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微风吹过,陈三娘的衣袖随风晃动了一下,一道银色闪光便快速的朝着地狗星射去。

    地狗星还根本没发现陈三娘的手有任何动作,一道银色闪光便朝自己快速飞来,他赶紧抬起手中的利爪朝着那道银色闪光抓去。

    “叮”的一声,地狗星的利爪准确的将那道银色闪光给拍飞到了一旁,地狗星将那道银色闪光拍飞后才清楚的看清这道银色闪光的真面目,这是一枚银色的暗器,形状犹如一朵凄美的梨花,还没等地狗星缓过来,后面继续射来无数的银色闪光。

    地狗星只好再次抬起一双利爪,快速的将眼前密密麻麻的银色闪光一一给击飞。

    “叮,叮,叮……”发出一阵金属的碰撞声,这暗器虽多,而且威力比千手飘的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但是地狗星脸上还是充满了不屑,因为他此时应对起来依然自如,她这样的招式只能拖延她死亡的时间而已,并不能伤到自己丝毫。

    突然,地狗星嘴角的笑容突然一顿,表情一愣,因为他突然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行动开始变得有些迟缓了起来,眼前的银色闪光在他眼中变得越来越慢,虽然已经慢到了自己能清楚的看清暗器的轨迹与那凄美的梨花造型,但不论地狗星怎么着急的想抬起手中的利爪都抬不起,自己的动作比起眼前的暗器还要缓慢,仿佛中了什么邪一样。

    地狗星心中大呼一声不好!这暗器有毒!因为随着自己与这些暗器接触的越多,自己的行动就便得更加的迟缓。

    但地狗星现在才发现不妥已经有些太迟了,因为陈三娘的梨花镖上涂抹着无色无味的迷魂药,只要梨花镖接触到敌人的皮肤,梨花镖上的迷魂药便会缓缓侵蚀敌人,麻痹敌人的神经,令敌人开始行动迟缓起来。

    “嗖”的一声,一枚梨花镖从地狗星那粗壮的胳膊上划过,一道伤口便被划开,鲜血便缓缓的从伤口中流了出来。

    梨花镖上的迷魂药接触到血液后,便更加快速的从地狗星的血液中扩散在地狗星的体内。

    地狗星被一枚梨花镖划开手臂后,他的大脑瞬间一愣,思维也变得缓慢了,就在他发呆的一瞬间,陈三娘立刻嘴中喃喃自语道:“花非花雾非雾,梨花如暴雨!看我的暴雨梨花!”

    顿时一枚,两枚,三枚……无数枚梨花镖划过地狗星的身体,无数的银色闪光犹如暴雨一般密集又快速的朝着地狗星爆射而去。地狗星的身上顿时被划开无数道伤口,鲜血缓缓从伤口内流出,一瞬间地狗星便成为了一个血人。

    但受了重创的地狗星始终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任由无数的梨花镖划过自己的身体,没有一丝反抗的意思。因为陈三娘不单只是一个暗器高手,更是一名用毒高手,在她还没退隐江湖的时候人称“梨花梦”!因为她的梨花镖之中充满了迷幻人心灵的毒药,令人身中数枚梨花镖都没有任何疼痛感依旧沉浸在她给的幻境中不能自拔。

    此时的地狗星就是中了她梨花镖中的毒,先是迷幻药令地狗星大脑迟缓,再加上止痛药令他伤口的疼痛感降低,让他不会因为身上的疼痛感刺激大脑而让他清醒过来!

    无数如同暴雨一般的梨花镖终于发射完毕,地狗星那庞大的身躯也随之“轰”的一声倒在了泥土上,溅起一大片尘土。

    过了一会,尘土之中才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哀嚎声,这声音犹如杀猪一般尖锐,刺耳的声音震得陆枫与千手飘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双耳。

    陈三娘一头白发被地狗星的这声震耳欲聋的哀嚎声给震得无风自动,陈三娘微皱着眉头,警惕着望着那满天尘土之中的地狗星。

    虽然这满天飞舞的尘土遮挡住了地狗星那庞大的身躯,但以陈三娘的眼力还是能隐约看见他那庞大的身影在地上疼得打滚。

    陈三娘见地狗星已经疼得在地上打滚,但她却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地狗星虽然哀嚎着,但他身上的气息并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反而因为疼痛令他身上的血脉更加的沸腾了起来,犹如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

    陆枫趁着地狗星被陈三娘击伤的时候,赶紧朝着陆忆雪爬去,此时他最担心的就是陆忆雪的安危了,陆忆雪自从被地狗星一拳击飞后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了。

    陆忆雪此时正紧闭着双眼,眉头微皱,双手抱着腹部,仿佛一副有些痛苦的样子。

    “忆雪,忆雪,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啊忆雪!”陆枫爬到陆忆雪身边后赶紧将他给抱在怀中。

    陆枫只见陆忆雪的脸有些涨红,赶紧摸了摸他的额头,不摸不要紧,陆枫这一模顿时发现陆忆雪的额头犹如烫手的芋头一般!

    陆枫这下心急如焚,忆雪这是怎么了?怎么被地狗星一拳击中后会全身发热,这是什么症状?陆枫赶紧检查了一下陆忆雪身体的其他部位,发现陆忆雪的身体完好无损丝毫没有被地狗星击伤的痕迹。

    陆忆雪被陆枫这么折腾着,不由得缓缓睁开了双眼,只见陆枫正急切的望着他。

    “忆雪,忆雪,忆雪你醒了啊!你没事吧,怎么身体这么烫!”陆枫急切的声音传入陆忆雪的耳中,陆忆雪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昏沉,思维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并没有回应陆枫。

    我这是怎么了?身上好热啊!我只记得自己被那个地狗星给一拳击中腹部然后就失去知觉了,那个地狗星果然不是自己能抵抗的,他已奇经八脉全开,而自己才刚修炼不久,只拥有一条经脉,自己在他面前简直就是蝼蚁一般,他一拳击中自己的时候,那感觉简直就像五脏六腑都被他一拳给击碎了一般,强烈的疼痛感瞬间令大脑疼晕了过去。

    陆忆雪轻轻的咳了一声,陆枫赶紧轻轻的拍了拍陆忆雪的后背,关切的望着他。

    陆忆雪这才恢复了一丝清醒,轻声对陆枫说道:“爹我没事,就是大脑有些迷糊。”

    陆枫刚准备开口说没事就好,结果村口处的一声巨响打断了陆枫的话。

    陆枫顺着这声巨响望去,只见浑身是血的地狗星突然出现在陈三娘所站的屋顶上,他那巨大的拳头一拳便将那整个屋顶给击碎了,陈三娘也轻轻一跃,便跃入半空中,躲过了地狗星的攻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