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闪闪惹人怜的梨花虽然看起来缓慢的在空中飘着,一点威力都没有的样子。(书屋 shu05.com)但是看得陆枫与陆忆雪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距离那么远都能清楚的感受到那朵梨花所带来的压迫感。

    就在那朵梨花准备撞在地狗星身上的一瞬间,原本表情呆滞的地狗星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一双利爪透过地狗星周围的黑色真气朝着那朵娇小的梨花抓去。

    陈三娘见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由得一愣,他是怎么从自己的“梨花梦”中挣脱出来的?他刚才脸上那伤感的表情明明就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梨花梦”之中,那呆滞的眼神是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但是现在陈三娘已经来不及继续纠结地狗星为何能从自己的“梨花梦”之中挣脱出来,因为地狗星的利爪马上就要触碰到那朵娇小的梨花了。

    陈三娘冷哼一声,就算你挣脱出我的“梨花梦”又如何,现在我的“梨花泪”已经成型,这莽夫居然还想用手中的利爪将我这朵梨花给击碎?真是可笑,看我如何炸飞你!

    只见那利爪瞬间就将那朵梨花给抓在手中,地狗星用力一握!

    只见地狗星的拳头内闪烁着丝丝灿烂的火花,一声闷响从他的拳头内发出。

    地狗星的额头已经青筋暴起,脸色涨红,右手也因为用力过度而颤抖着,拳头内的那朵小梨花炸得他右手不停地晃动着,紧握的拳头也有些要被手中的那朵梨花给炸得松开。

    陈三娘见状,赶紧怒喝一声“暴雨梨花”!然后双手便爆射出无数道银光朝着地狗星飞去,陈三娘可不想让地狗星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因为自己的“梨花泪”居然会被他一手给握住,虽然他看起来有些勉强,但万一就这么被他给破了“梨花泪”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因为自己的身体如何自己最清楚。

    陈三娘现在只是勉强的在与地狗星战斗着,以她现在的身体情况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自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击杀地狗星!

    地狗星见陈三娘再次施展了“暴雨梨花”,脸色也变得有些阴沉,这老娘们可真是有些难对付啊!

    面对那密密麻麻的梨花镖,地狗星只好怒吼一声,然后他那庞大的身躯在半空中快速的原地旋转了一周,然后将那紧握在右手之中的“梨花泪”猛得对准陈三娘的方向一抛。

    陈三娘看见地狗星这疯狂的举动不由得心中惊呼道:“不好!”

    只可惜地狗星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而且原本爆发的“梨花泪”一直被地狗星的手掌紧握着,压制着不给它爆发的机会,本来威力就惊天动地的“梨花泪”被他这么一压缩威力瞬间又增长了几分!

    只见被地狗星给抛回来的“梨花泪”一瞬间就与陈三娘的“暴雨梨花”触碰到了一起。

    地狗星与陈三娘之间顿时亮起了一道耀眼的光芒,这道光芒瞬间照亮了这片夜空,就连天上的弯月也隐没在了这道光芒之中。

    这耀眼的光芒一闪而逝,然后夜空重新变回黑暗。

    静,这片土地变得出奇的安静,陈三娘,地狗星,千手飘,陆枫,陆忆雪还有躲在村中的官兵们仿佛都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

    没过多久,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爆炸声便在陈三娘与地狗星之间响起,随之还炸开了一朵耀眼的烟火!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令千手飘等人纷纷捂住了双耳。

    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从爆炸的中心扩散开来,陈三娘啊的一声便被震飞到了一旁,就连地狗星那高达五米的身躯都抵挡不住这强烈的能量波动,庞大的身躯也被掀翻在地面。

    陆枫赶紧将陆忆雪给护在身下,陆枫双手插进了地面的泥土,这才没有被这阵强烈的能量波动给掀飞。

    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千手飘就没那么好运了,这阵能量波动扩散到千手飘的身边时,他那胖乎乎的身躯顿时被吹得翻滚了几周后才凭借着自己身的重量稳住了身子。

    强烈的能量波动将村子里的房屋都给震得摇摇欲坠,屋顶上的瓦片都被掀飞。

    即将回到村子的陈子俊也被这能量波动给掀翻在地,他一脸惊讶的望着村口处,到底是什么程度的碰撞才爆发出这等威力的能量波动!

    强烈的能量波动终于消散!村中的房屋此时一片狼藉,陆枫拍了拍自己背后的尘土,陆忆雪也从他的身下站了起来,望向爆炸的中心方向。

    千手飘也赶紧从地面上勉强的站了起来,他一瘸一拐的朝着爆炸中心缓缓走去,嘴中还不断地呼唤着:“娘!娘你在哪?你没事吧!娘!”母亲的身体状况如何自己十分清楚,她已经多年不能干重活了,身子也一天比一天虚弱,刚才却面对着这么强烈的爆炸!千手飘已经有些不敢想下去了,急忙的在爆炸中心寻找着自己母亲的身影。

    “咳咳咳,小飘,我在这呢。”陈三娘的声音在一片废墟中响起,只见此时的陈三娘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原本还笔直的身子现在也佝偻了几分,一脸的倦容。

    “娘,娘你没事吧。”千手飘赶紧去到陈三娘的身边,一脸紧张的看着陈三娘。

    “咳咳咳,我还好,一时间还死不了。”陈三娘慈祥的**着千手飘的脸颊。

    陆忆雪突然间发现不远处的废墟之中开始有些晃动着,陆忆雪心中顿时出现一丝不好的预感,赶紧提起寒铁剑一个箭步冲向了千手飘的身边。

    “忆雪!”陆枫不知陆忆雪为何突然冲了出去,想拉住他但是自己此时虚弱的身体却根本没有陆忆雪快。

    那堆废墟之中突然被震开,一道庞大的身影快速的冲向陈三娘,一只锋利的利爪在这黑夜之中闪着寒光,直直的对着陈三娘的脑袋刺去。

    “锵”的一声,那锋利的利爪并没有刺穿陈三娘的脑袋,被陆忆雪的寒铁剑给阻挡在半路。

    “哼!”地狗星怒喝一声,利爪大力的朝着陆忆雪横扫而过,陆忆雪只觉得自己面对着不可抗衡的敌人,一瞬间就被地狗星给击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