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的一声,陆枫等人听见千手飘的话后不由得都摔倒在地,没想到千手飘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让陆忆雪煮多他那份饭。

    陆枫扶着床沿重新站了起来,一脸无奈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千手飘,大喊一声:“忆雪,再多煮一份啊飘的饭。”

    “好嘞。”厨房内的陆忆雪听见陆枫的话后大声回应道。

    柳槐一脸无奈的看着陆枫,心中暗暗的想着,这家伙还真是自来熟啊,刚才自己让他来吃饭还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结果现在居然把这当成自己的家一般,说多煮一些饭就多煮一些饭,丝毫不过问自己。

    得到了陆忆雪肯定的回应后,千手飘终于松了口气,便不再挣扎,安静的躺在床上恢复着行动力,不然待会饭菜煮好后,自己还没有恢复行动了,那自己还怎么吃饭呢。

    陆忆雪刚进厨房,便发现这普通的小茅屋内虽然不大,甚至还有些简陋,但是厨房内的场景却令他有些震惊。

    只见这个不大的厨房内却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材与佐料,就像一个种类齐全的小菜市场一般,看得陆忆雪目不接暇,而且这些食材居然都还很新鲜,就像是刚采摘回来的一般。

    “青儿姐姐,你们不是才两个人居住吗?怎么一天买这么多菜,难道不怕第二天就坏了不能吃了吗?”陆忆雪看着这么多的新鲜蔬菜与肉类,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青儿一边清洗着蔬菜一边回答道:“这些菜才不是今天买的呢,而是爷爷两个星期前下山带回来的。”

    陆忆雪听了青儿的话后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这,这不可能吧,这么多新鲜蔬菜居然是两个星期前买的,怎么看起来如此新鲜没有丝毫变质的样子。”

    青儿继续洗着菜,微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摸摸放置蔬菜的柜子。”

    陆忆雪疑惑的伸手摸向放置蔬菜的木柜,心中暗暗想着,难不成这个看似普通的木柜有什么神奇的功能吗?

    然而当他的手刚触碰到木柜的边缘时,他立刻感受到一阵冰凉,他继续好奇的看向木柜深处,轻轻的用手拨开蔬菜,只见蔬菜下面居然放置着一块洁白如玉的大冰块!

    原来如此,陆忆雪还想继续拨开放置在冰块上面的蔬菜,想看看这块冰块到底有多大。

    结果正在洗菜的青儿仿佛知道陆忆雪的想法一般,赶紧说道:“哎呀,你给我住手!蔬菜被你这样翻下去可就要坏了,那还怎么吃呀,我还是直接告诉你把,这个木柜里面放置的乃是一块千年寒石,长达三米,宽两米,这块千年寒石之中蕴含着浓郁的寒气,所以这些蔬菜放置在木柜之中才能保持着新鲜而不变质。”

    陆忆雪听见青儿的话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了准备继续拨开蔬菜的手。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用冰块保鲜呢。”

    青儿“噗嗤”一笑:“冰块确实可以起到保鲜的作用,不过这么热的天气用冰块保鲜的话用不了多久冰块就自己化了,只有这种千年寒石才能起到长时间的保鲜作用,我可听我爷爷说过,这千年寒石就算是在酷暑的环境下放上一百年也不会融化的呢。”

    陆忆雪听后心中更加惊讶了,单从名字上来讲这块石头就已经不简单了,没想到这块千年寒石居然还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寒气,居然能在酷暑环境下坚持一百年都不化,没想到在这不起眼的小茅屋中居然有这样的宝贝。

    不过陆忆雪回想起柳槐刚才所说过的话后便明白柳槐家中为何会有这等宝物,“这世间能解碧头青毒素的人不超过十人,而他便是其中一人。”

    医术高超的柳槐肯定有人多有钱人找他治病,但是普通的财物他还看不上,所以有钱人估计也只能用珍贵的宝物来求柳槐治病救人吧。

    不过这么珍贵的千年寒石他们居然用来保鲜蔬菜,这未免也太暴殄天物了吧,只能说柳槐有钱任性了。

    “忆雪你还在发什么呆呢?不是说好来帮我煮饭的吗,还不快动手,不然我一个人要煮你们这么多人的饭菜可有些吃不消,毕竟你们可是一群吃货。”洗好菜的青儿看着还在站在一旁发呆的陆忆雪不由得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陆忆雪听见青儿的呼唤后,这才回过神来,“哦,好,好的,我这就帮忙,我帮你生火吧。”

    “好。”

    陆忆雪便蹲了下来,准备生火,当他看见眼前这堆柴火时,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道娇小的身影,以及当初在自己家厨房发生的点点滴滴,也不知道那可爱的小丫头现在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

    陆忆雪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想太多,还是先生火煮饭再说吧,只有填饱肚子才能有劲干别的。

    在陆忆雪的帮忙下,青儿没一会便做好了丰盛可口的饭菜。

    青儿惊讶的发现,这个长相俊俏的小男生煮起饭来居然如此顺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常年做家务的人。

    “来,来,来,开饭咯。”陆忆雪端着菜吆喝道,只见一道道热腾腾的菜便被陆忆雪端上了饭桌。

    最后柳槐吃惊的看着陆忆雪抬来了两桶满满的大米饭!没错,就是两桶满满的大米饭。

    柳槐一脸惊讶的看着陆忆雪问道:“你这是干嘛?虽然说吃饭的人多,但是你也不用煮这么多吧!这可是我和青儿两人一周的饭量。”

    陆忆雪听见柳槐惊讶的声音后却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饭桶放在了饭桌上,淡淡的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想煮这么多的,不过听见啊飘醒来了要吃饭后我才决定煮这么多的,因为他可是特别能吃的,您从他的体型应该也能看出他的饭量大吧。”

    柳槐听了陆忆雪的话后转头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千手飘,沉默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他说的好像有道理。

    陆忆雪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将这个锅甩给了躺在病床上的千手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