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啊俊说的有道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分为两个小队吧。”陆枫对村民们说道。

    村民们点了点头,准备排成两个分队,一个分队二十五人。

    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我不赞成。”

    这突如其来的反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原来是陆忆雪反对啊。

    千手飘搂着陆忆雪的肩膀嘿嘿一笑,问道:“小兄弟你为什么反对呢?难道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不成?”

    “我觉得分为两个小队人数太多,目标太大容易被巡逻的官兵给发现,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一个个偷袭蚕食掉那些巡逻的队伍,而不是和他们正面交战,正面交战所发出的声音只会吸引附近的巡逻队过来救援,那就很容易引起村子内官兵和土狼的注意,那原本偷袭的战术就变成了正面的开战了,这对我们很不利。”陆忆雪一脸正经的说道。

    千手飘原本还以为陆忆雪只是闹着玩的,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居然有这头脑,分析的如此细致。

    陆枫和陈子俊也对一直默默无闻的陆忆雪有些刮目相看,陆枫心中惊讶着,陆忆雪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也不知道他这方面的知识从哪学来的。

    “哦?那你有什么更好的注意吗?”陈子俊问道。

    陆忆雪挺起了胸膛,满脸自信的说道:“我心中有一计,你们看可行不可行。”

    周围的人都往陆忆雪身边靠近了几分,安静的准备听陆忆雪的建议。

    “那就是村民们原地在这待命,收拾村子外围巡逻队的任务只需要三个人足以。”

    陈子俊瞪大了眼睛,他这是什么计策,只需要三个人?哪三个人?这未免也太自大了吧。陈子俊立马反问道:“三个人是哪三个人?”

    “这三人便是我爹,千手飘和我”陆忆雪自信的说道。

    “嗯?此话怎讲?”陈子俊觉得这毛头小孩也太自己大了吧,居然想以三人之力消灭一百个巡逻兵,虽然陆枫和千手飘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而且带上陆忆雪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也很厉害吗?

    “因为就像你所说的我们要的是速战速决,而不是与敌人慢慢的争斗,而且这巡逻队可是有十队之多,两队之间的距离必然不会相隔太远,如果我们不能快速的除掉他们,必然会被周围的巡逻队所包围,所以我觉得带着村民们去偷袭巡逻队并不是正确的选择,不如就由我爹,千手飘与我去偷袭就好了,毕竟我们是修炼之人,人数少,行动灵活快速,我爹擅长的更是速度,千手飘的暗器也是神秘莫测能快速的击杀敌人,至于我嘛,我嘛,我也很强的。”陆忆雪分析的头头是道,村民们与陈子俊也觉得有道理,只是听他说道最后的时候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这孩子还有争强好胜的一面,也想在行动中出风头啊。

    陆枫和千手飘对望了一下,陆枫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忆雪所说的方案比较好,这样能减少村民们的伤亡,这样吧,待会我带着千手飘和忆雪去偷袭巡逻队,你们在这休整好,待我们收拾完外围的巡逻队后你们再随我们一起冲入村子里解救你们的家人,到时候有你们出力的地方。”

    陈子俊还是有些犹豫,担心的问道:“你们真的可以吗?真的不用我们帮忙吗?”

    红莲镖突然出现在千手飘手中,千手飘摆弄着手中的红莲镖,自信的和陈子俊说道:“啊俊,相信我,刚才你也看见了我的暗器多么的厉害,待会我会让你更加吃惊的。”

    “那好吧,你们小心一些,我们在这等你们的好消息。”

    陈子俊转身对村民们说道:“大家就在原地休息吧,等陆大哥们将巡逻队给收拾了之后我们再一起冲进村子里解救家人,到时候我们再抛头颅洒热血。”

    “好!”村民们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便在原地坐了下来,擦拭着手中的武器,准备随时大干一场。

    陆枫便带着陆忆雪和千手飘向村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陆大哥,你为什么同意陆忆雪一起参与这次行动,我感觉就我们两个就够了,带上他好像是为了增加任务难度的感觉。”千手飘双手放在后脑勺上,悠闲的说道,仿佛对付这些小喽喽只是件手到擒来的事情。

    千手飘话音刚落,他肥胖的身体就打了个冷颤,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后突然出现一股寒气。

    他回头一看,只见陆忆雪此时正浑身散发着寒气,寒铁剑直指他的腰椎,一丝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

    “呃,小兄弟快把剑放下,有话好好说,刚才是我失言,我说错话了,你才是我们的主力,你才是主力。”千手飘赶紧哀求道,万一陆忆雪年少下手不知分寸,手一抖自己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到时候还没与敌人开战就先冤死在自己人手里了,那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陆枫见他们两个这样闹,忍不住笑道:“好了忆雪,将剑放下吧,我们还是干正事先。”

    陆忆雪听到陆枫的话后,这才将指着千手飘的寒铁剑给放了下来,放下后还不忘狠狠地瞪千手飘一眼,让你小看我,要不是现在有更要紧的事要做,我早就要在你肥胖的身体上留下一道剑痕了。

    千手飘见陆忆雪将剑放了下来,终于松了口气,刚才那阵寒冷的感觉也消失了。

    “你可别小看忆雪,他的爆发力可是你所预料不到的,而且他的剑法也不简单,我从未教过他任何剑法他却能自学成才,你还记得当初你以为能逃脱我们的追赶的时候是被什么给击落下来的吗?”陆枫对千手飘说道。

    千手飘挠了挠头说道:“当时我也不清楚,不是被你给击落下来的吗?”

    陆枫摇了摇头,笑道:“那并不是我,我的攻击距离并没有那么远,正真的元凶其实是忆雪。”

    “呃,不会吧,他这么远都能击中我!”千手飘看向陆忆雪,惊讶的说道。

    陆忆雪双手抱在胸前,轻哼一声“有什么不可能,就是我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