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忆雪!”千手飘终于忍不住大喊一声,这个小忆雪居然总让我背锅,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了!

    陆忆雪和千手飘的对话顿时令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然而就在柳槐等人谈笑风生之际,屋内的烛火突然闪了一下,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屋外传来,令柳槐等人感觉到有些压抑,原本谈笑风生的柳槐等人立刻戛然而止,脸色凝重的看向门口。

    青儿虽然并没有什么修为,也没有柳槐等人的灵敏感知力,但是看见爷爷凝重的脸色后,也安静了下来,微微往柳槐身边靠了过去。

    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小屋顿时气氛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微弱的烛火不断地在摇晃着,仿佛随时都可能熄灭一般。

    木门突然“咯吱”一声缓缓打开,陆枫等人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微弱的烛火终于支撑不住直接熄灭了,屋内瞬间变得一片漆黑。

    皎洁的月光从窗户和门口照进了屋内,陆枫等人只见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道高大的身影,此人身穿一件黑色斗篷,头上还戴着一个奇异的面具,将整个身体和面容都隐藏起来,令人看不到他的真面目。

    陆枫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青鸾刀,心中默默的想着,看来此人来者不善啊!

    陆忆雪也紧了紧手中的寒铁剑,难道自己和爹是天煞孤星吗?怎么走到哪哪就会出大事!虽然眼前这人还没有动手,但是他这样戴着面具不敢露出真面目也不像是来做什么好事的。

    影子丰富的实战经验令他不慌不忙的悄悄隐没在黑暗中,不管对方打算干嘛,自己都要做好战斗准备。

    站在门口的那道高大身影突然转头看向影子所隐藏的黑暗中,不过他只是略微扫过一眼便继续看向其他人。

    陆枫等人被扫了一眼后心中突然咯噔一下,虽然身处黑暗之中,但是他们心中居然有被一眼看穿的感觉,就连隐蔽能力最强的影子都感觉自己逃不过他的双眼,自己的一举一动仿佛都在他眼皮底下无从遁形。

    那人的目光最后停留在了柳槐的身上。

    “你就是赛半仙柳槐吧?”低沉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柳槐见此人一来便直接问自己,看来此人主要的目的就是来找自己,可是自己可从来不认识这样一号人物,难道是来找自己看病的吗?

    柳槐稍微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回应道:“没错,本人便是柳槐,请问阁下这么晚闯进本人家中所为何事?”

    那名男子并没有回答柳槐的问题,直接说了句:“很好,看来这次不算空手而归,你跟我走。”

    话音刚落,那名男子便缓缓朝着柳槐走去。

    陆枫等人见状立刻动了起来,握着武器挡在柳槐的身前,隐藏在暗中的影子率先朝那名男子发起了进攻,身影一闪,悄无声息的便来到了那名男子的身后,亮出锋利的匕首,快速的朝他的脖子划去。

    眼看影子手中的匕首即将划开他的脖子时,那名男子却头也不回,直接一甩身上的黑色披风,影子便被这黑色披风给拍向了一旁,重重的撞在墙上。

    陆枫见状也立刻发起了攻势,抬起手中青鸾刀直接砍向那名带着面具的男子。

    陆忆雪的反应也不慢,双腿猛的一发力,整个身子便如同炮弹一般快速的朝带着面具的男子冲去,手中寒铁剑犹如毒蛇一般刺向他的胸口。

    然而陆枫和陆忆雪的攻击还没抵达的时候,两道鲜红色的飞镖已经瞬间抵达那名男子的面前,这正是千手飘所使用的红莲镖,虽然他此时腿脚并不利索,但是手已经恢复了行动力,只不过他此时使用红莲镖的威力却大大不如巅峰时期,不过也能起到一定的骚扰作用。

    那名带着面具的男子冷眼看着他们的进攻,并没有一丝慌张,反而有些不屑。

    “哼!”带面具的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股强大的气势便从他体内爆发出来,这股气势就犹如一股无形的波浪一般从他身上扩散开来,将冲向他的陆枫,陆忆雪还有红莲镖都给震得倒飞出去。

    “叮叮”两声,两枚红莲镖落地。

    “砰”的一声,陆枫和陆忆雪重重的将饭桌给压垮了。

    就连坐在原地没动的柳槐都立刻将青儿护在身后,双手抵挡在身前,快速运转着体内真气抵挡着这股强大的气势。

    被击飞的陆枫等人此时心中充满了震惊,因为这名神秘的面具男居然单单凭借自身的气势都能轻松的将自己等人给震飞,这到底是要多强大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啊!

    “真是一群不自量力的小蝼蚁。”那名带着面具的男子连看都没看陆枫等人,继续笔直的朝着柳槐走去。

    影子被击倒后立刻重新爬了起来,身影一闪再次隐入黑暗中,准备伺机而动。

    将饭桌砸坏的陆枫和陆忆雪同时一个鲤鱼打挺重新站起来,再次护在了柳槐的身前,因为柳槐刚救过千手飘的命,陆枫也承诺过欠柳槐一条命,所以此时此刻陆枫绝对不能让这个神秘的面具男将柳槐带走,就算敌人再强大也不行!而且陆枫早已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强大的敌人了。

    带着面具的男子见陆枫等人这幅不屈不挠的样子,不由得眉头微皱,到底是什么原因令这些小蝼蚁这么不怕死?居然还敢挡在自己的前面。

    带着面具的男子顿时微怒,右脚微微上前半步,然后轻轻的抬起,最后重重的一脚踏在地面上。

    只见地面顿时出现了无数裂缝朝着陆枫和陆忆雪蔓延而去。

    陆枫和陆忆雪不敢大意,刚才人家单凭自身强大的气势都能轻松将自己两人震飞,那么此时他出力的攻击必然不会弱,陆枫和陆忆雪不敢再有任何残留,体内的真气立刻极速运转着,他们两人的身上顿时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破!”陆枫和陆忆雪异口同声的大喊一声,然后同时抬起青鸾刀与寒铁剑,重重的朝着地面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