去肯定会惹怒土狼,以土狼残忍的性格,他肯定会大开杀戒,到时候你们一个也活不了,哈哈哈。”

    陈子俊眉头一皱,重新回到了那个官兵的身前,双手紧握着官兵的衣领,狠狠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这可是有两位修炼之人,难不成土狼是无敌的?”

    “嘿嘿嘿,那是因为就像你所说的,你说的那两个修炼之人和土狼可不是同个层次的,他们在土狼眼中只是小喽喽,小喽喽,哈哈哈。”官兵笑的有些疯癫。

    “哼,我可不信,你这小人休想用这只言片语动摇我的信心!”陈子俊一把松开了官兵的衣领,将他推倒在了地上。

    官兵倒在地上之后便没有再起来,也没有喊疼,他眼神冷静的可怕,沉声说道:“那是因为你从没见过土狼的真正实力,你也想不出上头的人对你们这几个村子的重视,这片土地可是,啊!啊!啊!”

    官兵话才刚说一半,陈子俊就见到了恐怖的一幕,只见那个官兵突然双手紧紧的掐住自己的脖子,脸色狰狞的可怕。

    陈子俊急忙跑上前去,蹲下刚准备询问他怎么了,只见他口鼻之中不断地冒出了黑气,“啊!啊!啊!”他的惨叫声越来越大,最后黑气疯狂的从他体内涌出,飘散在这天地之间。那官兵也不再发出声响了。

    陈子俊低头一看,只见这官兵此时只剩下一副骨架,样子实在是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