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能控制那把寒铁剑释放出寒气?”陆枫头也不回的问道。

    陆忆雪一愣,有些疑惑陆枫为何突然问这个,不过陆忆雪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爹,怎么了呢?”

    “那你把现在用剑释放出一些寒气,将啊飘给冻起来。”

    “啊?冻起来?”陆忆雪被陆枫这奇怪的要求给说的一愣,怎么好端端的就要求自己把已经中毒的千手飘给冻住呢?那不是雪上加霜吗?

    “快,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将啊飘冻起来可以减缓碧头青的毒素在啊飘血液中扩散的速度,让他能多坚持一会,不然以啊飘目前的情况我怕他等不到那位爷爷回来他就要死了。”陆枫见陆忆雪依旧不动手,赶紧说道。

    “哦,好,好,我立刻照你所说的做。”陆忆雪听了陆枫的解释后也不敢怠慢,赶紧亮出寒铁剑,运转着体内的天罡之力。

    寒铁剑立刻发出“嗡”的一声,然后丝丝寒气便从剑身上散发出来,原本温馨的小屋子内突然出现一丝凉意,整个屋子内的温度开始下降。

    正在柜子前找着东西的少女突然感受到后背传来一丝凉意,不由得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转身望去。

    “啊!!!”

    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突然响起,吓得正准备将寒铁剑上的寒气注入千手飘体内的陆忆雪不由得停了下来,转头望向正在尖叫的少女。

    只见少女正瞪着双眼一脸惊恐的靠在墙上,当她看见拿着寒铁剑的陆忆雪转头看向她的时候,赶紧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再继续发出声音。

    而此时的山脚下,一名带着斗笠的老者正挑着担缓缓的朝着山上走去,突然的一声尖叫声让他猛的抬起头朝半山腰望去。

    “不好!青儿有危险!”那名老者惊呼一声,赶紧丢下肩上的担子,加快脚步朝着山上跑去。

    茅屋中。

    陆忆雪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望着一脸惊恐的少女,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难道自己等人很吓人吗?

    “呃,这位姑娘,请问你怎么一副惊恐的样子,难道有什么吓人的事情吗?”陆忆雪疑惑的问道。

    “剑……剑……剑,你们要杀人,别,别杀我,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呜呜呜。”少女结结巴巴的说道,说着说着便开始哭了起来。

    陆忆雪等人听了她的描述后不由得一愣,什么?杀人?难道她以为自己拿出寒铁剑对着千手飘是为了一剑捅死他吗?

    陆忆雪和陆枫露出一脸无奈的样子,看来这位气质出尘脱俗的少女果然是一位涉世未深的仙女啊,这都能误以为自己要杀人。

    “这位姑娘你误会了,我不是要杀人,我是要救人。”陆忆雪走上前和她解释道。

    “啊!啊!啊!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要反抗了!”少女见拿着剑的陆忆雪朝她走过来,不由得更加惊慌了,赶紧随手抓起东西就往陆忆雪扔去。

    陆忆雪立即灵活的躲开,然后收起寒铁剑,准备安抚惊恐的少女。

    突然“啪”的一声,只见原本紧闭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一道黑影闯了进来。

    影子第一个反应过来,身影一闪,快速的朝着这突然闯进来的人冲去,准备治服他。

    然而就在影子准备抓到他的时候,那人从衣袖中突然洒出一包白色粉末。

    影子见状立即身子一侧,躲开这包白色粉末。

    虽然影子躲开了这包白色粉末,但是这包白色粉末突然在空中爆炸,白色粉末瞬间四散,整间屋子内都弥漫着白色粉末。

    “青儿,快屏住呼吸!”那道身影突然大喊道。

    “咳咳咳。”影子被这白色粉末呛得干咳了起来,隐约中也听见了有人喊道“屏住呼吸”,不好!这粉末有毒!不过影子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吸入了白色粉末的影子瞬间大脑一片空白便晕倒在地面。

    而他身后的陆枫和陆忆雪也纷纷倒在了这白色粉末中,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反应慢,而是这白色粉末的药力太强了,他们已经在第一时间屏住呼吸了,但还是难免吸入了一点白色粉末,结果这一点白色粉末就将陆枫和陆忆雪迷晕了。

    只有惊恐的少女早已用手捂着鼻子,屏住了呼吸,没有吸入一丝白色粉末,所以她并没有昏倒在地。

    这并不是因为她反应比陆枫等人快,而是这道突然破门而入的身影正是她爷爷,所以当少女看见他散出那包白色粉末时她就第一时间准备好了。

    少女的爷爷见陆枫等人都已经昏倒在自己的迷魂散后,他便抬起右手,心念一动,一朵鲜红的小火苗便出现在他的手心。

    然后他嘴中开始默念着一些奇怪的咒语,只见他手中的小火苗在他念的咒语下开始越燃越猛烈,屋内的空气也开始变得燥热起来,最后红光一闪,空气中的所有白色粉末都被灼烧得一干二净,空气中再也没有任何白色粉末了。

    将空气中的白色粉末灼烧干净后,那名老者掌心的火焰才缓缓熄灭,屋内的温度也开始慢慢恢复原状。

    整个过程犹如行云流水一般,而且在灼烧空气中弥漫的白色粉末时居然没有烧坏屋内其他物品,可想而知这名老者的控制力是多么的惊人!

    要不是因为这名老者不想伤害到自己的孙女和破坏这温馨的小屋子,估计陆枫等人早已成为了他火焰下的烤乳猪。

    一直屏住呼吸的少女见爷爷已经将空气中的迷魂散消除了后立刻松开了捂着鼻子的小手,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

    “爷爷,您终于回来了,刚才真是吓死青儿了。”少女拍着小胸脯说道。

    老者一把拉过少女的手开始为她把脉,担心她身体受到什么伤害。

    “哎呀,爷爷我身体没事,没有受伤。”少女晃着手臂说道。

    “那你这是怎么了?我在山脚下就听见了你的尖叫声,他们没对你做什么吧?”老者紧张的问道。

    “他们,他们要杀人!”少女拍着小胸脯一脸后怕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