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飘目瞪口呆的看着陆忆雪,当时这么远的距离他的剑气都能击中自己,那他的剑法也太厉害了,毕竟剑气飞的越远威力就会不断地削弱,而陆忆雪的剑气居然飞那么远还有那等杀伤力,虽然自己的暗器也能击中这么远的目标,但是自己使用的是暗器,并不会随着飞的距离远而飘散,可想而知陆忆雪的剑气是有多么的凝实。

    陆忆雪见千手飘目瞪口呆的样子很是得意,这下他知道我的实力了不会瞧不起我了吧。

    “好了,你们两个可别再闹了,待会可是动真格的了,到时候可别出什么差错。”陆枫正色道。千手飘和陆忆雪听后也不再闹了,专注了起来。

    陆枫这才继续前行了起来,其实陆枫这次同意带着陆忆雪一起并不是为了让他出一份力,而是想让他真正的体验一下实战的感觉,因为再好的天赋也需要经历实战的磨炼才能成才。

    陆枫等人这树林里快速的奔跑着,没有多久便到达了村子的附近。他们三个在一颗大树后面停了下来,他们三人躲在大树的后面,观察着巡逻队的动向,此时他们已经离村子不过两百米的距离,可以清楚的听见巡逻队的脚步声与说话声。

    很快就有一队巡逻队进入了陆枫三人的视野中。

    “啊~~~”只见领头的那名官兵伸了个懒腰。整个人都懒散着。

    “好无聊啊~真搞不懂为何总要我们在这村外面巡逻,有土狼在村子里坐镇还怕有人来捣乱吗?也不知道上头在提防什么,我们这天天无聊的在这巡逻了那么久,也不见有什么风吹草动啊,真羡慕那些在村子里负责监督村民劳作和收粮税的兄弟,他们那可是美差啊,天天晚上和我炫耀那滋润的小日子,真是嫉妒死我了。”带队的官兵抱怨着。

    他身后的官兵们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抱怨着:“是啊,头儿,我们什么时候能和他们换个岗位啊,天天在这巡逻真是又无聊又累,天天风吹日晒的。”

    “唉,你们以为我不想啊,还不是因为没有关系,所以只能被安排在这巡逻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巡逻吧,再巡逻两圈我们就能回去吃饭了休息会了。”带队的官兵低头叹息了一声。

    而就在这一瞬间,带队的官兵只觉得有一阵轻风从他的耳边吹过,他抬头只见一道黑影闪过。可是当他仔细看的时候却却发现眼前什么都没有,一切平常。

    他揉了揉眼睛,可能是无聊到出现幻觉了吧,还是继续巡逻吧,免得被上头责罚,他清了清嗓子说道:“第三小队听令,我们继续巡逻,待会接班的来了我们就能回去休息吃饭了。”

    只可惜他下达的命令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他,身后安静的可怕。

    一丝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他的心中,他缓缓的转过了身子,这一看他瞬间石化了一样呆住了。

    只见身后的官兵全都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只见一位青年男子正一脸温和的微笑看着他,手中还擦拭着一把青色的弯刀。

    而在不远处的大树下,千手飘正得意的摆弄着手中的红莲镖,仿佛对陆忆雪示意自己的厉害之处,陆忆雪却别过头去并不理睬他。

    “忆雪看着吧,还剩一个带队的,看哥如何秒杀他。”千手飘得意的说道。

    就在千手飘抬起右手准备再次发动手中红莲镖的时候,陆忆雪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说道:“让我来吧。”

    话音刚落,陆忆雪还没等千手飘的回答便冲了出去。

    “哎,我还没答应你呢!”千手飘对陆忆雪喊道,只可惜陆忆雪并不理会他,快速的冲向了那个带队的官兵。

    那个带队的官兵楞了一会后终于反应过来了,心中惊讶着,这是,这是敌袭啊!想到这里,他立马张开了嘴,准备大声呼救。

    只可惜此刻陆忆雪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后,高高跃起,手中寒铁剑横在胸前,体内真气运转着,寒铁剑寒气立刻散发了出来。

    寒光一闪,原本横在胸前寒铁剑被陆忆雪高高的举起,在这鲜红夕阳的照耀下都不能掩盖其中的寒意。

    那个官兵刚张开的嘴准备呐喊,就被身后强烈的寒意给冻得一僵,张开的嘴硬生生的发不出任何呼喊声。

    陆忆雪高举的寒铁剑瞬间斩下,就在剑刃准备落到官兵的头顶时,陆忆雪突然一顿,原本直直斩下的寒铁剑方位一变,变成用剑柄斩向那名官兵。

    一击落下,那名官兵只觉得头部被重重的击中,然后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地上,头发,眉毛与胡子上还冻上了一层寒霜。

    千手飘此时也赶了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官兵,对陆忆雪竖起了大拇指说道:“小兄弟,可以啊,动作迅速,下手干净利落,咦?”

    千手飘突然发现了什么,蹲下身子去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尸体,好奇的问道:“忆雪你怎么不将他杀死?”

    “我不忍心下手,毕竟他也只是受了土狼的命令才在这巡逻的,他也是普通人,应该不会是什么大恶之人吧。”陆忆雪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这些都是普通人,他刚才实在是下不去手,所以在剑刃就要落在他的头顶的时候,瞬间翻转了手中寒铁剑,将剑柄对着他的脑袋砸了下去,此时他应该是晕了过去,并没有丢了小命。

    陆枫也走了上前,发现倒在地上的官兵确实只是晕了过去,鼻子中还有着平稳的呼吸声。

    陆枫没有多余话语,直接就是一刀对着晕过去的官兵砍去。

    陆忆雪和千手飘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只见一道刀光闪过,陆枫手中的刀刃便划过了地上官兵的脖子,没有一滴鲜血流出,但他那原本还红润的嘴唇与脸颊却已经开始变得惨白了起来,生机瞬间就从他的体内流逝了,明显是活不了了。

    陆忆雪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见杀人,虽然不是他自己亲手所杀的,但看见他那毫无血色的脸,心里也有些说不出的感觉,胃也不由得开始翻滚了起来,他扶着站在他身旁的千手飘便干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