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用了,你现在的体魄可以承受起天罡之力了。(书=-屋*0小-}说-+网)”青年男子平静的说道。

    陆忆雪这才松了口气。

    “对了,天罡之力都已经融入了我的身体了,你还能将天罡之力从我体内剥离吗?”陆忆雪好奇的问道。

    “天罡星已经与你完全融合了,除非你死去,不然没有人可以将你体内的天罡之力剥离。”青年男子肯定的回答道。

    “这样啊,那既然没什么事了,我又该如何回去自己的体内呢?我都离开这么久了,我爹也该担心我了。”得到了青年男子的肯定回复后,陆忆雪也不想再待在这了,省的自己又得知自己还有什么重大的使命,自己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承受这些使命。

    “别着急嘛,你是不是很不愿意走上我给你的这条道路,是不是觉得天罡之力已经与你融合后没人可以再将你的天罡之力给剥夺,你回去之后就打算讲我所说的话给抛到脑后?”青年男子平静的眼神一眼就看穿了陆忆雪的内心。

    陆忆雪真是没脾气了,自己想什么他都知道,自己还不能控制自己的头脑不去想这些。

    算了,陆忆雪只好咬咬牙,挺起胸膛正面对青年男子说道:“没错,因为这些都是你单方面选中我的,我也没打算接受这份使命,所以我拒绝你所说的使命。”

    “哈哈哈,好,有胆量,但是有些事情是你想拒绝就拒绝的吗?你不知道这世间有很多无奈的事情吗?很多人都是被逼上一条自己不喜欢的人生道路的。”青年男子大笑道。

    “那又如何,你难道能将我逼上这条路不成?”陆忆雪也犟了起来,你要我这么做我就偏不!

    青年男子见他倔强的表情,收敛了一些笑容,微笑的望着陆忆雪缓缓说道:“我不会逼你的,但是有人会逼得你不得不与之对抗,你以为获得了天罡之力只是带给你力量吗?其实这天罡之力也是一把双刃剑,就像你能将地狗星给吞噬成为自己的力量,那么也会有强大的地煞星能将你吞得渣都不剩。”

    陆忆雪听后不禁有些动容,地煞星居然也能吞噬自己!本以为自己就是地煞星的克星,他们见到我就要逃命,看来自己能将地狗星给杀死完全就是因为运气,要不是他已经被伤得奄奄一息的话,估计被吞噬的就是自己了吧!

    “哼,没错,你这次吞噬地狗星完全就是运气好而已,不然你以为就你这微不足道的修为能吞噬他吗?别想着这次运气好你就以为你是所有地煞星的天敌,可以随意吞噬所有强大的地煞星来提升自己的修为,那是不现实的,想要强大还是要靠你自己的努力!”青年男子哼道。

    陆忆雪叹息了一下,看来自己想的到处去找地煞星吞噬来壮大自己的实力已经不现实了,只怕自己不是去吞噬地煞星的,反而是主动送上门的食物,以后还是低调点,远离这些强大的地煞星吧。

    “别想躲,你想想现在人间的煞气已经快侵蚀到每一个角落了,突然出现个你能将他们消灭,你说他们是不是应该发动一切力量将你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给除掉,而且地煞星与天罡星之间有着一种微妙的联系,只要在一定的范围内便会有特殊的感应,如果说你吞噬地狗星之前因为还没有完全与体内的天罡之力融合地煞星无法感应到你,可是现在天罡之力已经经过地狗星的千锤百炼完全融入了你的经脉血肉之中了,你要如果不被他们发现你?”青年男子打消了陆忆雪最后一个退缩的念头。

    “这……”陆忆雪被他说的哑口无言,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而且还是一个随时能感应到的眼中钉肉中刺!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移动的靶子,随时都会受到生命威胁啊!

    陆忆雪惊讶了一会便重新冷静了下来,盯着面前的青年男子沉声说道:“你说这些给我听肯定是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吧,不然的话我这个被你选中的人还未成长起来便夭折了,那谁来帮你完成使命呢?”

    青年男子笑了笑从袖口中掏出一枚洁白的珠子,这珠子洁白如雪光滑的没有一点瑕疵,虽然外表看起来挺特别的样子,但是陆忆雪却从它身上感受不到一点能量波动,仿佛只能看见这个物体却感觉不到它,它就像空气一般。

    “此珠名为虚无,看似很厉害的样子,但这东西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对一般人来说这只是一个鸡肋的东西,因为它只能帮助佩戴者隐藏自己的气息,让佩戴者变成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但是对于你来说却是一个保命的神器,因为他还能帮助你隐藏体内的天罡之力不被地煞星们发现。”青年男子挥动着手中的虚无宝珠说道。

    陆忆雪听后不由得有些惊喜,自己现在最缺的不是逆天的宝物,而是保命的工具,不然自己随时便会被别的地煞星所吞噬。这个虚无宝珠能将自己的天罡之力给隐藏起来正好可以让自己不会轻易的被别的地煞星所发现,自己也能安心的成长一段时间,等自己强大到能与地煞星抗衡的时候就不需要那么担心被别的地煞星发现了。

    陆忆雪想着便准备伸手去拿他手上的虚无宝珠,可是手刚伸出去陆忆雪便有些苦恼了起来:“你有这种宝物也没用啊!你都说我现在只是个灵魂体,无法带走这宝物,估计过不了几天你又要重新选别的人帮你完成这项艰巨的使命了。”

    青年男子听了陆忆雪的话后不由得哈哈一笑:“我是说过你不能带走这里的东西,但是你不能带走不代表我不能给你送过去啊,哈哈哈。”

    陆忆雪见他嘚瑟的笑容,心中不由得咒骂道,没想到这人长得英俊帅气但是却是这么抠门的一个人,原来刚才所说我不能带走东西只是因为抠不想给我好东西而已。

    青年男子听见陆忆雪内心的咒骂后脸上的笑容不由得一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