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飘出门找吃的后,陆枫也去洗漱了。

    没一会千手飘便回带回来几个热腾腾的馒头。

    “陆大哥,快来吃热腾腾的馒头。”千手飘一进门便喊道。他将热腾腾的馒头放在了桌上。千手飘早已饥饿难耐了,率先就将一个热腾腾的大馒头塞进了自己的口中。

    陆枫见千手飘吃得那么香,自己的肚子也不由得传来一阵饿意,自己确实好久没吃东西了,陆枫赶紧坐到饭桌前,也拿起了热腾腾的馒头开始吃了起来。

    “陆大哥你可别嫌弃啊,村子里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只有这些馒头充饥了。”千手飘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哪会嫌弃,这馒头蒸得可真好吃。”陆枫吃着馒头说道,这馒头柔软香甜,陆枫忍不住多吃了两个。

    就在千手飘与陆枫吃的正香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千手飘与陆枫不由得有些疑惑,这么大早是谁?

    “啊枫,你醒了吗?是我。”门外传来了刘麒的声音。

    嗯?居然是刘大哥,他这么一大早来找我干嘛?他现在不是应该稳定村民们的情绪和收拾好这些残局吗?陆枫虽然不知道刘麒找自己干嘛,但他还是起身去开门。

    陆枫打开门后只见刘麒有些疲倦的站在门口,仿佛一夜没睡一样。

    “刘大哥你怎么这么早,快请进吧。”陆枫赶紧将刘麒请进屋内。

    刘麒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在桌前做了下来。

    千手飘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谢谢。”刘麒对千手飘微笑道。

    陆枫介绍道:“这位是刘大哥,也是我的故人了,昨天就是他带领的部队在维持着村中的秩序与收拾残局。”

    千手飘点了点头说道:“谢谢刘大哥的帮忙。”

    刘麒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事我都听说了,对比起你们所做的,我这哪算帮忙呢,我应该说声对不起,是我们来迟了才令你们遭受这样的痛苦。”

    陆枫坐在了刘麒对面,问道:“刘大哥你是有什么事吗?这么一大早便来找我,我看你的气色不太好,是不是昨夜没睡好呢?”

    “没想到在这偏远的村庄内居然有这些压榨百姓的败类,百姓们受苦我又如何能睡的安稳,所以昨天我连夜派人去最近的城镇中调派一批物资过来资助村民们。”刘麒说道。

    “那可太好了,有朝廷的帮助我估计村民们很快就能从灾难中走出来。”陆枫高兴的说道,人们能有这么一个为平民百姓着想的太子可真是一大幸事啊。

    刘麒突然沉默了一会,喝了一口热茶后才缓缓说道:“然而我昨天夜里在审问投降的那群假冒官兵的时候发现,这件事情好像并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那个土狼好像并不只是为了剥削村民而已,仿佛剥削村民只是一个幌子,他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只可惜的是土狼已经死了,他也从来没有告诉手下的喽喽们他到底在寻找着什么,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他正真的目的是什么,在背后指使他的人是谁。”

    陆枫与千手飘听了刘麒的话后也陷入了沉默,这事情感觉确实不是表面的这么简单,只是为了剥削的话单单派一个土狼这样强大实力的人来就已经很令陆枫惊讶了,没想到这土狼还能变成地狗星这种强大的怪物,这又不是什么大的城市需要这么强大的人坐镇,一个小小的村子居然有这么强大的人坐镇,肯定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刘大哥,你们有没有在这村子周围搜寻一下?看看这村子附近有没什么特别之处。”陆枫问道。

    刘麒缓缓回答道:“我今天一大早便派人去搜寻了,要等他们回来才能知道结果。”

    “或许我们可以问问村里的村民们有没有什么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者当初他们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啊飘,你当初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吗?”陆枫转头向千手飘问道。

    千手飘回想了一下当初土狼在村子里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自己也不知道他除了剥削村民外还在暗中做些什么。

    千手飘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呢,我没有发现土狼当初有什么特殊的举动。”

    刘麒与陆枫重新陷入了沉思,土狼当初到底在寻找着什么呢?而且他还从来没有告诉过手下,自己独自在寻找着。现在唯一知情的人也都已经死了,这要从何查起。

    没一会,陆枫率先打破了安静的气氛,陆枫对刘麒说道:“刘大哥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会吧,身体才是工作的本钱,反正现在还没有头绪,我与啊飘也会帮你打听打听这村子附近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们一有发现便立即向你汇报。”

    刘麒只好沉声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有你们的帮忙我相信会更快的找出土狼来这的目的,不找出根本原因的话我怕土狼背后的人再派高手来此地,到时候村民们又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

    千手飘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就当为了村子的安宁我也会全力的帮助朝廷的。”

    陆枫也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没错,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助朝廷破案的,争取早日将土狼背后的人给揪出来,还平明百姓一个安稳的生活。”

    刘麒对他们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们,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继续打扰你们休息了,我还要去其他村民那询问下情况。”

    刘麒说完便喝完最后一口热茶便起身准备向门外走去。

    陆枫见他要走,也赶紧起身去送他,当刘麒走到门口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陆枫说道:“啊枫,多年没见我这一来就是公事实在是不好意思,等这件事完全查清楚了后大哥一定要请你好好喝一杯。”

    “好,等这件事查清楚还杏村村民们一个安稳的生活后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喝一杯,一起对酒当歌!”陆枫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