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过三巡,千手飘早已醉倒在酒桌上,嘴中还不断地嘀咕着:“满上,满上,我还能喝。”

    只是并没有人搭理他,因为他身边的陈子俊和其他同伴也都醉倒在了酒桌上,趴在酒桌上就开始呼呼大睡了。

    他们之所以这么快醉倒在酒桌上,那是因为这个并不怎么富裕的小村子平常并没有什么机会喝酒,所以这次难得可以喝得尽兴,他们便放开了喝,一下子便上头了。

    陆枫等人虽然喝得比千手飘他们还要多,但是却并没有醉倒,因为他以前经常醺酒,而刘麒身为太子经常应酬,酒量自然也不是这群小村子的青年所能比拟的。

    陆枫此时脸色也微红了起来,有些醉眼朦胧的望着刘麒感叹道:“刘大哥,终于可以好好的一起喝酒了,希望不要再发生什么大事了,要是再来个地幽星这样强大的敌人我们估计是真的要栽在这了,毕竟不是次次都能遇到墨龙麒麟这样强大的神兽相助。”

    “哎,啊枫你可别再说了,我怕你这乌鸦嘴真的再招来一个地什么星,那我们可真是应付不过来了!”刘麒赶紧打断陆枫的话,要是陆枫的乌鸦嘴真的显灵了那自己等人的运气可真是无敌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是我说错话,我自罚一杯,我自罚一杯。”陆枫笑道,说完便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陆枫高举酒杯望着半空中的明月,不由得诗兴大发起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是啊,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我们兄弟俩已经十多年没有像现在这样一起畅快的喝酒了,真希望能一直都像现在这样对酒当歌,远离人世间的纷争和烦恼,不过我马上就要离开,回皇宫去了。”刘麒听见陆枫吟诵的诗句也不由得感慨起来。

    听见刘麒说自己马上就要离开后,原本有些醉意朦胧的陆枫立刻清醒了几分,盯着刘麒问道:“刘大哥,什么马上就要离开了,难道你就这么着急走吗?”

    “是的,我马上就要离开了,待会我便要趁夜出发赶回皇宫。”刘麒喝了一口酒才缓缓说道。

    “是皇宫中发生了什么急事吗?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帮忙吗?”陆枫听见刘麒说今晚就要离开,心中不由得有些惊讶,能让刘麒这么着急赶回去肯定是宫中发生了什么急事。

    “不用,没什么大事,我能应付的过来。”刘麒摇了摇头拒绝了陆枫的帮助。

    “来,我们继续喝。”刘麒端着酒杯继续喝了起来,脸上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陆枫举起酒杯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心中开始默默的思考了起来。

    “唉,不单只太子殿下要离开了,我们明早过后也要各自分别了。”老村长听了刘麒的话后也感慨的说了一句。

    刘麒和沉思中的陆枫听了老村长的话后不由得疑惑的看向了老村长。

    “怎么了老村长?你怎么也要离开了呢?”刘麒轻声的问道。

    老村长见刘麒这幅平易近人的模样不由得一愣,没想到太子殿下居然会关心自己等人的离开,看来这名太子殿下并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

    老村长只是稍微楞了下,随后叹息道:“唉,不只是我,而是我们,我们所有村民都打算各自离开了,离开这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去寻找新的容身之处。”

    “嗯?你们怎么都要离开了,难道是生活上有困难吗,我不是已经命令手下会尽力资助和帮助你们修复被毁的村子吗?”刘麒还是不解他们为何要离开。

    “唉,太子殿下,我知道您人好,体恤老百姓,但是修复整个村子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还需要庞大的财力,而且就像恩人说的那样,接连有两名强大的邪恶之人来到我们村子被击杀,我们要是继续待下去说不定哪天他们背后的人又会派人来我们村子,到时候没有了你们的帮助我们估计全村人都活不成了,所以我们整个村子的人在白天的时候已经讨论过了,我们不想再这么劳民伤财了,我们决定离开,各自去寻找新的安身之处,这样也可以避免被报复。”老村长叹了口气说道。

    陆枫看着忧伤的老村长,心中也很不是滋味,一拳重重的锤在了桌上,震得桌上的酒杯和碗筷叮当作响。

    “怪我!都怪我!我明明没这么大能耐却偏偏喜欢多管闲事,我以为我自己很厉害,但其实只是一个井底之蛙罢了,我就连土狼我一个人都对付不了,我居然还说什么要拯救你们,我哪是什么恩人啊,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陆枫开始痛苦的自责了起来,这一切都因自己而起,但是自己却没有能力解决这一切。

    老村长见陆枫突然开始痛苦的自责了起来,赶紧解释道:“恩人您别这样,我这个老头子并不是说您,村子毁了并不怪您,那是因为敌人太强大了,而且要不是因为您的到来,我们估计只能惨死在土狼开启的无间炼狱阵中成为冤魂了,毕竟土狼叫我们挖的深坑是有预谋用来收服墨龙麒麟的,要是没有你们的保护,就算墨龙麒麟再强大它也不会顾及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

    刘麒轻轻的拍了拍陆枫的肩膀安慰道:“啊枫你别自责了,老村长不是在怪你,你能勇敢的独自将他们从土狼的手中救下来他们已经很感激你了,地幽星这种强大的敌人别说是你了,就连我也不能有什么作为,只能依靠你们。”

    陆枫听了他们的话后,原本激动的情绪才平复了一些,可还是沉默的喝着酒。

    “啊枫,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自暴自弃了!怎么?这么一点小事就能让你想逃避吗?难道你消失的这十多年也是在逃避某些事情吗?如果你这么脆弱,那么我就当看错你了,我不会继续勉强你当夜风的队长,你继续逃避去吧!”刘麒见陆枫还是一副低沉的样子,不由得严厉的对陆枫骂道,因为陆枫现在的样子令他有些不放心。

    “我……”陆枫被刘麒突然的骂声给骂得一愣,因为刘麒戳中了陆枫最脆弱的地方,自己确实是在逃避,自己十几年来都在逃避,当带陆忆雪离开村子时陆枫以为自己重获新生了,结果今天才发现自己还是在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