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恒顺着陆枫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地上那躺着高达五米的庞大身躯,身上还时不时冒着丝丝热气,只是在他的身上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生的气息了。

    赵恒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感觉刚才的那些巨响应该就是这具巨大的尸体所造成的。虽然这地面的只是一具尸体,但是以赵恒的修为还是能从他身上感受一丝危险的气息。

    除了这具尸体赵恒也感觉不到其他人身上有领他感到危险的气息,唯一一名还能站着的男子给自己的感觉就是一名普通人而已,身上一点真气都感觉不到,还有上面躺着的一名胖子与男子也都气息很虚弱,没有丝毫危险的气息。

    赵恒突然好奇的看向陆枫身后躺着的陆忆雪,只见他身上突然有金色流光一闪而过。

    陆枫见赵恒的目光正看向自己的身后,他赶紧微微挪了挪身子,刚好将陆忆雪的身体给挡在身后。

    赵恒一个箭步就穿过陆枫,直接来到了陆忆雪的身旁,他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着陆忆雪的身体,只可惜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刚才那一闪而逝的金色流光再也见不到了,仿佛刚才只是自己眼花了而已。

    陆枫赶紧也来到陆忆雪的身边说道:“这是我的儿子忆雪,他在刚才的爆炸中被震晕了。”陆枫可不想被赵恒发现什么。

    赵恒却把陆枫的话当做耳边风,直接握住陆忆雪的手腕开始查看他的体内,陆枫见状只能在一旁干着急,毕竟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只希望别被他发现什么才好。

    突然赵恒微皱眉头,这让陆枫的心也随之紧张了起来,万一他发现陆忆雪吸收了那么多的煞气可怎么办?到时候不会要将陆忆雪给抓回去做研究吧!

    “他确实只是昏迷过去了,没有受什么内伤。”赵恒缓缓说道,其实他心中确实充满了疑惑,难道自己已经年纪大了会眼花?自己刚才明明看见他身上闪过一道金色的流光啊,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赵恒心中还有一件疑惑的事情,那就是他刚才查看陆忆雪体内的时候发现陆忆雪的身体强度与经脉强度居然就快赶上自己了,但是他的真气修为并不高,好像才刚突破第二条阴蹻脉。

    他这才二脉修为的身体强度与经脉强度居然快赶上自己这六脉修为的身体强度与经脉强度了,要知道自己可是半只脚踏入七脉境界的人,这小子的身体强度有些令人惊讶。但是除了身体强度比较罕见以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的,赵恒也只好不再查看陆忆雪的体内了。

    赵恒只好站起身,继续开始在四周勘察了起来。

    陆枫见他去四周继续勘察后,赶紧将陆忆雪抱了起来,带他离开这个深坑之中。

    赵恒四处查看并没有什么发现,最后还是回到了地狗星的尸体旁仔细的查看着,这么庞大的身躯,确实和我们此行的任务有关,只有被煞气所感染的人或动物才能变异成这么庞大的身躯,自己一路来也斩杀过几个被煞气感染的动物,可还从没见到过这么庞大的。

    正陷入沉思的赵恒突然被深坑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给惊醒,难道是身后的大部队到了?可是这些脚步声有些杂乱无力,应该不是自己人,想到这里赵恒赶紧纵身一跃便跳上了地面。

    重新回到地面的赵恒只见一群身着布衣的人正朝着这边走来,从他们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一丝真气的气息,这群人应该是这里的村民吧。

    没错,这群人正是已经逃离的村民们,他们在陈子俊毅然决然的选择回来帮助陆枫与千手飘之后,剩下的强壮青年最终也选择了回来帮忙而不是逃跑,老人与孩子依旧还待在后山等待着。

    村民们看见陆枫的身影后赶紧加快了脚步,一会便来到陆枫的身边。

    此时陆忆雪,千手飘和陈子俊都已经昏倒在地一动不动,唯一还站立着的陆枫状态也不太好,衣服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右肩膀被布包扎着,整只右手正无力的耷拉着。

    “陆大哥,你们没事吧。”村民们问道。

    “没什么大碍,他们都晕过去了而已,没有生命危险,这件事也应该也快结束了吧。”陆枫叹息道,他之所以说应该快结束了而不是已经结束了,那是因为这又突然来了个太子身边的第一大护卫赵恒,现在也还不知道他来这的目的是什么,是敌是友还不知道。

    突然间远处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这阵马蹄声顿时吸引了陆枫与村民们的目光。

    他们远远的便看见一支全身穿着黑色铠甲的铁骑正整齐有序的朝着这边飞奔而来。

    没一会便到达了他们的身前。

    村民们见这突如其来的一队铁骑不由得朝着陆枫身边靠了靠,因为他们身上的杀伐之气令村民们感觉到有些害怕。

    排列整齐的铁骑突然往两侧散开,只见一名骑着白马的中年男子从中缓缓的走了出来。

    陆枫见到这名中年男子的面容后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你,你,你不是……”陆枫断断续续的说道。

    只是陆枫刚开口的时候便被赵恒打断了。

    只见赵恒快速的跑到那名骑白马的男子身前,单膝跪地说道:“主人,此处我已经查探清楚,刚才的巨响是一名被煞气所感染的人所制造的,但是此人现在已经被击杀。”

    骑在白马上的男子听完他的汇报后只是点了点头,但是目光却不在他的身上。

    骑着白马的男子此时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同样盯着陆枫,此时他们正四目相对着。

    骑着白马的男子赶紧翻身下马,一个箭步走到陆枫的面前,双手激动的握着陆枫的手说道:“啊枫?真的是你吗啊枫!”

    陆枫同样有些激动的说道:“刘大哥!是我。”陆枫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故人,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真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