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俊说罢便提起手中的青铜剑飞快的朝着地狗星冲去。

    地狗星也察觉到了有人朝着他冲来,不过那人身上连一丝真气都察觉不到,比自己眼前的陆忆雪还要虚弱,不由得不屑一顾,放任他朝着自己冲来,自己现在就是要将眼前的陆忆雪给锤成肉馅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陈子俊没一会便冲到了地狗星的身边,抬起手中的青铜剑便朝着地狗星的大腿砍去。

    “叮”的一声,陈子俊只觉得自己仿佛砍在了坚硬的石头上一样,剑刃虽然砍在了地狗星的大腿上,但地狗星的皮肤坚硬如铁,对他造成不了丝毫的伤害。

    地狗星不屑的撇了他一眼,直接一脚把陈子俊给踹飞出去,陈子俊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便飞向了一旁,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呃……”陆枫见陈子俊这么快就被击飞,不由得一愣,无奈的摇了摇头,赶紧先朝着附近的陈子俊跑去,看看他是死是活。

    踹飞了陈子俊后,地狗星重新回过头盯着已经深陷地面的陆忆雪,只见陆忆雪此时后背已经被锤得有些凹陷了,陆忆雪的恢复能力好像已经有些跟不上自己的破坏力了。

    地狗星脸上浮现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这才对嘛,你只不过是只恢复能力比较强的小强而已,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恢复能力再强也只是让我能折磨你多一会!想到这里地狗星重新高举起双拳,开始用更加快的速度朝着陆忆雪锤去。

    深陷泥土里的陆忆雪此时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他此时正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中,身体不断的被地狗星重重的击伤,然后阳蹻脉上的四个金色光点又不断地释放着金色真气帮助自己受伤的肉体修复,每次修复金色的真气都慢慢的被融入陆忆雪的血肉,骨骼甚至细胞之中!陆忆雪的身体融入了金色的真气后变得更加坚韧,恢复能力也更加的强大了!

    陆忆雪的身体便不断的在破坏然后修复,破坏然后修复的循环之中,陆忆雪也沉浸在这痛并快乐的过程中,慢慢的陆忆雪的意志力也变得坚韧了起来,始终没有被地狗星锤晕过去,保持着一丝清醒。

    “咳咳咳。”陈三娘不断的咳嗽着,边咳着嘴角还流出一丝鲜血。

    “娘你还好吧。”千手飘紧张的握着陈三娘的手问道。千手飘从未见过母亲如此苍老的样子,以前母亲就算身子虚弱,但是面容依旧保留着她年轻时的美丽,现在母亲就像一支随时会被吹灭的蜡烛一般虚弱。

    陈三娘抬起手轻轻的**着千手飘的脸颊,温柔的说道:“飘,你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已经是个男子汉了,娘可能已经不能再陪伴在你的身边了,咳咳咳……”

    “不,娘你说什么呢,你会好好的,你说这种话干嘛。”千手飘听见陈三娘说的话后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是陈三娘此时的状态确实是已经时间不多了。

    “傻孩子,都已经是男子汉了还哭什么哭!你要坚强,其实娘早在二十四面前就应该死了,要不是你爹拼命护着着我们娘俩,让怀孕在身的我逃脱敌人的魔掌,我也活不到今天,咳咳咳……”陈三娘又咳了一口鲜血出来。

    千手飘赶紧为她轻轻的顺了顺后背。

    陈三娘缓了口气继续说道:“逃脱敌人的魔掌后我为了将你顺利的生出来,我独自来到这偏远的小村子里隐姓埋名,终于将你养大成人了,现在我终于可以放心的去找你那个死鬼爹了。”

    “娘你别说了,别说了,我不要你离开我。”千手飘抱着陈三娘痛哭了起来,高大的千手飘此时却哭得像个孩子。

    陈三娘温柔的**着千手飘的头,没有继续安慰他,男孩子总要自己学会成长和坚强,这样才能成长为男人。

    陈三娘望着不远处拼命锤打陆忆雪的地狗星,眼神坚定了起来,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陈三娘轻轻的拍了拍正在哭泣的千手飘后背,轻声的在千手飘的耳边说道:“我的孩子,你不要伤心,我相信你自己也能坚强的活着,我与你爹会一直保佑你的。”

    陈三娘的话音刚落,她便一把推开千手飘,起身便快速的朝着地狗星冲去。

    既然自己已经没有多少生命了,那为何自己还要苟延残喘的活多一会,自己何不燃烧自己最后的一点生命,说不定能将地狗星给击杀,让自己的孩子有活下去的机会。

    想到这里,陈三娘嘴中顿时发出一声清冷的声音:“一树梨花一弯月,梨花散尽与君别。”

    陈三娘那清冷的声音响彻全场,清晰的传入在场的所有人耳中,人们听完她这句话后,心底不由得涌上一股伤感的情绪,这是离别的伤感,大家都感受到了陈三娘那与君别的伤感。

    “娘!”千手飘大哭的喊道,只可惜陈三娘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头也不回的继续冲向地狗星。

    只见陈三娘的身体随着步伐慢慢的开始变年轻了起来,一瞬间就变回了一头青丝,脸上的皱纹也全都不见了,恢复到她最美的面貌。

    此时在血色下陈三娘的面容有些美得令人怜惜,因为此时她的美就如同一朵即将凋零的梨花,仿佛下一刻她就会枯萎。

    “以吾之身化为梨花,以吾之血化作为泪!看我这最后一滴梨花泪!”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只见陈三娘的身体在空中慢慢的化作一朵洁白的梨花,随后一滴鲜血将这朵洁白的梨花给染的鲜红无比。

    还在拼命挥动双拳的地狗星也感受到了后背飞来一道不同寻常的身影,地狗星回头一看,只见空中漂浮着一朵鲜艳的红色梨花。

    地狗星不由得瞪大了独眼,因为他从这朵鲜艳的红梨花中感受到了一丝毁天灭地的气息。

    地狗星赶紧停下了锤打陆忆雪的双手,转身一脸严肃的望着那朵鲜艳的红梨花。他没有任何犹豫,原本收敛在体内的煞气顿时大放,包裹着他的全身,自己的煞气除了被自己锤得深陷泥土之中的陆忆雪克制外,对付其他人倒是很有效果的。

    那朵鲜红的梨花离地狗星越来越近了,地狗星不敢有丝毫大意,只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憋足了劲然后猛的张开嘴怒吼一声“煞气炮!”

    只见他的口中顿时喷出一条黑色的光柱朝着那朵红色梨花射去。

    只可惜这最后滴“梨花泪”可不简单,只见地狗星所喷出的煞气炮并不能阻挡它的前进,鲜红的梨花从煞气炮中穿梭而过,一瞬间就到达了地狗星的面前,地狗星微微一愣,然后那朵鲜红的梨花便绽放出一道耀眼的红光。

    “轰”的一声巨响!杏村方圆十里都开始摇晃了起来,天空之中开始飘起了一朵朵洁白如雪的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