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枫等人见柳槐冲回了屋内,他们也赶紧爬了起来,朝屋内冲去。(书=-屋*0小-}说-+网)

    当他们冲回屋内时,发现柳槐已经被面具男一枪砸入了地面,也不知道此时的柳槐是死是活,面具男再次抬起长枪举在青儿的头顶,冷眼看着青儿。

    突然,面具男猛的一用力,高举在青儿头顶的长枪瞬间落下。

    “不!”陆枫大喊一声,体内真气疯狂的涌动起来,他瞬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快速的朝着青儿身边赶去,因为青儿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根本抗不住面具男的一招,自己要是不快一些赶到青儿的身边,估计青儿就要在面具男的长枪下香消玉碎了。

    面具男仿佛没听见陆枫的呐喊一般,手中的长枪没有丝毫停顿,反而越来越快。

    陆枫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但是还是不够面具男手中的长枪快,陆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枪越来越接近青儿的脑袋。

    完了,完了,自己已经赶不上了,陆枫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不忍心看着这么可爱善良的一个姑娘在自己眼前香消玉碎。

    就在面具男手中的长枪距离青儿还有一拳的距离时,原本被砸入地面失去动静的柳槐突然抬起了右手一把抱住住青儿,大喊一声:“住手!你还想不想要神农宝典缺失的那一页了!”

    面具男听见柳槐的呐喊声后立刻停下了手中的长枪,长枪顿时停在了青儿头顶,距离青儿的脑袋只剩下两指的距离,要是柳槐再迟一秒,那么青儿已经在长枪下香消玉碎了。

    面具男虽然已经停手,但是长枪依旧悬在青儿的头顶没有拿开,他好奇的看着柳槐,他倒要看看这个老东西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你……你……你放我孙女走,我告诉……告诉你神农宝典缺失的那一页在哪。”柳槐断断续续的说道,由于刚才被面具男的长枪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腰上,所以此时柳槐的气息已经有些微弱了,而刚才因为青儿面临生命危险,所以柳槐才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大声喊道。

    面具男手握长枪直指柳槐的脑袋,俯视着柳槐不屑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难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得不到神农宝典缺失的那一页吗?你儿子当初也是死活不肯将神农宝典交出来,但是最后还不是一样乖乖的将神农宝典交出来了,而且还乖乖的配合我们一起研究其中的奥妙。”

    柳槐听了面具男的话后一愣,什么?自己的儿子不但主动将神农宝典交给了他,而且还在乖乖的帮他们一起研究神农宝典的奥妙,这,这是不是说明自己的儿子还活着,并没有死!

    柳槐缓缓张开口,颤抖着说道:“你,你是说我儿子他没死,还在帮你们做研究吗?”

    面具男轻哼一声说道:“是的,你儿子并没有死,他可是一个天才,我可舍不得让他死。”

    “那么我把神农宝典缺失的那一页给你,你把我儿子还给我好不好!都给你,只要你把儿子还给我!”当柳槐听见自己的儿子并没有死的时候,他立刻激动的说道。

    “哼,我说了,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因为你不说,我只要把你带回去,你依旧会乖乖配合我的。”面具男冷冷的说道。

    柳槐原本激动的心情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瞬间恢复了冷静,看来自己的儿子这些年一直以来都被他控制着,而且还帮他们做着什么研究,估计要他放人是不可能的,不如自己跟他回去,这样自己就有机会接触到儿子了。

    柳槐平静的望着面具男,淡淡的说道:“做人可别这么自大,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以为你能控制得了我儿子就能控制我吗?而且我告诉你,并没有什么神农宝典缺失的那一页,因为那一页早已被我的祖先所销毁了,只有那一页中的内容保留了下来,而且这一页的内容只有当代柳家家主才知道,我虽然将神农宝典给了我儿子,但是他还不是柳家家主,所以我并没有告诉他那一页的内容,现在这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人知道那一页的内容,如果我要是自杀了,那么你将永远得不到神农宝典缺失的那一页,这个能当我和你谈条件的筹码吗?”

    面具男听后眼神微动,这个老家伙果然没他那个单纯的傻儿子好对付,居然还有这一手,自己必须马上将他打晕带回去,让手下控制他的大脑,这样他想死也死不了,只能乖乖的和他儿子一样配合自己了。

    想到这里,面具男瞬间动了起来,一个手刀快速的朝柳槐的脖子砍去,准备将柳槐击晕,这样他便不能自杀了。

    柳槐见状身体立刻往后微微的挪了一些,虽然柳槐的速度比不上面具男,但是却令面具男的手刀一偏击在了柳槐的肩膀上,柳槐瞬间被拍飞,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但是却没有晕过去。

    柳槐闷哼一声,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在了地面上,他捂着自己的胸口盯着面具男冷笑道:“呵呵,你居然想趁我不注意打晕我?虽然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是实话告诉你把,刚才我已经对自己下了诅咒,如果我睡着了或者是失去意识了那么我体内的诅咒便会发挥作用,直接将了结我的生命,所以你如果打晕了我,我便会死去,到时候就算你能控制我的大脑也没用,因为人死后所有记忆都会消失,到时候看你如何得到神农宝典缺失的那一页!”

    面具男眼神微微闪烁着,这老东西果然难对付,居然如此心狠对自己下诅咒,他以后估计再也不能睡觉了,只能在修炼中度过。

    柳槐见面具男听了自己的话后沉默了,看来他开始犹豫了,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下过什么诅咒,这都是自己临时起意编造出来的,并没有这种所谓不能睡觉不能失去意识的诅咒,但是柳槐就赌面具男不敢轻易动自己,因为有一点自己没有说谎,那就是神农宝典缺失的那一页的内容只有自己知道,除了自己这世上没有第二人知道了。