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陆枫得到了刘麒的允许后只是简单的说了谢谢两个字,因为以刘麒与自己的交情不必说太多,只需要用心去做就行了。

    “去吧,好好安排好小忆雪的去处,如果还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我,我会帮你的。”刘麒拍了拍陆枫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刘麒对陆枫的感情就犹如兄弟一般,并不像是上下级的关系。

    “好的,那我就不打扰刘大哥了,我先回去忆雪身边照顾他了。”陆枫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你们既然已经是一个队伍了,那么从现在开始影子就跟在你们身边吧,顺便你们之间可以互相多了解了解,这对你们共同战斗的时候也有好处。”刘麒拉住陆枫的手说道。

    “主人!”一旁沉默不语的影子听见刘麒说的话后再也平静不下来了,影子是一个孤儿,他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自幼就一直待在刘麒的身边长大,在他身边学习知识练习武术,当他修为上小有所成后便一直隐藏在刘麒的身边当他的贴身保镖,这么多年的陪伴,影子已经不单只将刘麒视为主人,还把他当做自己最亲的人,如今突然一下就要离开刘麒的身边了,不免有些不舍,虽然这是刘麒命令他的任务。

    陆枫见刘麒听见影子这声呼喊后眼底居然浮现出一丝不舍,这种不舍的情绪并不像是对属下的不舍,反而像是对待亲人的,不过刘麒这种不舍的情绪一闪而逝。

    刘麒并没有理会影子的呼唤,只是轻轻的看了他一眼便继续对陆枫说道:“啊枫,别看影子修为比较高,但他内心还是一个少年,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江湖上的事情有很多人情世故是他不懂的,我希望你能多教教他,要是遇到什么困难我希望你能多照顾他一些。”

    “没问题,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刘大哥你就放心吧,要是遇到危险,除非我这个队长先被敌人杀死,不然的话我是不会让我的队友们受到任何伤害!”陆枫拍了拍胸脯承诺道。

    得到了陆枫的承诺后刘麒终于松了口气,轻声的对陆枫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便转身离开,回到队伍中处理杏村村民们的善后工作。

    转身离开的刘麒再也没有望向影子一眼,影子也收回了刚才那有些不舍的情绪,重新沉寂了下来。

    “好吧,啊飘,影子,我们走吧。”刘麒离去后陆枫便对他们两人说道,然后便转身朝着不远处的陆忆雪走去。

    千手飘立刻跟了上去,影子稍微停顿了一下也跟上了千手飘的步伐。

    “对了,啊飘,影子,我们成立夜风小队的事情待会别在忆雪面前提起,我还不想那么快在他面前提起,等我送他去到我老师那再打算。”陆枫突然对着身后的千手飘和影子说道,虽然他已经做了离开陆忆雪的打算,但是他还不想那么快就对陆忆雪说,因为他还想多陪陪他。

    千手飘和影子听见陆枫的话后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

    “爹,你们回来啦。”坐在草地上研究自己左手的陆忆雪突然发现陆枫的身影便大声喊道。

    陆枫走到陆忆雪身前微笑的摸了摸他的头说道:“是的,我们回来了,饿了吗?”

    “饿了呢,有吃的吗。”陆忆雪可怜兮兮的摸了摸自己那扁扁的肚子说道。

    “有,不过村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们也只在废墟之中找到一些干粮,所以只有干粮吃了。”陆枫一边找着干粮一边说道。

    “没事,有的吃就行了,我不挑。”陆忆雪回答道。

    没一会陆枫便拿出一些干粮递给陆忆雪。

    陆忆雪接过干粮二话没说便开始快速的吃了起来。

    “咳咳咳。”陆忆雪因为吃的太着急了不免被干粮噎着了。

    陆枫见状赶紧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将水壶递给了陆忆雪说道:“来喝点水,吃这么着急干嘛,又没人和你抢。”

    陆忆雪接过水壶大喝了一口,这才顺了口气接着吃,陆忆雪并没有好奇陆枫刚才带着千手飘去和刘麒讨论了什么,也没有问影子为什么跟着他们一起回来。

    千手飘和影子站在一旁也没什么事情做,只好也坐在了一旁,看着周围忙碌的村民们。

    村民们因为家中的房屋都被毁了,所以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只好在这片草地上搭建起了临时帐篷,准备在这里先安顿好家人再做打算。

    坐在草地上的影子无聊的拨弄着地上的杂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一下不用保护刘麒了,影子仿佛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一般,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只是影子的目光时不时还会飘向远处的刘麒,默默地关注着刘麒的一举一动。

    “陆大哥,啊飘!”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呼喊声。

    陆枫和千手飘听见这声呼喊声不由得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陈子俊正急急忙忙的朝着自己这边跑来。

    “怎么了啊俊,发生了什么急事吗?跑这么快。”千手飘见陈子俊朝自己跑来好奇的问道。

    陈子俊跑到千手飘的面前后缓了缓才说道:“没什么急事,村民们晚上想请陆大哥你们一起吃饭,好好感谢一下你们。”

    “咳咳咳。”在一旁吃得正欢的陆忆雪听见陈子俊的话后再次被干粮所噎着,陆忆雪此时心中想着,要不是自己等人的到来,估计村子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一片废墟吧,村民们居然还要好好感谢我们。

    陈子俊听见陆忆雪的咳嗽声后才发现陆忆雪已经醒了正在吃干粮,不由得惊讶的说道:“咦,忆雪你醒啦,忆雪你以后真的要多锻炼身体了,怎么每次你都昏迷这么久,这次就连隔壁七十岁的老大爷都醒了,你都还没醒,是不是身体太虚弱了。”

    才缓过来的陆忆雪再次被陈子俊的话给说的一阵无语,陆忆雪此时心中只能暗暗的呐喊着,怎么个个人都觉得我昏迷是因为缺乏锻炼身体太弱!其实我身体已经强壮的如同一头牛了!

    虽然陆忆雪心中呐喊着,但是他却不能和他们说,只好默默的背负着这个缺乏锻炼身体弱的头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