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狗星将陆忆雪给拍飞后并没有就此收手,反而有些恼怒,没想到这么弱小的蝼蚁居然敢来抵挡自己的攻击,真是自不量力!

    地狗星觉得自己被瞧不起了,怒火攻心,朝着陆忆雪倒飞出去的方向猛的一爪,一道黑色的风刃便飞快的朝着陆忆雪飞去。

    还没反应过来的陆忆雪瞬间被这道黑色的风刃给击中,这道黑色的风刃正中他的胸膛,顿时将陆忆雪胸前的衣服给撕裂,狠狠的斩在了陆忆雪的胸膛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便露了出来。

    陆忆雪发出“啊”的一声惨叫便倒在了地上。

    “不!!!”陆枫远远的看着陆忆雪倒在地上却没有丝毫办法。

    那道风刃斩在陆忆雪的胸膛后并没有就这么结束,黑色的真气瞬间从陆忆雪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涌入了他的体内,强烈的腐蚀力令陆忆雪的伤口不能愈合,霸道的能量顿时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地狗星这分明是想一招致陆忆雪于死地。

    黑色的真气涌入陆忆雪的体内后开始横冲直撞的破坏陆忆雪体内的经脉与五脏六腑,陆忆雪闷哼一声双手便紧抱在自己的胸前,要不是刚才已经承受过地狗星的一击,尝试过一次这痛苦的感觉,说不定此时陆忆雪又会再次被疼晕过去。

    突然陆忆雪体内奇经八脉闪烁了一下,阳蹻脉之中亮起了四个金色的光点。

    在陆忆雪体内四处肆虐的黑色真气遇到那金色的光点后就犹如冰雪消融一般快速的消散着,黑色真气发现这四个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光点后,立马快速的退去,想从陆忆雪的体内逃离出去。

    只可惜陆忆雪的身体可不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四个金色的光点瞬间在陆忆雪的体内绽放出耀眼的金光,一瞬间就将四处逃散黑色真气给吞噬干净。

    吞噬完那些黑色真气后,阳蹻脉之中的四个金色光点也顿时增长了几分,闪烁的金光也更加耀眼了几分。

    体内黑色真气消除后,陆忆雪紧皱的眉头这才松了下来,但是刚才那阵炙热的感觉又充满了全身,陆忆雪的脸色有些红的发烫,胸膛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正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着。

    地狗星对着陆忆雪丢完那道黑色风刃后便没有再去理会陆忆雪,因为陆忆雪此时在他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如此巨大的差距,他可不信陆忆雪能在自己蓄力一击下还能活着。

    地狗星转头看向陈三娘,露出邪魅的一笑,独眼之中的红色光芒在跳动着,地狗星已经感受到陈三娘已经气息虚弱得无法再使用刚才那等巨大威力的招式了,现在在他眼中不过是只待宰的羔羊。

    “你个老娘们,没想到表面虚弱居然还隐藏这么一手,差点中了你那招威力巨大的梨花泪,以我现在的身体情况要是硬抗你那招梨花泪也是有些吃力啊!虽然你的梨花梦很厉害,基本没有人能抵挡你的梨花梦,可惜啊可惜,因为我可不是人!你给我看的不过是这幅身体主人的记忆,请记住我并不是土狼,我是由天地之间的煞气孕育而生的地狗星!”地狗星话音刚落,便朝着陈三娘微微一笑,露出了嘴中锋利的獠牙,身体一闪便冲到了陈三娘的身前,举起了硕大的右拳猛的朝着陈三娘轰去。

    陈三娘赶紧一把推开了她身边的千手飘,抬起纤细的右手,一掌拍向了地狗星那硕大的拳头。

    对比起地狗星那硕大的拳头,陈三娘那小巧的手掌显得有些微不足道,陈三娘的小手掌瞬间就拍在了地狗星那硕大的拳头上。

    陈三娘的手掌与地狗星的拳头一触即分,陈三娘此时也不敢与地狗星硬碰,因为原本虚弱的身体再去与地狗星硬碰的话估计自己立刻就要灰飞烟灭吧,所以陈三娘轻轻的将地狗星的力量卸到了一侧,但是陈三娘还是低估了地狗星的力量,被震的往后倒飞了过去。

    “娘!”千手飘发出一声惊呼,继续朝着陈三娘的身边爬去。

    陈三娘重重的砸在地面,脸色一阵潮红,一口鲜血就忍不住的吐在了地上。

    地狗星也被陈三娘震得微微向后退了两步,但是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地狗星见千手飘正缓缓的爬向陈三娘,心中不知道为何有不明的怒火冲上心头,这些人怎么了?自身都难保了,还总想着别人,难道自己就这么没存在感吗?

    地狗星朝着千手飘怒吼一声,千手飘却并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怒吼声,依旧朝着陈三娘缓缓爬去。

    地狗星愤怒的瞪着独眼,心中想着,好样的,既然无视我是吧,既然不怕死是吧!那我就先把你所看重的人给杀了!让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重要的人死在面前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到时候我看你再如何无视我!

    “嗷呜~”地狗星一声愤怒的嚎叫之后,身影一闪便来到陈三娘的身前,一双利爪对着她的头部狠狠的刺去。

    “不!!!”千手飘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量,原本虚弱的只能缓慢爬行的千手飘突然站了起来,猛得朝着地狗星撞去,只可惜千手飘这不疼不痒的攻击地狗星并没有搭理他,千手飘重重的撞击在地狗星的身上,然后被震飞到一旁。

    陈三娘眼睁睁的看着那锋利的利爪朝着自己刺来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自己刚才已经勉强的使用了最后的力量与地狗星战斗,只可惜差一些就能将他击杀。

    透支过度的陈三娘此时身上的旧伤又复发,已经没有任何力量抵挡地狗星的攻击了。

    就在地狗星的利爪离陈三娘的头部不过一拳距离的时候,一道剑气快速的划过夜空,狠狠的斩在了地狗星的利爪上。

    “嗷呜~”地狗星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只见这道剑气居然直接斩开了他身体周围的黑色真气,直接狠狠的斩在了他的手掌上,他的手掌顿时被斩开了一道伤口,鲜血立马从伤口之中缓缓流出。

    这道剑气斩伤了地狗星后并没有就这么结束,只见金色的真气瞬间从地狗星手上的伤口涌入到他的体内,强烈的疼痛感令他在原地张牙舞爪着。

    陈三娘朝着这道剑气飞来的方向望去,只见陆忆雪正站立在远处,手中握着寒铁剑粗重的呼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