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名男子看见陆忆雪即将把虚无宝珠给吞进肚子里的时候,他脸上的坏笑更加浓郁了,双手微微抓紧自己的衣服,仿佛因为自己的诡计马上要得逞了一般紧张了起来。嘴上还喃喃自语着:“快吞下去,快吞下去,快吞下去。”

    只可惜陆忆雪并没有随了他的愿将虚无宝珠给吞下去,在虚无宝珠即将放进陆忆雪的口中时陆忆雪停了下来,将手中的虚无宝珠放了下来。

    “唉!你给我吞下去啊!马上都要吞下去了怎么就停了下来呢!真是日了狗了!”那名男子见陆忆雪就要吞下虚无宝珠的时候停了下来,不免有些气急败坏的爆粗口了。

    那名男子还不死心,继续盯着阴阳生死棋盘看着,期盼着陆忆雪能再次拿起虚无宝珠往口中送。

    只是陆忆雪将虚无宝珠放下后就再没有往口中送的意思,而是好奇的拿在手中把玩着,陆忆雪心中想着,这虚无宝珠怎么看也不像是口服的,想到这里,陆忆雪手中亮起淡淡的金色光芒,只见陆忆雪开始往虚无宝珠内注入自己的真气。

    当那名男子从阴阳生死棋盘中看见这幅画面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继续看陆忆雪在干嘛,右手一挥,阴阳生死棋重新变回了黑白两色的棋盘,他也如同一个泄气的气球一般无力的坐回了椅子上,右手撑着脑袋,眼神有些漂浮,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虚无宝珠感应到陆忆雪注入的的真气后,原本就不起眼的模样开始变得更加的半透明了,而且随着陆忆雪不断注入真气,不但虚无宝珠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就连陆忆雪的身体也开始跟随着虚无宝珠变得透明了起来。

    陆忆雪看着自己缓缓变透明的手臂,不由得心中一喜,这虚无宝珠难道还有让我隐身的作用吗?想到这里,陆忆雪开始加快了往虚无宝珠内注入真气的速度。

    果然陆忆雪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变透明,最后陆忆雪的身体完全消失在了这间小房间内。

    这,这真是太神奇了,我居然可以隐身!那自己不是可以随处去阴别人,或者干一些坏事,比如说嘿嘿嘿。陆忆雪嘚瑟的想着。

    然而就在陆忆雪准备隐身出去走一走,结果自己的身体刚一动,原本透明的身体瞬间从空气之中显现了出来。

    “呃。”陆忆雪发出了一声尴尬的声音,自己刚打算隐身出去体验一下隐身的感觉,结果自己身体刚动便现出了原形,看来这虚无宝珠只能静止的隐身,却不能让自己隐着身随处走动。

    “唉,也罢,能原地让自己完全隐身也不错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发挥出其不意的作用呢。”陆忆雪喃喃自语着。

    此时窗外的夕阳已经完全落下了,没有了夕阳的照耀,小房间内也开始变得黑暗了起来。

    突然门外飘进一阵饭菜香,陆忆雪闻到这饭菜香后肚子不由自主的便开始叫了起来。

    陆忆雪捂住自己的肚子,刚才因为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自己体内的变化和这能让自己隐身的虚无宝珠上,现在一闻到这阵饭菜的香味,多日没有吃东西的陆忆雪终于感觉到了腹部的空荡荡。

    陆忆雪准备起身走出房间去看看,只是刚起身的陆忆雪腿一软差点没有直接摔倒在地,陆忆雪赶紧扶着一旁的墙壁这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子,陆忆雪心中不由得想着,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多少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刚才坐在床上还好,现在一下地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丝体力。

    虽然陆忆雪是修炼之人,因祸得福的他体魄也变得更加强壮,但是他还没有到达可以不吃不喝就能活下去的境界,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啊!更何况陆忆雪这都已经昏迷了多少天没吃一点东西了。

    陆忆雪稳住了自己的身子后,心中调动起了体内的真气,真气瞬间包围着他的身体,让他能站稳脚步。

    陆忆雪站直了身子继续朝着房间外走去,心中不由得感叹道,真气虽好,但是始终不能当饭吃填饱自己的肚子啊,自己现在虽然靠着体内的真气恢复了行动力,但是肚子传来的饥饿感还是令自己感觉到一阵虚弱。

    而房间外的陆枫和千手飘两人正准备开始大吃特吃的时候,房间门突然“吱”的一声缓缓打开了。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立刻吸引了陆枫和千手飘的目光,他们只见陆忆雪缓缓的推开了房门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陆枫看见陆忆雪从房间内走出来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赶紧放下手中的碗筷走上前去。

    “忆雪,你什么时候醒的,你没事吧。”陆枫关切的问道。

    陆忆雪没有说话,只是无力的摇了摇头,此时他的目光完全盯着桌上的饭菜。

    “饭……我要吃饭……我好饿啊。”陆忆雪微弱的声音响起。

    “什么?忆雪你是肚子饿了吧,来,快来,这是我刚做好的饭菜,你快来尝尝。”千手飘听见陆忆雪说饿了,挪了挪自己那肥大的身子,空出一个座位让陆忆雪坐下吃饭。

    陆忆雪听了千手飘的话后,一个箭步直接坐到了千手飘身旁的空位上,也不跟千手飘客气,直接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

    “呜呜呜,好吃,好吃。”陆忆雪一边吃着一边说着。

    “呃。”千手飘看着陆忆雪这风卷残云的吃饭速度不由得有些惊讶,他这吃饭速度比陆枫还快,简直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陆忆雪这吃饭速度来看肯定是陆大哥亲生的。

    陆枫坐在陆忆雪的身旁,他递给了陆忆雪一杯水,轻轻的**着陆忆雪的后背,温柔的说道:“慢点吃,别噎着了。”

    陆忆雪接过陆枫手中的水杯,大喝了一口,然后继续吃着。

    千手飘只好在一旁看着桌上的饭菜被陆忆雪快速的消灭着。

    没一会陆忆雪便吃光了陆枫和千手飘两人的饭菜,吃完后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转头对着千手飘露出一副无辜的模样问道:“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