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大树上,影子正站在树枝上默默的目送刘麒等人的离去,直到刘麒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夜幕之中,影子才缓缓转身离开。

    此时的晚宴因为刘麒的离去也已经快结束了。

    “爹,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吃饱喝足的陆忆雪走到陆枫身边问道。

    “嗯,吃饱喝足,我们也该回去休息了。”陆枫端着酒杯醉眼朦胧的说道。

    “好,那我去把胖子飘给叫醒,他已经醉成一头死猪了。”陆忆雪说完就要去将醉倒在饭桌的千手飘给叫醒。

    陆枫赶紧一把拉住陆忆雪,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摔倒在地面。

    陆忆雪见状赶紧回过身来搀扶着陆枫,将陆枫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生怕陆枫醉倒在地上。

    有了陆忆雪的搀扶,陆枫摇晃的身体终于稳住没有摔倒,他靠着陆忆雪的身体,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嘴中喃喃自语着:“我们走吧。”

    “可是胖子飘呢?他醉倒在那没人管呢。”陆忆雪疑惑的问道。

    “不用管他,让他好好珍惜最后一晚吧,也许明天以后他那些一起长大的同伴们都要各自离开了,再也没机会像今天这样一起一醉方休了。”陆枫醉醺醺的说道。

    “啊,好吧,那我们真的不管他了,留他在这里。”陆忆雪便听陆枫的,不去管千手飘,让他醉倒在那。

    陆忆雪搀扶着醉醺醺的陆枫开始往他们住的帐篷走去,陆枫临走前还不忘回头朝老村长挥了挥手道别:“谢谢村民们的款待,我已经醉的不行了,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了。”

    “恩人吃好喝好我们就心满意足了,既然恩人您醉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我们会收拾好这里的。”老村长也朝着陆枫挥了挥手说道。

    陆枫在陆忆雪的搀扶下便离开了此地,只留下村民们聚在一起聊天喝酒。

    “呕,呕,呕。”陆枫走到一半终于忍不住了,赶紧松开陆忆雪跑到一旁的大树下呕吐了起来。

    陆忆雪见状赶紧跟上去,轻轻的拍了拍陆枫的后背问道:“爹你没事吧?”陆忆雪这么多年来还第一次见陆枫喝酒吐成这样,不由得有些担心,以前从未见过陆枫因为喝酒吐成这样,难道几天不喝酒陆枫的酒量已经下降了吗?

    “我没事…呕。”陆枫继续呕吐了起来。

    陆忆雪也没办法,只好轻轻的拍着陆枫的后背。

    陆枫又吐了一会终于缓了过来,他抬起头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清凉的空气令他的酒意减少了几分。

    陆枫背靠着一旁的大树,抬头望着空中点点星光,其实并不是因为自己的酒量下降了,而是自己故意让自己喝醉的,刘大哥临走前所说的话很对,自己不能再继续懦弱逃避了,所以自己今晚就再任性一次,再体验一次酒精麻痹大脑的感觉,将所有东西都抛到脑后不去想,不然的话以陆枫的酒量是没那么容易醉的。

    陆枫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夜空,几分钟后才缓缓恢复过来。

    “走吧,我们回去。”陆枫轻声说道,便直接独自朝着帐篷的方向走去。

    陆忆雪见陆枫独自走了出去,赶紧跟上去准备搀扶陆枫,防止陆枫摔倒。

    “我没事了,你看我像醉了吗?”陆枫转头对陆忆雪说道,一双明亮的眼眸注视着陆忆雪。

    陆忆雪看见陆枫明亮的双眸不由得一愣,大人就是奇怪,刚才还醉得随时就要摔倒的样子,这才一会便恢复清醒了。

    不过陆忆雪稍微一愣便恢复,只好默默的跟在陆枫的身后。

    当他们回到住的帐篷时,发现影子早已在那打坐了起来,陆枫和陆忆雪并没有去打扰他,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中。

    “忆雪你累了吧,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将要再次赶路了。”陆枫进到帐篷中后便盘腿而坐准备打坐修炼。

    “我不累,我打坐修炼就好了。”陆忆雪摇了摇头,也和陆枫一样盘腿而坐就修炼了起来。

    “你…”陆枫还想继续说,结果陆忆雪刚坐下便开始了入定状态,陆枫只好停止说话,摇了摇头也开始修炼了起来,自己不能再软弱的逃避了,要想悲剧不再发生,只有自己拥有绝对的实力才能阻止悲剧发生,不然的话自己只能无力的听天由命,而且心中的那个她肯定还在某个地方等自己,当初自己找不到她是因为自己太过弱小,很多事情都无法触及,所以自己必须要加倍努力,让自己更加强大起来,自己一定会找到她,与她重逢的!

    想到这里,陆枫浑身充满了动力,也闭上双眼开始打坐修炼起来,自己荒废的这十多年现在要用别人的双倍,三倍乃至更多倍的努力来弥补,才能自己变得强大!

    一夜无话,影子,陆枫和陆忆雪三人便安静的在帐篷里修炼着。

    第二天清晨,温暖的晨光再次散落大地,醉倒在酒桌上的千手飘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暖暖的,他微微睁开双眼,发现天色已亮。

    他想抬起头,却突然感觉到自己头疼,有种炸裂的感觉,他只好缓缓的抬起,用手撑着自己的脸颊。

    千手飘这才想起自己昨晚喝多了,然后就醉倒在这,看来自己是在这躺了一夜啊。

    “小飘,你醒了啊,喝点水清醒一下吧。”千手飘身旁突然想起一声和蔼的声音,千手飘抬起头看去,发现正是村子里的张婶在说话,而且她手上正端着一杯清水递给自己。

    “谢谢张婶。”千手飘接过那杯清水便喝了起来,清凉的水顿时滋润了他那干燥的喉咙,就连脑袋的疼痛感也减轻了几分。

    清醒一些后的千手飘这才发现,此时饭桌上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昨夜和自己一起喝酒的陈子俊,张三,李四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只见一大早周围的村民们便开始忙碌着。

    千手飘赶紧问道:“张婶,啊俊他们呢?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呢?大家这是怎么了?这么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张婶听见千手飘的话后笑了笑说道:“他们估计都在帮着家里人一起收拾行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