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一青一蓝两道剑气快速的从地面朝着那名神秘的面具男飞去。

    “轰”的一声,原本平整的地面瞬间炸开,无数碎石朝着四周爆射而去。

    “叮叮叮。”面对无数爆射而来的碎石,陆枫和陆忆雪立刻快速的挥动着武器,将碎石一一抵挡下来。

    抵挡完爆射而来的碎石后,陆枫和陆忆雪便退后半步,重新护在柳槐和青儿的身前。

    柳槐看着一直护在自己身前的陆枫和陆忆雪两人,轻声问道:“他的目标是我,你们为何不怕死的护在我身前,你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陆枫头也不回的坚定说道:“难道您忘了吗?我刚才可是说过欠您一条命的,我既然承诺过就决不会食言,所以就算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我们也会全力以赴的保护您的安全!”

    柳槐听了陆枫的话后眼神中开始出现一丝复杂的情绪,他稍微沉默了一会,刚准备开口说话之时,那名神秘的面具男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陆枫和陆忆雪只感觉到身旁的空气突然有一丝波动,然后那名神秘的面具男便出现在他们身后,站在了柳槐的身前。

    陆忆雪转头一脸惊讶的看着那名神秘的面具男,心中吃惊的想着,好快!这简直就是瞬移一般的速度,自己连他的身影都看不见,只能感觉到身旁的空气稍微波动了一下,他便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陆忆雪还没反应过来,那名神秘的面具男便抬起右脚猛的朝着陆枫与陆忆雪横扫而去。

    还没反应过来的陆忆雪瞬间被一脚踢飞到一旁墙壁上,重重的砸在了坚硬的墙壁上,整个人都镶嵌在墙上没有掉落在地面。

    而修为比较高的陆枫虽然反应过来了,但是神秘的面具男实在是太快了,仓促之间陆枫也来不及用青鸾刀抵挡他的右脚,只能抬起左手抵挡,虽然陆枫用左手抵挡住了他的右脚,但是陆枫还是被他那强劲有力的右脚给踢得倒退了七步才稳住了身体。

    柳槐心中虽然也有些震惊面具男的速度,但是他可不打算就这么束手就擒,他趁着面具男对付陆枫和陆忆雪之时,他立刻极速的运转着体内真气,他身上顿时散发出淡红色的光芒,双掌同时燃起了炙热的火焰。

    柳槐双掌立即同时拍向面具男的胸前,他手掌上的炙热火焰瞬间照亮了面具男所戴的面具,柳槐与身后的青儿这才看清楚面具男所戴面具上的图案。

    “是你!”柳槐瞪大了双眼震惊的大呼一声。

    青儿只见面具上画着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一只张牙舞爪的猛兽,虽然这只猛兽长得很吓人,但是青儿却并没有像柳槐一样惊呼。

    柳槐见到这个面具上的图案后便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因为这个面具早在二十年前他便见过,而且这个面具给他带去了一段永远都无法磨灭的悲痛记忆。

    柳槐的脑海中瞬间回忆起当时的画面:破损的房屋,无尽的火海,一名带着面具的男子正抗着自己的儿子背对着自己,那名男子只是轻轻的回头撇了自己一眼,而他脸上的面具和现在眼前这名男子的面具正是一模一样!

    “你是何人!为何毁我家!”柳槐红着双眼看着眼前的火海怒吼一声。

    然而那名带着面具的男子却并没有理会他,扛着柳槐的儿子便直接飞走了。

    柳槐见状,立马动身朝着那名男子追赶过去,然而当他路过已经成为一片火海的家时,火海中突然传来一阵“哇哇哇”的婴儿哭声。

    这阵婴儿的哭声令柳槐追赶的脚步一顿,他很清楚这婴儿的哭声正是自己的孙女!自己的孙女居然还活着!

    不过自己若是先去救身处火海的孙女,那么自己的儿子便要被别人带走,要是自己继续追赶带走自己儿子的神秘人,那么自己的孙女便要葬身火海!

    到底该怎么办!柳槐略微犹豫了一瞬间,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追赶带走自己儿子的神秘人,毅然决然冲进了火海之中,将自己的孙女青儿救了出来。

    当柳槐将还是婴儿的青儿从火海中抱出来的一瞬间,身后的房屋瞬间崩塌化为一片废墟。

    柳槐抱着青儿呆呆的望着化为一片废墟的家,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柳槐在这一夜失去了家,失去了亲人,唯一剩下的只有怀里的青儿。

    然而事隔二十年,柳槐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他找遍大江南北都找不到的神秘人居然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还是他主动找上门来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柳槐再也忍不住了,他身上顿时爆发出强大的气息,手掌上的火焰也瞬间猛涨。

    “还我儿子!”柳槐怒吼一声,他使出浑身力气用双掌朝着面具男拍去。

    面具男并没有因为突然爆发的柳槐而动容,依旧冷眼看着柳槐,同样伸出双手朝着柳槐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双掌拍去。

    一瞬间他们的双掌便拍在了一起,只见柳槐手掌上的火焰瞬间熄灭,整个人也被反震出去,重重的撞在墙壁上,一口鲜血也忍不住从口中喷出。

    “爷爷!”青儿惊呼一声,赶紧跑到柳槐身旁,搀扶着受伤的柳槐。

    “咳咳咳,你到底将我的儿子带到哪去了!如今又来我家干嘛!你到底是谁?你到底要干嘛!”柳槐紧紧的盯着面具男激动的呐喊道。

    “神农宝典。”面具男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冷的吐出四个字。

    神农宝典!柳槐听后瞪大了双眼,原来如此,他当初抓自己的儿子是因为神农宝典!当初自己的儿子成年之时,自己便将祖传的神农宝典传授了给自己的儿子,然而没想自己的儿子却因为这个而惹来杀身之祸。

    “宝典不是都已经被你们得到了吗!我儿子呢?我儿子呢!”柳槐依旧情绪激动的呐喊着,因为他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希望自己的儿子还活着,他能将儿子还给自己,而神农宝典这种身外之物不要也罢,毕竟再好的东西也比不上宝贵的生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