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官的一声令下,排好队伍的官兵们便立刻拿起手中的武器,整齐的朝着门外走去,果然在利益的驱使下这群官兵变得异常的团结,因为他们过惯了这悠闲的生活,谁还想被赶下农田之中干苦力啊!

    他们刚走出门外就听见村口处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他们互相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这什么情况?难道有人在村口处放炮吗?居然有这么大的动静。

    带头的小头领也是一惊,这么大的动静是什么?他赶紧下命令:“全体跟我来,我们去看看村口处大声了什么!”

    话音刚落他便带头朝着村口处跑去,其他官兵也赶紧的跟着他一起向村口处跑去。

    没一会他们便来到了村口处,他们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好好看一眼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天空中便出现一个巨大的翅膀朝着他们拍了过来。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然后便一闪而逝,这不正是他们的土狼大人吗。

    不过此时的土狼可顾不上搭理这些突然出现在村口的手下,他一个闪身便躲开了陆枫的“羽落飞雪”。

    土狼身手快速可以闪躲开,但出现在他身后的官兵们却没有那么快的身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空中那洁白的翅膀猛的朝着己方拍落下来。

    “轰”的一声巨响!陆枫落地,一刀斩在那群官兵之中,强烈的爆炸震得那群官兵纷纷四处飞去,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将他们摔得七荤八素的,手中的武器也不知道被震飞到哪去了,离陆枫近的官兵有些直接给震飞的摔断了骨头,正抱着手脚嗷嗷大哭。

    陆枫一击斩在地面上,他并没有搭理这些被他震飞的官兵,赶紧转身用青鸾刀挡在身前。

    又是“轰”的一声,陆枫刚抬起手中的青鸾刀,土狼的刀刃便到了他面前,两把刀再次碰撞在了一起,强烈的余波将摔倒在地的官兵们再次往后掀翻了两步。

    那些官兵被这两波强烈的余波给震得摸不着北,但他们还是赶紧将身子往后挪着,他们可不想靠近陆枫与土狼的身边,免得再次被他们两人爆炸性的招式给伤到。

    小李边将身体往后挪着,边问一旁的长官:“头儿,土狼大人这是在和谁战斗啊!居然有如此的破坏力,他刚才从天而降的那一刀差点没吓得我尿裤子。”

    小头领此时也快速的向后挪动着身体,生怕再次被他们两造成的爆炸性能量给波及。他转过头给了小李一个懵逼的表情,表示他也不知道哪来的高手。

    突然陆枫与土狼再次分开,他们两道身影快速的从小李与官兵头目的身前闪过,小李还没看清楚他们的身影他们便消失不见了。

    而就在土狼的身影消失的下一秒,无数道红色的光芒就朝着小李射了过来。

    小李瞪大了眼睛大声的“啊!”了一声,然后无数道红色光芒便朝着他的下体射去。

    小李此时面部表情有些呆滞,他只觉得自己下体凉嗖嗖的,他机械的往自己下体看去,这才松了口气,只见这些红色光芒都是精致的暗器,此时正插在自己胯下的泥土里,还好没有命中自己的要害,只是小李的裤子此时已经湿了一片,刚才还说到差点没把他吓得尿裤子,下一秒没忍住,尿了!

    小李此时也顾不得裤子上的异样,赶紧退后到村子里,躲在一旁的房屋内看着外面正在打斗的陆枫与土狼二人。

    “咦?什么味道?”小李身旁的一名官兵突然闻到一阵异味,然后对着小李身上嗅了嗅。

    小李老脸一红,还好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天色已黑,在没有烛光的屋内别人也看不清他的脸色与裤子让那一抹水渍。

    小李赶紧推开一旁的同伴说道:“你干嘛?别靠我那么近,热死我了!”

    被推开的那人有些疑惑的问道:“可是我觉得你身上有些怪味。”

    小李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没听见我说热吗?可能是我身上的汗味吧,别管这些了,我们还是看看土狼大人的战斗情况吧,这次他好像遇到了强敌,而且还是两人一起围攻土狼大人。”

    那人被小李这么说道,也不好继续深究下去了,还是看土狼大人重要一点,毕竟从刚才那么大威力的技能来看,这应该是一场恶战,话说回来小李的汗味之中怎么带着一股尿骚味?

    又是“轰”的一声,强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这已经不知道是陆枫与土狼的第几次碰撞了。

    此时夕阳早已落下,天空中正挂着一轮弯月,洁白如玉的月光撒落在陆枫与土狼的肩膀上。

    陆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衣服上早已不知道被土狼的刀刃划开了多少个口子,还有闪躲不及时被土狼给斩到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刀痕,鲜血染红了陆枫的衣服。

    此时的土狼正忙于应对千手飘的暗器,陆枫才能有这短暂的休息时间,如果陆枫单独与土狼对战的话,估计早已体力不支败在土狼手下。

    土狼身上虽然也有伤势,但对比起陆枫来说,土狼的伤势就轻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土狼的修为比陆枫雄厚,战斗了这么久还依旧游刃有余,没有像陆枫一样大口的喘气。

    土狼将最后一枚红莲镖给击飞后,立马继续冲向陆枫,土狼并不想给陆枫太久的喘息机会,他此时已经感觉到了陆枫有些体力不支了,只要自己再继续穷追猛打,相信陆枫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败下阵来,到时候自己再去慢慢收拾一直丢暗器的那个大胖子就轻松多了。

    还没缓过气来的陆枫见土狼这么快就抵挡住了千手飘的暗器朝着自己冲来,陆枫只好一咬牙,再次抬起手中的青鸾刀准备防御土狼的攻击。

    千手飘此时也是已经有些乏力,战斗了那么久,体内真气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没有真气的注入,红莲镖的威力也是越来越小了,所以现在土狼才能那么快破开自己的暗器,没能给陆大哥争取多一分休息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