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枫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刺耳的惨叫声,转身赶紧跑到了陈子俊身边,难道是那个官兵使诈准备阴陈子俊不成?

    “没事吧,他怎么了?突然发出这么大声的惨叫声。”陆枫急忙问道。

    陈子俊抬起头呆呆的望着陆枫,陆枫看向躺在地面的官兵,只见那官兵的衣服内只剩下一副白骨,仿佛被什么抽干了一样,表情有些狰狞。

    “他这是?”陆枫疑惑的问陈子俊。

    “我也不清楚,他突然就身上冒起了黑色的气体,然后就变成这幅模样了。”陈子俊此时也是一脸疑惑,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陆枫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官兵的尸骨,发现这尸骨仿佛被燃烧得一干二净,并没有什么蹊跷的地方,陆枫微皱着眉头。

    就在陆枫一筹莫展之际,陈子俊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对了,我记得他是说了一句话后便变成了这幅模样。”

    “嗯?什么话?”陆枫问道。

    陈子俊回想了一下,然后说道:“他说什么土狼的实力不是我们能对抗的,他的上头对我们很重视,说这片土地有什么东西,说到这片土地的时候他就突然惨叫了起来,然后我就见他口鼻开始冒出黑色的气体,然后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这片土地?难道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不成?”陆枫喃喃自语的说着。

    “陆大哥,你怎么了?”陈子俊问道。

    “嗯,啊,没事,难道他是因为准备说出什么秘密而变成这样吗?”陆枫疑惑的说道。

    “感觉像是,可惜他还没说出来就死了。”陈子俊点了点头。

    “感觉他应该是中了什么诅咒,只要背叛了下诅咒的人或者是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就会发作,看来他上头的人可不简单啊,难道是土狼下的诅咒?”陆枫摸着下巴思考着。

    陈子俊走前了两步,靠近了陆枫的身边,低声说道:“陆大哥,他还说过你与千手飘练手都不会是土狼的对手,说你们与土狼不在一个档次上。要不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不然我怕将你连累了。”

    “没事,我自有分寸,我们还是走吧,在这耗着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陆枫并不打算继续纠结这件事,还是先去看看他们村子里的情况吧。

    陆枫说完便起身往大部队的方向赶过去,陈子俊见陆枫并不在意官兵临死前说的话,只好摇摇头,起身跟上了陆枫的步伐。

    陆枫和陈子俊没一会便追赶上了大部队,他们来到千手飘的身旁。千手飘见他们回来了,好奇的问了问:“那官兵怎么了?”

    “死了。”陆枫平淡的说道。

    “什么,怎么这么快就死了,啊俊你刚才不是说要放过他吗,怎么一转眼间你就把他弄死了,你这下手也太狠了吧。”千手飘惊讶的说道。

    陈子俊一脸无语的说道:“这不关我的事,他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死了,死得只剩下一副白骨。”

    “呃,什么情况这是?”千手飘一脸懵逼,怎么还有能自己死剩一副白骨呢。

    随后陈子俊便重新叙述了一遍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给千手飘听。

    千手飘听后,心中惊讶的想着,看来这些官兵和土狼的目的可能并不是表面的为了收税压榨村民们那么简单了,居然还在普通官兵身上下诅咒,说出秘密就会自焚而亡,这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到了,前面就是村子了。”其中一名村民喊道。

    陆枫定睛一看,只见远处正是一个村子的入口,旁边的石碑还雕刻着“杏村”两个大字。

    陆枫抬起了右手,示意他们停止向前。

    村民们见他的手势,便停止了步伐,在这树林里停了下来。

    陆枫远远的望过去,只见村子门口时不时有官兵在巡逻着,一个小队有十人,不停地在村子外围巡逻着,也不清楚这村子外围的巡逻小队有多少队,村子里估计还很多官兵吧。

    陆枫回过头小声的问道:“村子里的大概情况你们谁能告诉我。最重要的是村子内有多少官兵,土狼的位置在哪,还有除了土狼之外没有别的高手了吧?”

    千手飘抢先回答道:“村子外面一共有10队巡逻队,每队有十人,而村子内的官兵人数则更加的少,只有大概五六十人吧,主要负责监督村民们的劳作与收缴物资。而土狼的位置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大多数时间都在村子的那个小杂货铺内喝酒,至于村子内还有没有其他高手,这点我可以保证除了土狼没有第二个修炼之人。”

    千手飘将村子里的情况一一都列了出来,这些情况他平时一直在偷偷的观察,就是为了有机会能从土狼手中拯救出村民们,只可惜土狼从不离开村子,他也没有办法下手了。

    陆枫听完后点了点头,他站了起来开始默默地清点了自己这边的人数。

    “一,二,三……五十。”陆枫嘴里喃喃自语着。

    “我们这边一共五十位村民,看来我们要先解决一些外围的官兵才行,不然的话这点人数估计敌不过村子里的官兵,更谈不上解救其他人了。”陆枫对村民们说道。

    村民们也点了点头,毕竟就算那些官兵再酒囊饭袋,那也是比自己这方多了有三倍的人数,人海战术也压死自己这边了,到时候陆枫和千手飘与土狼交战起来也顾不上我们。

    “不如这样,我们分为两队,分别由陆大哥和胖子飘带队,从村子外的巡逻队先下手,从他们的身后突然袭击他们,将他们逐步蚕食掉,解决了村子外围的巡逻队后,到时候再一起冲进村子里解救家人,这样既可以减少敌人的数量,到时候冲进村子里也不会被村子外围的巡逻队给包围。”此时陈子俊正半蹲着,在土地上用树枝画着官兵的分布图与巡逻队的大概距离。

    陆枫和千手飘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感觉陈子俊的说的有道理,看来他经历了刚才事之后,变得更加沉稳了,大脑也更加冷静了,懂得敌强我弱的时候不能无脑的正面硬刚,需要智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