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忆雪继续查看了一下自己体内的奇经八脉,只见他体内的奇经八脉此时已经变成了一条金色的小溪流一般,整条经脉流淌着淡金色的真气,这条金色的小溪流上还有着四个金色的小湖泊,只见淡金色的天罡之力正顺着这条金色的奇经八脉缓缓运转着,每运转一周除了转换成最纯净的真气提供给陆忆雪使用之外,还有一丝真气流入了那四个金色的小湖泊之中形成一个小漩涡自己缓缓的旋转着。(书^屋*小}说+网)

    陆忆雪心中想着,这四个金色的小漩涡应该就是那名男子所说的天罡星吧,这些天罡星看来也已经融入了自己的体内,成为了奇经八脉中的一部分。

    陆忆雪心念一动,只见这些金色的漩涡便随着陆忆雪的想法开始快速的旋转了起来,原本储存在其中的真气一瞬间汹涌的从漩涡内涌出,真气重新回到陆忆雪的奇经八脉内为他所用。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陆忆雪此时心中惊喜的想到,因为这四个金色的小漩涡就犹如自己的备用真气库一般,当自己体内的真气消耗完之后便可以从这四个金色的小漩涡中调动储备的真气,这简直就大大的增加了自己的持续战斗能力,而且这四个金色的小漩涡储存的可不是少量的真气,每个金色小漩涡的真气储存量都相当于自己奇经八脉上真气量的一半!

    这简直就是令陆忆雪的真气总量比同级别的人多出了两条经脉的量,感觉自己遇到同级别的敌人都能利于不败之地,就算对手比自己强一些,自己也能耗都能耗死他。

    令陆忆雪更加惊喜的是,他发现自己的第二条奇经八脉阴蹻脉也开始有淡淡金色的天罡之力开始缓缓运转着,上面也是有四个金色的光点,就像当初阳蹻脉上的一样,只是现在阳蹻脉上的金色光点已经成长为了四个小漩涡。

    自己居然这么快就突破到二脉的实力了,这简直就像做梦一样,自己从开始修炼到现在突破都没有修炼多长时间,这简直太轻松了吧!

    不过陆忆雪还没高兴多久他就沉默了下来,因为陆忆雪想到,虽然这些金色的小漩涡能帮助自己储存真气,让自己在战斗的时候更加持久,但是自己修炼的时候那些真气不但被自己吸收,还要多出一部分流入这些金色的漩涡之中储存起来和维持这些金色漩涡的运转,而且这金色漩涡储存的真气数量还不小,是奇经八脉的一半,那自己修炼的时间也要比别人多三倍才能赶上正常人的修炼速度!

    自己体内的天罡星果然是一把双刃剑啊!自己不但已经成为了那些地煞星的眼中钉肉中刺,而且现在连自己修炼都要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才能填补这些天罡星所形成的金色漩涡。

    唉,陆忆雪心中叹息道,这天底下果然没有白给的好处,自己得到好处的同时还要多承担一些东西,看来以后自己要更加勤奋努力的修炼才行,不然的话别人修炼出三条奇经八脉自己才将一条奇经八脉修炼完成,那自己只有比别人多的真气储备量,却没有别人那么高的修为,自己就只能成为比较耐打的小强而已了。

    不过总的来说陆忆雪这次还是因祸得福了,大不了以后自己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修炼,用自己的勤劳与刻苦追上别人的步伐。

    陆忆雪查看完自己体内的情况后,重新睁开了双眼,手指微动,慢慢的陆忆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一些知觉,只是四肢还有些麻木。

    陆忆雪眼前模糊的画面开始慢慢的变清晰了,陆忆雪看着眼前的天花板,发现自己此时正躺在床上,这简陋的小房间内除了自己没有别人,陆忆雪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

    陆忆雪挣扎着慢慢的坐了起来,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自己现在应该是在村民们的家里吧。

    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只见自己的身上没有一丝伤痕,看来自己并没有在地狗星自爆的时候受到伤害,只是因为吸收了太庞大的能量而昏迷了过去。

    想到自己吸收了地狗星那么庞大的能量才打通了第二条奇经八脉,而且第二条奇经八脉内的真气还并没有完全充满,还需要长时间的修炼和累积,可想而知自己要想突破下一条经脉需要的能量是多么的庞大。

    陆忆雪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看来未来的修炼道路是漫长的。

    陆忆雪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衣袋中传来一股清凉的气息,他赶紧将手伸入自己的衣袋中摸索着,然后陆忆雪从衣袋中掏出了一枚洁白的珠子。

    陆忆雪看到这枚珠子后才回想起来,这不正是自己那个奇怪梦中出现过的虚无宝珠吗?看来自己不是在做梦,自己果然被那名男子召唤过去阴阳间,自己手中这枚虚无宝珠就是最好的证明。

    没错,那并不是一个梦,阴阳间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却没有人能够到达那里,陆忆雪在阴阳间回到自己体内的时候那名男子便将这枚虚无宝珠送到了陆忆雪的身边,要不是陆忆雪身边有这枚虚无宝珠,估计在陆忆雪还在沉睡的时候就已经被敌人给发现,然后直接了解了陆忆雪。

    陆忆雪好奇的看着手中的那枚虚无宝珠,这不起眼的样子真的能将自己身的气息给隐藏起来吗?对了,我记得那名男子说过这枚虚无宝珠的使用方法是口服。

    陆忆雪想到这便拿起虚无宝珠,嘴巴微张准备将这虚无宝珠给送到口中。

    就在陆忆雪马上要将虚无宝珠给吞了的时候,陆忆雪手上的动作一顿,因为他回想起那名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感觉那名男子好像是故意恶搞自己的吧,想让自己把这虚无宝珠给吞进肚子里。

    陆忆雪将手中的虚无宝珠给放了下来,没有继续将这虚无宝珠给吞进肚子里的想法。

    而此时的阴阳间内,那名男子正专心致志的盯着阴阳生死棋盘看着,只见此时阴阳生死棋盘上的黑白两色的棋子都已不见了,上面正浮现着陆忆雪准备吞下虚无宝珠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