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麒之所以没有立刻问他嘴中所说的秘密,那是因为有些事情他可不想被村民们听见,他就知道这么多人驻扎在这个村子里肯定不止是为了剥削村民那么简单,如果只是为了剥削村民的财物的话,何须要土狼这名高手坐镇在这里。

    刘麒的护卫们便将这群冒充官兵的家伙给押到去一个无人的小破屋里看管,等待着刘麒的命令。

    “好了,其他人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吧,村民们也可以回去自己的家中了。”刘麒大声说道。

    “我们可以回家了吗?真的太好了,我们现在先去后山将家里的老人小孩给接回来。”村民们欢呼着。

    “你们的亲人躲在后山吗?”刘麒问道。

    “是的,因为陆大哥他们为了不连累我们,便叫我们带着家人去后山躲着。”村民们回答道。

    刘麒看向陆枫的眼神微微闪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你们快去吧,我叫一队人跟着你们一起去,也好保护你们的安全”刘麒说着便朝着不远处的一小队骑兵挥手示意他们过来。

    “你们几个,跟着这些村民去后山接他们的家人回来,务必保护好他们的安全。”刘麒下令道。

    “遵命。”他们简洁明了的回答道,然后便跟着村民们一同朝着后山出发了。

    村民们与刘麒的护卫队都已经四处去做自己的事了,此时留在原地的只有陆枫和刘麒,还有三名晕倒在地的陆忆雪,陈子俊和千手飘。

    突然千手飘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只见他此时眼神之中还充满了伤感,眼角还有残留的泪痕,右手一直紧握着。

    陆枫见千手飘醒了过来,赶紧走上前搂住他的肩膀,安慰着他。

    “飘,都过去了,你要坚强的活下去,这可是你娘为你争取来的活命机会,也是你娘最后的愿望,你可不能轻易想不开啊。”陆枫安慰着千手飘。

    千手飘默默地点了点头,右手握得更加紧了,娘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我一定不会辜负娘亲的愿望,我会好好的活下去。

    刘麒也感受到了千手飘的伤感,也不随意去打扰他。

    千手飘呆呆的站了一会便对陆枫说道:“我没事了,既然地狗星已经被我们击败了,那我们还站在这干嘛,你们还是跟我回家休息会吧。”

    “好的,我们是需要休息会了。”陆枫此时也感觉身心疲惫,折腾了太久了。

    千手飘将躺在地上的陈子俊抗在了肩上便往村子里走去,陆枫也将陆忆雪抱了起来,跟上千手飘的步伐。

    刘麒却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因为他当下最重要的任务还是要安抚好村民,安排好各项事宜。

    杏村村口的大战终于结束了,地狗星的尸体也已经在夜风的吹拂下彻底凉透了。

    就在地狗星尸体彻底凉透的时候,一名男子突然心中一惊,然后身影一闪便来到一间密室之内,只见在昏暗的火烛下这名男子手中正拿着一个圆形的玉盘,上面正闪烁着七十二个光点,这七十二个光点以一种奇怪的顺序排列着,突然其中一个光点微微一闪,然后便失去了光芒变得暗淡无光。

    “嗯!是谁?居然能将地狗星给消灭了!连他重生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暗淡了下来,这是什么情况?”那名男子此时心中很是惊讶,这世间居然有人能将地煞星给完全消灭,连重生的机会都没有。

    “地幽,你给我去地狗星所在的杏村查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地狗星会直接陨落!”那名男子对着空气说道。

    只见一道身影从幽暗中浮现了出来,冰冷的声音在这密室之中响起:“遵命。”

    然后这道又重新融入了暗影之中,那名男子也是冷哼一声便从这间密室之中消失了,密室重新变回安静了起来,只剩下昏暗的烛火和玉盘上剩下的七十一个光点在闪烁着。

    千手飘一手推开家门便扛着陈子俊走了进去,陆枫抱着陆忆雪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陆枫刚一进门,一股浓郁的中药味便迎面扑来,这浓郁的中药味熏得陆枫感觉大脑有些晕眩。千手飘点亮了一根蜡烛,微弱的烛火将这不大的房间给照亮。

    陆枫这才看清千手飘的家,只见桌上堆满了各种中药材,灶台上的砂锅中还残留着千手飘早上为陈三娘熬好的中药。只是这个房间里已经少了一道熟悉的背影。

    千手飘看见家里的景象只是微微一愣,然后便恢复了过来,将肩上的陈子俊给放在了椅子上,并转身对陆枫说道:“陆大哥,你将陆忆雪放在床上吧。”

    “好的。”陆枫点了点头,今晚他们也没有哪里去,只好在千手飘的家休息一晚。陆枫便将陆忆雪给放在了床上,为他盖好被子。

    陆枫将陆忆雪安置好之后,回头只见千手飘正在昏暗的烛火下用一根黑绳将那枚红色的梨花泪给串了起来,然后将这枚红色的梨花泪给戴在胸口。

    “咳咳咳。”靠在椅子上的陈子俊突然轻轻的咳了两声。

    “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哪呢?”陈子俊缓缓睁开双眼,只见眼前闪烁着昏暗的烛火,并没有地狗星的身影,自己明明在与地狗星战斗的啊?

    “你刚才被地狗星给击晕了,现在是在我家呢。”千手飘说着便递给他一碗清水。

    陈子俊接过这碗清水便喝了两口,这才回想起了刚才的事情。

    “我真是没用!居然被地狗星一招就给击晕了,忆雪呢?忆雪他没事吧,地狗星呢?”陈子俊抱着头有些苦恼的说道。

    “忆雪没事呢,就是昏迷了过去,至于地狗星也死了。”陆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缓缓说道。

    “死了!谁这么厉害将他击杀的?”陈子俊惊讶的问道。

    但是陆枫却没有回答他,反而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千手飘才平静的说道:“是我娘,我娘最后牺牲自己才将地狗星给击败了。”

    “这……”陈子俊听后也沉默了下来,陈子俊只好望向窗外的弯月,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