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狗星认准了陆忆雪后,身上黑色真气大放,因为心中的愤怒他一上来就爆发出了他最强的状态!

    强壮的身躯在月光的照耀下,八条经脉在黑色真气的包裹下若影若现的闪动着,每闪动一次地狗星的气势便增加一分!

    陆忆雪三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虽然地狗星身上的八条经脉在黑色真气的包裹下若隐若现的闪动着,但陆忆雪等人的眼睛还是捕捉到了那闪动的八条经脉,这?这是?这不是奇经八脉全开吗!这个小小的村庄内怎么会出现这等实力的敌人!这令人一点胜利的希望都没有,完全就剩下绝望了,这真的是无法跨越的差距。(书屋 shu05.com)

    地狗星突然直接朝着陆忆雪冲去,陆忆雪还没反应过来,地狗星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他一拳重重的打在了陆忆雪的腹部。

    “不!”陆枫大喊一声。

    陆枫的大喊声并不能让地狗星停止手上的攻击,陆忆雪没有任何准备就被地狗星一拳重重的打在了腹部,陆忆雪口吐一口鲜血,身子像断线的风筝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重重的砸在了远处的土地上。

    “啊!”陆枫发出一声怒吼,他见陆忆雪在自己面前被击飞,不由得失去了理智,虽然他此时已经身受重伤无法使用武技,但是他还是不甘的爬到了地狗星的脚下,一把抱住了他粗壮的脚,狠狠的一口咬住了地狗星的脚,因为心中的愤怒陆枫用尽了浑身力气,连身体都微微颤抖着,只可惜依旧不能突破地狗星的防御,此时的陆枫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普通人和奇经八脉全开的地狗星简直就是蝼蚁与大象的区别。

    地狗星见脚下的陆枫这么卖力的咬着自己的腿不放,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屑,小小蝼蚁也想撼动大象的腿?

    地狗星“哼”的一声,一脚便将紧抱着自己腿的陆枫给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远处的地面上。

    砸在地上的陆枫发出了一声闷哼,猛烈的撞击令他右肩膀的伤口再次开裂,一丝鲜血便流了出来,染红了地面。

    地狗星已经将陆枫与陆忆雪都给击飞都一边了,此时在他的脚下就只有千手飘了,他低头俯视着千手飘。

    千手飘见独眼的地狗星正凶狠的看着自己,吓得他赶紧低下了头去,不敢与他对视,闭着眼睛准备承受地狗星的怒火。

    地狗星缓缓的抬起了右脚,对着千手飘的头颅准备大力的踩下去!

    就在地狗星的脚准备狠狠的踩下去之时,夜空之中划过一道银光,只见这道银光快速的朝着地狗星射去。

    地狗星眼角发现这道快速的银光后,踩向千手飘的脚瞬间一顿,他赶紧抬起手中的利爪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叮”的一声,那道银色的闪光被地狗星的利爪给挡了下来。

    地狗星缓缓放下手中的利爪,朝着这道银光射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道人影站立在村子口处的屋顶上。

    月光撒落在在那人的身上,映照出她那一头洁白如雪的秀发,眼角有些许皱纹,苍白的脸色令她在这夜色之中显得有些身影单薄。

    “何方妖孽,居然在此做怪!”一声清冷的女声在这安静的夜中响起。

    千手飘听见这声音后仿佛打了鸡血一样,一个激灵便抬起了头朝着那名女子望去,嘴中发出一声惊呼:“娘!”

    没错,这突然出现在屋顶的女子正是千手飘的母亲陈三娘!虽然千手飘平时喊她老母亲,但她那一头白发与脸上些许的皱纹看起来却并不老,依旧能看她年轻时的貌美。

    为何她会出现在这?那是因为千手飘正协助陆枫在战斗,跑回村子里的村民们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千手飘还在家中的母亲!村民们还静悄悄的离开了村子,结果就将千手飘的母亲独自遗忘在家中,要不是刚才陆枫那惊天动地的一刀,陈三娘此时估计还躺在家中没有察觉出什么异常。

    听见屋外这么大的动静,陈三娘只好勉强的下了床,由于早年受到了不可恢复的创伤,所以她的行动有些不便,她缓缓的走到了村口处,这才发现了原来是自己的儿子与一命陌生人正在于土狼战斗,而且战斗已经结束,陌生男子与自己的儿子好像都已经弹尽粮绝了。

    还没等陈三娘缓过气来就见到土狼身上发生的异变,陈三娘心中一惊,这气息是?

    看见异变的土狼准备用手中的利爪刺穿陆枫的头颅时,陈三娘手中一闪,一道银光在地狗星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一瞬间便射入了他的眼中,所以才有地狗星突然将手中的陆枫甩开然后捂着自己眼睛惨叫。

    突然出现的陆忆雪令地狗星误认为是陆忆雪干的,身子有些不便的陈三娘只好继续在暗中隐藏了起来。

    但是看见地狗星将脚对准自己儿子的脑袋时,她终于不能再隐藏了,一咬牙一翻身便飞上了屋顶。

    此时陈三娘听见儿子的呼唤声并没有回应他,因为她此时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地狗星的身上。地狗星给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自己如今因为身体的原因实力也大大不如从前了,稍有走神估计自己将迎来地狗星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地狗星此时也警惕的望着屋顶上的那名女子,因为自己的右眼现在还隐隐作痛,能躲过自己敏锐的感知力直接伤自己右眼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小角色,虽然那名女子看起来有点老弱病残的样子,仿佛风一吹她就会自己从屋顶上摔落到地上,但就是因为陈三娘这幅弱不禁风的样子越令地狗星警惕,万一她是装成这幅模样想引自己先出手那可就糟了,她那暗器快如闪电又无声,万一再次被她阴了可就不好受了。

    陈三娘与地狗星就这么远远的对视着,谁也没有要先动手的意思。

    这幅剑拔弩张的画面令千手飘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深怕因为自己的呼吸声过于粗重而打扰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